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六章

  “你有病吧!”我对着江信梧翻了个大白眼。

  “……难道没有人告诉你,你长得很漂亮吗?”

  “……”

  多了去了。但也没有你那么直白。

  我和江信梧第一次说话,我就了解到了他是一个只看中外表的混球。从此往后,知道毕业,我曾经无数次见他勾搭低年级小学妹。那些女生被他撩拨的心思荡漾,面红耳赤,芳心暗许。可是他总是在看腻了她们之后,就把眼光投向另外一个人。

  他简直就是一个“情场高手”。从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就是这样。

  之后数年,当我再次遇见他,他已经变成了另外的一个样子。与现在的他格格不入。世殊时异,世事无常,来人间走这一遭,总是要经历个遍的。

  凑近了以后,我发现他有一双桃花眼,认真盯着一个人看的时候,总是给人一种他很深情的错觉。

  “你叫什么名字啊?”他问我。

  “顾笑我。”我回答他。

  “好奇怪的名字啊,为什么要叫笑我呢?”

  “因为你很搞笑啊。”我说。

  “啊?”他愣了愣,反应过来以后,他笑了,“有意思啊!”

  “嗯。”我敷衍的回答,收拾我的新书桌才是正事。

  上了一个上午的课,无聊的要死。

  新学期才开始的时候都是这样,第一节课老师讲得全都是废话。我感觉自己一个上午都是睡过去的。

  吃饭的时候刘小强走到我旁边,八卦起江信梧和我的事。“他为什么要坐在你旁边啊?”

  “我怎么知道?”我扒了一口饭。

  “你没有问他吗?”

  “嗯。”我难道能跟刘小强说是因为他觉得我长得漂亮吗?我脸皮才没那么厚。

  “他长得好像还挺帅的……”刘小强托着下巴说道。

  我是在无法忍受他一个男生,那么八卦,还说别人帅,“嫁给他吧!”我说。

  “什么?”

  “我说他那么帅,你不如嫁给他!”

  “……”

  江信梧的学渣属性在与我当了半天的同桌之后暴露无遗。

  下午上课,当他再次看见我趴在桌子上以后,他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模仿着我的样子,拿一本教科书打开,支在桌子上,然后蒙头大睡。

  上了高中以后,我才知道,这样的一种睡觉方式,其实根本不能瞒过讲台上的老师。每当我因为睡觉被点名起来罚站的时候,我都会无限怀念小学,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没看见的处理方式。

  我是被班主任摇醒的。在梦里,我正站在一座高楼前,迷迷糊糊里,我感觉到了一阵晃动,越来越剧烈。以至于我的第一反应是地震了。

  我猛地一蹬腿站起来,“快跑!”

  然后我同桌一个激灵,猛地抖了一下,显然是被我吓醒了。

  我定住神,才发现我们那油腻腻的班主任正在用他镜框后面那双三角小眼睛望着我。

  “顾笑我!”他顶了顶他的镜框,“虽然上个学期的成绩是不错的,可是,也不能骄傲啊!这才开学第一天,就开始睡觉,以后你想怎么样?”

  他指了指江信梧,“还带坏新同学!啊?”

  我带坏他?我感觉自己就是个背锅侠。

  我低着头,不言不语。

  “知道错了吗?”

  我点点头,撇了一眼江信梧,那人一脸无辜夹带着羞愧的样子,就差对班主任说,“是顾笑我拿着刀逼我睡觉的!”了。

  真是不要脸。

  我个人觉得,班主任可能当真是有点偏心于我了。因为我从下午第一节课睡到了他的最后一节课,如果是从前,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而这一次他只是装腔作势地吼了两嗓子,就叫我坐下,然后离开了。

  就在短短的一天里,我觉得我的生活像是发生了很多的变化。

  其实生活每一天都在变化,一点一点,轻微到甚至不存在。可是如果某天,你仔细想想,一切都不一样了。

  我明显感觉自己失去了去和同学们做抓泥鳅,掏鸟窝,翻墙这些事情的兴趣。

  回到家以后,我习惯性的想要吃晚饭之后去找林景生。在书桌边上,他做他的事,我也做我的事。

  吃完饭的时候,我听到阿婆有几声咳嗽。她放下筷子对我说,她要出去几天。

  “去哪儿?”

  “去A城。”

  我心里咯噔一下。我的妈妈就在A城上班。

  A城离我们很远,要先坐便车去大市场,再去那里坐公交车到很远的火车站,再坐很久的火车。

  “去看妈妈吗?”我问。

  阿婆咳了两声说,“对啊。阿婆最近感觉身体不大舒服,去检查一下,顺便看看你妈妈。”

  我心想,阿婆真正的目的应该就是去看看妈妈,看看她现在的生活。

  以前也有这样的事。

  几年前,核桃树还没有砍掉的时候,阿婆会在十月份,把核桃拉倒很远的城镇去卖。一去就是四五天,把我留在家里面,让邻里关照着。

  阿婆说,她已经跟王姨说好了,让我早晚饭都去她那里吃。有什么事情就和附近的邻居说,他们都会帮我。

  我很乖巧的点头,问她,“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一个星期左右吧。”之后,她又像以前那样,把那些规劝我好好读书,好好学习的话重复了一遍。我感觉耳朵都要起茧了。

  我吃完饭之后,拿着作业去到了林景生的房子里。

  二叔也不在,家里只有他一个人。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去他家已经不需要再敲门。因为那门是虚掩着的,只要我一推,就能够窥见里面的世界。

  一切就都是那样顺其自然的发生了。

  他看见我,对我笑笑,我也对他笑笑,然后坐在他特意为我安放的小板凳上。夏天的晚风从窗前吹过,把夜间田野那种特有的湿湿的味道吹到我们身边。抬起头望过去,我就能看见星空,望见林景生曾告诉我的星星,转一眼,又能瞥见他,在灯光之下全神贯注的模样。

  我在那一刻希望时间能够一直待我温柔如斯。我愿意摒弃所有的顽劣,乖张,固执,只求时间能让一切都永不改变。

  打完篮球的那天下午,林景生骑车带着我去了一片没有人的草地。草地下面是一池湖水,一颗大树长在旁边,恰好遮住阳光。他将自行车放下,径直走到那棵树下,懒懒的枕着手臂躺下。我学着他的样子,在他旁边躺下,闻着青草甜甜的味道,耳畔有风声,流水声,蝉鸣声。

  他也问了我同样的问题,“顾笑我,你为什么要叫笑我呢?”

  我沉默了半晌,不知如何作答。

  从小到大都有人问这个问题,他们都觉得我的名字很怪。而我总会以“你很搞笑”一类的字句回复他们。

  可是事实怎样,可能只有我的爸妈清楚。那些与我相距甚远,天各一方的人。

  他仿佛不想听到回答,自顾自的说道,“大概是你的父母希望你能够永远坦然的去面对世界,无所谓别人的眼光吧。”

  我想那可能是我听过最好的回答了。

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