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四章

  快到八月底的某天晚上,林景生对我说,他第二天下午要去打篮球。问我要不要跟他一起去。

  我欣然同意。

  第二天,他把自行车从后院拉出来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原本没有后座的车,多出来了一个后座。

  我指着后座问他,什么时候拿去装上的?

  他回答我,说是在那次我说要去看他打篮球之后,某一次跟着沈一承去大市场,顺带就安了个后座。沈一承是沈一诺的哥哥。

  我们隔壁的队离我们有三四公里路的距离。林景生骑着单车,我坐在他的身后。公路一直延伸,走到一个拐角的尽头,有一片陡坡。车向陡坡冲下去,速度变得极快。

  从我耳边呼啸而过的,除了风声,还有林景生轻快的话。

  “坐好了!”

  接着他就站了起来,使劲蹬了蹬脚踏板,让自行车跑得更快。

  “呜呼~”他就像是解放了天性,愉快的喊出了声。

  我忍不住抓住了他的衣角。

  吹向我们的风灌满了他的衣裳。是他整个人都鼓了起来。我咯咯笑着,时而看看他,时而看看从我眼前飞闪即过的风景。

  七队有一片很大的油菜田。三四月份,这里铺满了黄色的花。现在,那片油菜长到了人高的位置,放眼望去,一片深绿。

  在油菜田的背后,有一片废弃的篮球场。篮球杆上生满了铁锈,球篮下那一圈网,灰败地悬吊在那里。篮球场旁边有些座位,红的,黄的,绿的。可能原本很鲜明,但终究都在风雨的洗涤下变得陈旧不堪。

  听说这里原本是一个学校,后来校长的妻子,得了重病病死了,校长于是就离开了这个伤心之地。学校也就渐渐不为人所问而衰败了。也有人说,是学校里曾经有一个同学,精神失常疯了,吓坏了众人,所以再没有人敢去上学,学校才倒闭了的。

  光阴过去,这些流言传闻和这片废弃的球场却一起被保留了下来,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之外,闲人大都这样,靠着这些消息作为生活的调剂,无所谓真假。

  林景生指着篮球场背后的房子说,那就是沈一承的家。

  我望过去,看见一座两层高的楼,隐约可见楼顶上晾晒的床单和衣服。如果现在是四月天,从那里俯瞰这个村镇,黄花满街,长风十里,一定极美。

  我和他在凳子上坐了一会儿,没有交谈,时不时看看天,看看太阳。风吹来,我的裙摆吹往他的方向,脸边的碎发也吹往他的方向。于是我偏过头,看看他,像是风吹偏了我的头。

  过了一会儿,有五六个人朝着篮球场走过来。其中,我还看见了沈一诺。

  林景生一跃,翻过板凳,到他们中间,我看见他们彼此打招呼,林景生笑了一下。

  沈一诺走过来,坐到我的旁边。朝我笑了笑,我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哪个人是你哥哥啊?”我问她。

  她指着穿红色T恤的平头,“他。”

  他们已经分好组开始打起球了。红色T恤和林景生不是一组。

  他们打球的六个人里,她哥哥是最高的。也很厉害,攻击力很强,好几次都是他冲破了防线直接扣篮。

  林景生和他那组的传球手配合得也很好。他不是进攻上篮投球,而是在拿到球后,定定神,抬头,直接投出去,准确率还挺高。

  他把球投进去之后,和他队友击了击掌。

  林景生打球的样子和他做其他事情的时候又不同。

  他显得较劲而好胜,把两队的比分一直咬的死死的。而在他的队友把球投给他的那一瞬间,他就深吸一口气,再接着投出球,一切显得笃定而沉稳。

  一个人究竟有多少种性格?能给人多少种感受?我每次看到属于林景生的不同的性格,我都感觉到我离他仿佛又近了一步。

  他的沉稳,坚定,无时无刻不让我笃信,只要他想,他能够成为世界上任何一种人。

  “你喜欢林景生。”沈一诺忽然看着我这样说,眼带笑意。

  “什么?”我有些措手不及的慌乱。

  “你一直在看他。”

  “我在看大家。”我说。

  “不,我看出来了,你喜欢他。”她很坚决。

  我开始觉得慌张而愠怒,生硬的说,“大家都喜欢他,不是吗?”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那种喜欢。”她依然笑着,看向球场的方向。“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他!”

  “……”

  “不过,”她顿了顿,“他那么聪明,你觉得他会不知道吗?”

  “……”

  我嗓子发干,无言可语。

  太阳强烈到快把人烤干。那光线如此咄咄逼人,像是要照进灵魂,将一切秘密照得透明。

  烈日下的少年,在一片废弃的球场,挥汗如雨。我看见林景生整个背都湿透,他躬下身喘息的间隙,汗水大滴大滴从鼻尖滑落,掉进那方土地。每个人都不知疲累充满活力。

  嘶鸣的蝉,在那个夏天,那声音永不停歇。

  沈一诺拍拍我的肩膀,说,“和我去买几瓶水吧!”

  我点点头,和她一起,绕过球场后面离开。

  在去小卖部的路上,我问她,“我怎么没有在学校见过你啊?”

  “当然了!我上初一,不在你们学校。”

  我才知道她原来比我大了两个年级。

  “以后等你上初中了,我们就可以在一个学校了。”她说。

  “……嗯。”

  没再说话,我们到小卖部买了七八瓶水,放进袋子,拎着两个大袋子,再返回到球场。

  他们来喝水,也算做中场休息。

  沈一承摸了摸我的头,眼睛带笑,搭着林景生的肩膀说,“你妹妹好漂亮啊!”

  林景生笑着说。“那是当然。”

  我:“……”

  后面几个小时变得相当沉闷。我以为我会很有兴趣的一直关注他们打球,比分是什么,林景生进了几颗球……可是我错了。我只是越看越困,越看越想睡觉。

  沈一诺几次拍我的肩膀,因为我差点睡着。

  “你不看你的林哥哥啦!”她说。

  “……嗯,看。”我迷迷糊糊的说。

  “哪有你这样的人啊!看篮球都能困成这样。”她问我,“你不觉得他们打篮球的时候很帅吗?”

  “帅啊……”可是我还是困啊。完全控制不了我自己。

  后来他们结束了。散场后,林景生和红T恤走过来,林景生看见我的样子,简直哭笑不得。

  红T恤更是气笑了,“老哥我在前方挥汗如雨,妹妹你在这里闷头大睡,我还以为我帅到让人精神振奋夜不能寐呢!”

  沈一诺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我忍不住被逗笑。觉得沈一承还是很有意思的。

  “有这么无聊吗?我们打得?”他问我。

  “没有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想睡觉了……”我苦着脸对他说。

  我们离开后,林景生载着我离开。

  那时天光正亮,仿佛暗夜遥遥无期。一切都漫长得没有尽头。

  我抓着他的衣角,在后座无所事事的蹬腿。

  “我打球打得好吗?”他出声问我。

  “好!特别好!”我说道。

  他笑了笑,不再说话。

  我无聊得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又想起沈一诺说的话,顿时又精神了。

  他知道吗?还是不知道?如果知道了,我还能和他这么亲近吗?如果不知道,我该不该告诉他?我是希望他知道,还是希望他不知道?

  暗恋啊,真是世界上最甜蜜也最心酸的事。这个道理,我在十一岁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