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八章

  林景生最近在跑步。

  回家的时候,我在河边公路遇见了他。

  “林哥哥!”我向他挥手。

  他也朝着我挥了挥手,拿起搭在肩上的毛巾擦了擦汗。

  我快步跑到他身边,问他,“你吃饭了吗?”

  “还没有。待会儿要不到我家一起吃吧!”

  “好呀!”

  “那你先回去,我再往这边跑一会儿。”他指指我从学校回来的方向。

  “好!”

  他摸了摸我的脑袋,显得很温柔。

  我回家时,路过王姨家,走进去吼了一嗓子,“王姨,我今晚不在你这儿吃饭啦!”

  “啊?那你去哪里吃啊!王姨还打算晚上炖排骨给你呢!”

  “不用了!我跟林哥哥说好了,我今天去他那儿吃。”

  “好吧好吧。那你把这个拿回去!”王姨端出了一碗卤鸡翅。

  “好!”我眼睛放光,吞了吞口水,“谢谢王姨啦!”

  “不用谢,笑我懂事,王姨喜欢!”她摸了摸我的头。

  “那我走了啊!”

  “好,注意安全。”

  回到家里,我先把作业都找出来,看了一会儿电视,数着时间,觉得差不多了,就拿着作业和鸡翅,噔噔噔跑到林景生家去了。

  “二叔又去哪儿去了啊?”我一边啃鸡翅,一边问他。

  “去工作去了。他很忙的。”

  “忙什呢啊?”

  “二叔是律师,忙着帮别人打官司。”

  “哦。”律师啊。“我们过几天要开一个家长会。”

  “你想让我去吗?”

  “嗯!可以吗?”

  “可以吧!反正我在这里闲着也是闲着。”他笑道。

  我们吃完饭以后,就去书房了。当我把作业放在桌子上的时候,我很讶异的发现,那一本他的厚厚的数学资料书,已经被他看完了一遍了。那些我看不懂的化学符号排满在草稿纸上。

  我忽然想到,每一个日子里,他都是守在这一隅狭小的空间,认真钻研着这些深奥的问题,希望通过这些,飞向一个更广阔的天地。

  可是,这样的日子,是何其枯燥啊。我知道他追求的不是这样的枯燥,而是在这之后,他能够拥有更强大的力量。

  我做作业几乎很少问他了。我自从认真听课之后,老师的问题我都能明白。他给我讲得题不多了。所以在书房里,我们大都是沉默着的。

  我做完了作业以后,叫了他一声,“林哥哥。”

  “嗯?”他并没有看向我。他在看一本小说。

  “我同学今天问了我一个问题,我也想问问你。”

  “什么问题。”

  我问了今天江信梧问我的问题,“如果,有两种人生让你选,一种是大坏蛋,但是他所向无敌,还有一种是正义的人,可是他没有本事。你会选择哪一种?”

  “怎么会有这样的问题?”他笑着问我。

  “哎呀我也不知道!你就说你会怎么选吧!”

  “那你会怎么选呢?”

  “我最后选择了那个坏蛋。”我告诉他,“你呢?”

  “我不告诉你!”他狡黠地笑了。

  我那天晚上做了个怪梦。我梦见林景生和我在几百米高的悬崖顶端。他说,“我就要走了”

  去哪里?

  去别的地方。待在这里,常忘记了曾经的自己是什么样子。所以必须离开。

  然后他纵身一跃,跳下悬崖。我吓坏了,以为他会跌下去,结果他却飞了起来了。

  然后他向我伸出手,问我要不要和他一起走。

  而我没有。

  我有时候想到林景生。觉得越是触手可及,越是遥不可及。

  第二天去上课,我和刘小强在路上碰见了郑秋。她看了我们一眼,不发一语的加快了脚步。

  放在以前,她一定会冷嘲热讽,带着骄傲的口吻说一句,“真是物以类聚”。

  她真的变了。

  情感竟然拥有如此巨大的魔力,让一个人,变成与自己完全不同的人。

  到了学校,我照样去找江信梧书包里的《七龙珠》。这是整个系列里最精彩的一本,所以我意犹未尽的看着。

  过了一会儿,方脑壳走到了我身边。

  “给我看看吧!”他的口气里包含羡慕。

  “走开走开!”

  “唉!你一个女孩子,对这种爷们儿看的书那么感兴趣干嘛啊!”

  我白眼一翻,随他怎么说去。

  后来他拿到了那本书,在他看了之后,那本书不见了。他说,在他看完书以后,就把书放进了抽屉里,上体育课大家都出去了,回来之后那一本书就不见了。

  江信梧很宝贝那本书。

  方脑壳说,一定是有人从他的抽屉里,把书偷走了。

  “真可耻!”他说。

  “别这么说。他只是太喜欢那一本书了。”江信梧说道。

  我在后来问过江信梧,书掉了你就一点都不生气吗?

  他说,生气不会让我找到我的书,还会让气氛变得很尴尬,所以生气是无用功。不如在众人面前卖别人一个人情,还会让人觉得你是一个值得相处的人。

  所以江信梧的情商真的极高。

  那一天下午,我和方脑壳帮着找书,用简单粗暴的办法翻遍了每一个同学的书桌抽屉还有书包,但是仍然一无所获。

  因为丢失了一本他那样珍爱的漫画,江信梧不敢把书再带到学校去了。

  我在那个时候一直觉得偷书的人很愚蠢。如果他不偷那本书的话,我们就可以一直把《七龙珠》看下去,这样的话,就相当于我们拥有了一整套书。可是那个人偷走了一本,就放弃了之后看其他书的可能了。

  我原本是以为不会有人愚蠢到这种地步的。

  星期四下午放学的时候,我走到校门口,发现林景生就在外面等着。他懒懒的靠在门侧,看着门外的松树,就像一个数着时间过日子的人。

  我问他为什么跑到这里来了。他说他跑步顺便来接我,这让我受宠若惊。

  他在同龄人面前显得很高,像哥哥,又像爸爸。

  他带着年轻人独有的单薄,主动来寻我,说想要陪我走一段路。

  江信梧路过我身边时看到了林景生。他就带着那个五年级的学妹,走过我们身边时他甜甜地叫了一声,“哥哥好!”

  “这是你同桌?”他在江信梧走之后问我。

  “是的。”

  “现在的小学生,都这么厉害了吗?情窦初开那么早?”

  “他就那样一人儿!”我说。

  “太早熟了!我以前上小学的时候什么都不懂。”

  “嗯,我们现在什么都懂。”

  “是吗?笑大人?”他略带调侃的说道。

  “对啊!景小人!”

  ……

  那一天,青山归远,笠带斜阳。光阴比生命漫长。

  你在我身旁。

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