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一章

  村子里的人都对我阿婆说,你们家笑我变了啊!

  以前放暑假,哪天不是去跟着一群男孩子鬼混?去拆这家的篱笆,踩那家的瓦。可是现在,天天都跟在大学生后面,好好学习!

  对对对!听说考试进步了不少呢……

  那我也叫我闺女去多问问林小哥问题!

  我儿子也是!也叫他收收心……

  这些对话,我在那个暑假听到耳朵都起茧子了!

  我几乎天天都往林景生家跑。早上一次,下午去葡萄田帮帮阿婆,晚上接着去。

  刘小强找我去玩卡牌,我也不去了!隔壁王姨家的小崽子叫我去逮泥鳅,我也没有兴趣了。

  早上,我就带着暑假作业去到他家。

  在林景生的卧室书房中,我们共享一个书桌。我就坐在他的右手边。我做我的作业,他看他的辅导书,有时候也做做卷子。

  他看书的时候很认真,聚精会神。就像电视剧里面闭关练功的武林高手。那时候的他,周围总是存在着一种气场,让人不自觉的静下心来。

  在时间和空间都相同的地方,我们互不打扰。我遇到不懂得问题,也不会马上问他。就拿着红笔在题前面画一个小圈圈。等到他看完了他的书,我再用左手肘碰碰他的右手。他就会很默契的拿过卷子,开始看题。

  林景生给我讲题,从来就不会给我讲步骤,只是给我讲思路,每次都是恰到好处,点到为止。

  有时候他趴在桌面上,头压着左手手肘,眼睛看着草稿纸,右手拿着笔,就这样给我讲题。

  我左耳听见他,那种在少年与成人之间过渡,独属于他的嗓音,明媚而低沉,于是我的心每次都会先紧一紧,再松一松。

  有时候他做题做进去了,什么都顾不上,手拿着笔在草稿纸上飞快的演算,那些化学符号就像在他的笔尖跳舞一样。这个时候,我就会悄悄出去,装些水果,或者倒一杯饮料进来。

  等到他终于做完,如释重负。他就会再顺手拿个果子,喝口水,那种时候,他眼睛里会出现一种满足的神情。

  我特别喜欢看他那种神情。

  到了晚上,他打完球回家的时候,星星和月亮就一起爬上枝头,这时候,我就又跑到他家去。读他书桌上的小说,诗集。

  我甚至放弃了《恶作剧之吻》,就为了在他房间里,和他多呆上一会儿。因为……毕竟第二天中午还有重播嘛……不存在的!

  他晚上也看书,不是资料书,就和我一样,也是小说,诗集。

  我喜欢和他在一起读书的光阴。像是惬意舒缓的呼吸,给人平常而岁月静好的感觉。

  我们每天并没有说很多的话,却比往前的每一天更亲近一些。

  而且我发现看书有一个特别大的好处,那就是,编作文的时候,真的是,思如泉涌,滔滔不绝啊!

  后来,网络更加普及,好多男孩子都迷上了网游。他们称通过一种作弊手段来使虚拟世界的人物更厉害的方式为“开挂。”

  我第一次听说“开挂”这个词的时候,就在想,上天当我遇见林景生,一定是给我“开挂”了。哪有人像我这般有幸,在生命的一开始就遇见一个林景生,我本不该奢求太多的。

  我的头发长长了。到了脖子那里。

  阿婆叫我把头发剪了。

  我留了好多年短头发,一直都很习惯。

  我对阿婆说,“不!我想留长头发”

  阿婆白了我一眼,“大夏天的,不热啊!剪了凉快”

  “不!”我十分坚定的摆了摆手,“我要留长头发,扎马尾!”

