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二章

  我走出林景生家的时候,太阳还是很大。树动蝉鸣,小路上时不时有人挑着扁担走过。他们挑着葡萄,往车的方向赶去,这是我们村里,收葡萄的最后一段时间了。

  我选着阴凉的地方,一步一步往家里走去。

  转过小巷口,我又看见了问林景生题的那个小姑娘。

  她就坐在路边上,手托着头,望着葡萄田的方向发呆。

  棉絮飘飞,从这个角度望过去,能看见整片田野,还有田野尽头延绵的山。整个村子,就像是天涯一隅的尘埃。

  我走过去,看她嘴里叼着一根猫尾巴草。一副无所事事的表情。

  “你怎么在这里呆着啊?”我在她旁边坐下。

  她转过头,看见是我,对我笑了笑,用手指着葡萄田的方向,说“我在等我妈。”

  “哦!”

  我也摘下一棵猫尾巴草。

  “你叫顾笑我吧!”

  “嗯。”

  “你阿婆现在逢人就夸你,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有个上进聪明的宝贝孙女,都夸到我妈耳朵里去了。”

  “……”

  “然后我妈就说,‘你也多向人家学学。别天天瞎玩。多去问问题。’”她学着她妈的语气,叉着腰,一本正经的说。

  “然后你就来问林哥哥题了?”我被她的样子逗笑,偏过头问她。

  “对啊。”她点点头,“你可能不知道,林哥哥真的特别受欢迎。不止你们队上有很多人喜欢跟他玩,我们队也有很多人喜欢。”

  “……”

  我知道的。谁不喜欢呢?

  “他经常跑到我们队去,和我哥哥他们打篮球。我经常去看的。”

  这我是知道的,下午他总是骑着自行车跑去找别人打球。

  “那他打篮球厉害吗?”我好奇地问她。

  “厉害!”她说。

  我感觉我不自觉的笑了。

  “还有一次”她继续说道,“他来我家等我哥哥,结果那时候我们家的收音机坏了,老是不出声。我爷爷没有收音机就不高兴,非叫我哥哥去大市场买一个。”

  “那天没有逢场,而且大市场又远,哥哥就不想去,当时大家都有点不高兴。”

  “林哥哥当时把收音机的盖子打开看了一会儿,连了根线,然后就把收音机修好了!”

  “我爷爷一下就高兴了!说他不愧是大学生,是文化人。”

  我听她讲这些,就像我自己当时就在他身边,仿佛,那个被夸奖的人不是他而是我。那种感觉,我要怎么说才能说清楚。

  往后多年,读书多了,见了一个词,叫做“与有荣焉”,大抵就是那样了。

  我与她交谈很久,一直到她妈妈过来,她才起身,与我告别。我才想起我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我叫沈一诺哦!”

  哦。

  她的妈妈过来,很和蔼的向我笑着,夸了我一番,然后拉着沈一诺离开了。

  我隐隐约约听见他们的交谈。

  “……怎么样?”

  “……他说他忙……”

  我望了一眼他们离开的方向,她们拉着手。微风吹过,沈一诺的马尾被吹斜了。

  我朝着反方向继续走,回了家。

  阿婆对我说,刘小强刚才来找过我。叫我回来以后去找他。

  我说知道了。然后就戴上草帽子,去了刘小强他们家。

  自从那次,我发现这二缺在偷偷看黄书以后,我就不是很想搭理他。

  我敲了敲门,他立马把门打开。

  他看到我……眼里放光?我就奇了怪了,为什么现在我觉得谁看见我眼里都在放光呢?

  他拉着我进去,我问他,“干嘛啊!”

  “请你吃葡萄!”

  大哥,我们这里葡萄多到我都要吃吐了好吗?

  他从冰箱的下层拿出两串葡萄,冻硬了的那种,问我,“你吃过这种吗?”

  “……没有诶。”我挺好奇,剥一个放在嘴里,就像冰糕一样。

  “还挺好吃的!”我说。

  他立刻得意的笑了。

  过了一会儿,他托着下巴说,“笑我啊,我发现你变了。”

  “……”

  “自从你考了班上十五名之后,你就和我们班那些成绩好的人越来越像。”他忽然带着那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墙也一起不翻了,牌也不玩了,天天看书写作业,你这样我压力很大啊。”

  “你压力大什么?”我问他。

  “你不知道……我爸他……他就是那种,爱把自己家的孩子跟别人家的拿来比的人。”他装模作样捂着眼睛,做出要流泪的表情“你也知道,我的资质不是太出众。”

  “……”

  “以前好歹还有你陪我,现在你一下突飞猛进,哥们儿日子不好过啊……”

  太贱了,太贱了。我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你可不能抛弃我啊!不要忘记我们的‘强笑组合’!”他的眉毛都皱到了一起。

  我看着他又丧又认真的表情,实在忍不住笑了。

  话说我们“强笑组合”的由来,还是因为罚站。

  去年冬天,有几个同学约好放学去烤肉吃。

  加上我和刘小强去的一共有五个人。放学后我们俩连书包都没有背,把作业啊,肉啊,全都放到了绰号为方脑壳的同学的书包。

  下课铃一响,我们风风火火往外跑。跑到不知道是哪儿的田里,找了一堆干草,把香肠腊肉用树杈串起来,生起火开始烤。

  吃饱喝足了以后,天都黑了。

  我们愉快跟彼此道别,往各自家的方向赶回去。回了家我才一拍脑门儿,想起作业还在方脑壳书包里。

  我心想着也没事,第二天去借鉴借鉴别人的,这事儿也就过去了。结果第二天,我和刘小强正在奋笔疾书的时候,被早到的班主任逮了个正着。直接把我俩拎外面站着去了。

  冬天啊。天寒地冻的,北风萧萧,一直往我们这边吹。我和他冻得鼻涕都出来了!

  大概站了有半小时吧,老师才大手一挥,叫我们进去。

  我想,为了面子,我们一定不能把在外面冻的瓜兮兮的样子表现出来。

  我拍了拍刘小强的肩膀。

  “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们都不能向恶势力低头!”我瞄一眼班主任,对他说道。

  “嗯!”他以一副“你是老大,说什么都对”的崇拜眼神望着我,我想他很有可能是被冻傻了。

  “以后跟着笑姐混,绝对没有好日子……”我呸了一声,改口到“绝对不会没有好日子过!”

  他用力点头。

  “进去吧!你先进去,记住,不要在乎那些流言蜚语,用坚强的微笑去面对一切!”我说

  他于是毅然决然地走了进去。我也紧随其后。

  下课之后,我觉得自己特别有骨气,特别酷。我招刘小强过来,翘着二郎腿说,“你难道不觉得我们应该组一个组合吗?”

  “什么组合啊?”他还没有从外面的寒冷中缓过来,打着抖问我。

  什么呢?我脑袋中灵光一闪,“强笑组合!怎么样?”

  “……”他没有说话!

  “……”很久都没有说话。

  “到底怎么样?”我不耐烦了。

  “……好。”

  

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