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五章

  八月底过去,就是开学。

  在林景生没有出现的数年里,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是以刘小强为首的抄作业小分队中的一分子。借着学霸刘宇山的“劳动成果”,奋笔疾书,不舍昼夜。

  可是今年,我提前完成了作业。我叫刘小强来拿我的作业,他用一种“你是怪物”的眼神望着我,我有点想要抽他。

  “笑我,我觉得你真的吃错药了。”他说

  “你才吃错药了!”

  “你是不是被人下咒了啊。我感觉你这劲头,是准备下学期超越郑秋啊。”

  我白眼一翻,没有理他。

  “你知道吗?刘宇山转学了!”

  “啊?”我不知道,“怎么忽然间转学了呢?”

  “好像是因为他爸爸想让他接受更好的教育吧!”他说,“他爸常年在城里,找了点关系,把他也带到A城去了。”

  “这样啊。”我有点唏嘘。想起上学期期末他还送了我一包巧克力,现在却因为突然离开而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够相见了。不过他本身就是一个好孩子,可能去到了A城能够让他变得更好吧。

  开学的前一天晚上,阿婆和妈妈通了一通电话,此前她让我回房间早点睡觉休息。

  我在卧室里面,隐约听见了他们争吵的声音。

  阿婆对着电话那头说,“你这样对得起笑笑吗?对得起顾明军吗?”

  顾明军是我的阿爸。

  “……我就是死喽,也不去你们城里的家!”阿婆说完这句话,就很久没有说话了。

  我想着电话应该是挂断了。

  其实不难猜到妈妈做了什么,让阿婆如此生气。年前回来的时候,我就看见妈妈左手无名指上带着一枚戒指。作为一个看过很多偶像剧的学渣,我几乎没有过脑,就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阿爸已经离开了那么多,她难道要一直一个人过吗?每当我因为想到她可能重新结了婚而感到憎恶她的时候,我内心最深处,就会这样去想。

  我试着去理解她。所以我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

  我躺在床上,想着这个世界上,还有阿婆与我相依为命,哪怕就是永远待在这个小村子,我也是可以接受的。

  阿婆进我的房间的时候,我闭上眼睛,假装睡着了。

  她在我的床边轻轻坐下。我感觉到她在看着我。如果睁开眼,我一定能看到一束温柔的眼光。即使是闭眼,我也能察觉那种温柔。

  过了很久,她几乎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轻轻亲吻了一下我的额头。

  我听见她的脚步声离我远去,听见她关上了门,才缓缓的睁开眼。

  那些阿婆认为我所不知道的事,她不愿意告诉我的原因,是她想通过隐瞒,而让我拥有一个更加快乐的童年。我不说出来我知道,是想让她确认她在保护着我呵护着我,不让她担心。这种无法告诉彼此的心思,里面所包含的种种心情,我长大以后,再也没有遇见过。

  第二天我起了一大早,吃过早饭,就和往常一样,去巷口等刘小强。

  “货带了吗?”看到他的时候我问他。

  “带了”,他神秘地拍了拍书包。

  “先把我的给我”

  “一会儿再给不行吗?”

  “不行!要是被抓住,不好办。”

  “那好吧。小心点!”

  “好。”

  我们同时打开书包,他小心翼翼地张望四周,趁没人,将一堆纸一股脑全塞给我。

  “快收好!”他显得十分谨慎。

  “嗯!不会出事的。”

  街对面有个阿姨带着她的孩子走过,瞟了我们一眼,自己嘀咕着,“现在小孩子警匪片看多了吧!脑子看坏了……”

  我和刘小强:“……”

  他把作业拿给我之后,我在到校后的第一时间把它们交给了郑秋,以免她再次漏收我的作业。

  我走到她的座位边上的时候带着骄傲和自信,想着如果她到时候跟我作对,向我发射白眼的话,我就回瞪过去,给她来一招绝命飞刀眼。

  她坐在她的位置上,低着头,我于是咳嗽了一声,想以眼神示意她,“你笑大爷来了。”

  她抬起头,却没有了以前那种咄咄逼人的高傲与敌视。她甚至没有对我冷嘲热讽一句,说一句“这作业又是抄来的吧!”,而是带着倦怠的语气,指了指桌面说,“放在这儿吧。”

  我简直惊了。郑秋不针对我了?我是在做梦吗?还是她脑子坏掉了?

  直到班主任在讲台上宣布“刘宇山同学转学了”的消息之后,我才恍然大悟。再看郑秋时,发现她的脸色苍白,眼角竟然还有一丝发红。

  我顿时有点同情她。

  人一生最害怕的,就是那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到来的离别。不知何时才能见你,一切都已经来不及。

  宛若蒲草,风吹四散,散落天涯。

  就在那一天里,我忽然从内心深处,原谅了郑秋曾经对我的种种刁难。

  所有的敌视,都来源于她对另外一个人的喜欢。由着这种喜欢所产生的痴心,嫉妒,敌意,又有什么好被责难的呢?那个人霎时间的离开了,她就像丢了魂一样,被抽掉了所有的力气。

  这让我心存感慨也心存恐惧。不愿意想。不愿意。

  新的一个学期到了,我们从五年级的教室换到了六年级的教室。这是一种身份的象征。每个六年级的小孩都有这样的一种骄傲,因为除了老师之外,我们,是整个学校里,年龄最大的人了。年级小的小孩,甚至不敢直视六年级学生的眼睛。

  我们搬进教室,兴致很高,这个学期可以自由组合座位,这是我们学校的规定。上半学期自由组合,下半学期老师安排。

  我和我原来的同桌张小雅坐在一起,正在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讲述暑假发生的事,她正告诉我,她坐了两天的大巴离开了村子去B城玩的事,B城,是林景生的家乡……就在这个时候,班主任叫停了我们,指着他旁边的一个男同学,说班里来了一个新的同学,让他做自我介绍,然后找个他想挨着的人坐下。

  这是老规矩了。为了提现班主任本身为人的通情达理,也为了让新同学快速适应班级的氛围,班主任总是给新同学优先选择同桌的权力。

  我有点近视,看不清楚新同学的脸,模模糊糊觉得他还算清秀,长得挺矮的。

  他的自我介绍和他的身高差不多,就只有一句简单的,“我叫江信梧。”

  装酷啊。我翻了个白眼。

  接着他扫视了一圈,最后把视线,锁定在了我这一块。

  他走过来,到我和我同桌的位置。

  他敲了敲我同桌的桌子,示意她离开。然后坐在了我的旁边……

  ……

  后来班主任离开了教室,叫我们自己整理书柜。我发现他时不时的就瞟我一眼。

  “你看我干嘛啊?”我终于没忍住问他。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深情款款的说。

  “……”恍若一道雷劈中,这酸爽。

  那种连看一眼就会起鸡皮疙瘩的偶像剧台词,那种故事,竟然狗血的发生在了我的身上。

  

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