  “不管你,不管你!”阿婆最近忙得很,不耐烦我。

  《恶作剧之吻》播完的那天下午,我没有去摘葡萄,林景生也没有去打篮球。

  正午过后的阳光异常炽烈。我家门外有一棵树,恰好就是在那个时候开花。阳光透过树缝撒到青石板上,风把花吹落,不知何处而来的棉絮在天上飞。

  我穿着他送我的裙子,去小卖部买了两罐饮料,然后蹑手蹑脚的走进了林景生的家。

  我小心翼翼地走进去,慢慢打开他卧室那扇虚掩的门,声音极轻。

  屋里面除了林景生,还有另一个一个女孩子。

  那个女孩子和我差不多大,扎着马尾,坐在我平常的位置,跟林景生低声讲着她哪里没有懂。

  林景生认真的听着,拿手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下,而后用那种很温和的语调给那个女孩子讲思路方法。

  不过她好像没怎么听懂,摇了摇头。于是林景生又讲了一遍。

  嫉妒之火在我的体内熊熊燃烧。

  他给我讲题的时候都是只讲一遍的。我嫉妒那个女孩子,坐在我的位置,问我的林景生!

  我的……林景生……我的?

  我忍不住望着林景生的背影。

  忽然想到,有一种说法。

  如果你一直望着你喜欢的人的背影,而那个人也恰好喜欢你,他就会回头。

  ……

  “顾笑我!”他回过头。

  “给我喝一口,渴死我了!”他伸出手。

  “……”

  愣着干嘛,过来啊。

  你先在床边上坐会儿。

  他拿过我手里的饮料。转过身继续给她讲题。

  等我回过神来,我发现我自己浑身血液就像是在沸腾一样。

  好吓人啊!我吞了吞口水,心想。这难道是天意吗??

  我的脑袋都混沌了。模模糊糊中,我听见那个马尾女孩说,“谢谢你,林哥哥!”

  林哥哥?我内心一阵不爽。心想着她终于要走了。

  “不用谢”他说。

  “……我以后,能够经常来问你题吗?”女孩子羞涩的问道。

  what?我竖起耳朵。

  “……我最近比较忙,可能没有时间。而且你跑这么远也不方便。”他委婉的表示了他的拒绝。

  “……好吧!还是谢谢你!林哥哥。”

  “不客气。”

  “那我走了,再见。”她挥手道别,然后看了我一眼,也微笑对我说“再见”。

  “再见”。我也礼貌的跟她道别。

  她离开以后,我问林景生,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他说,“你偷偷摸摸进我家门的时候,我就看见了。”

  哦!我恍然大悟,忽然拱手说道,“大侠好眼力,佩服佩服!”

  他眼睛带笑,学着我拱手的样子,说,“承让承让!”

  妈耶,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生啊!

  我站起身子,他看了看我,说,“你好像长高了。”

  “是吗?”

  “头发也长长了。”

  “我想留长头发。”

  “嗯,毕竟是个女孩嘛。”他表示赞同。

  我坐在我的小凳子上,趴下身子,对他说,《恶作剧之吻》放完了。江直树在雨中追到了湘琴,他们两个在一起了。

  他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算做对我的回应。显然,他对这种话题不感兴趣。

  我又想起了被我不小心看到的那张照片。心里顿时难过起来。

  那漂亮姐姐是他的女朋友。

  “林哥哥?”我偏过头去看着他。

  他看着窗外,“嗯?”

  “你会喜欢,像袁湘琴那样的女孩子吗?”

  他停顿了一会儿。

  “不会。”

  他察觉我在看他,转过头看着我。

  那一刻,我们两个人的眼睛里都只有彼此。

  “我喜欢聪明的女生。”

  说完这句,他又偏开了视线。

  我吞了吞口水,胆大妄为的问,“那你的女朋友聪明吗?”

  他知道我指的是谁,所以笑了,望着窗外远处的方向,“她不是我的女朋友。”

  啊?

  砰砰!砰砰!

  我只听见了我的心跳声。

  “回去吧!”他摸了摸我的头。却没有看我。

  我在回家的路上,心狂跳不止。第六感告诉我,有哪里不对劲。

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