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九章

  星期五的考试,很顺利的就过去了。

  第一次,我感觉在没有抄别人答案的情况下,我也能够拿一个不错的分数。

  尤其是在写作文的时候,题目要求我们以距离为主题,写一篇文章。我一下就想到了泰戈尔的诗《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那一刻,我想到了我的阿爸,思如泉涌,不存在什么生拉硬扯的状况,我很快就写完了那篇文章,题名为《我与父亲》。

  那是我第一次,静下心来去写一篇真实的文字。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鱼与飞鸟的距离。一个在天,一个却深潜海底。

  在我的心里,我的爸爸拥有一个很高大的形象。

  他回家的次数不多,但是每一次回家,他总是会先拥抱一下我,然后用宠溺的语气说,“嗯,重了!”

  他和阿婆一样爱我,却比阿婆还要温柔。每次回家他总是会给我带吃的,有时候是冰糖葫芦,有时候是棉花糖。

  我那个时候还小,不像现在这样,留着一头短发,四处惹是生非。那个时候我的头发长长的,人也文静。他总是拿着一个小梳子,给我扎很多小辫子。

  现在想起爸爸,全都是这样的回忆。

  之所以是回忆,是因为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了。

  所谓距离,是我们两个人,一个在人间,一个在天空里。

  他变成了一颗星星,我抬起头,就能望见他,但是我们却无法再互相拥抱。

  爸爸离开之后,我剪了短头发,变成了另外的一个人。

  我知道,生命太长,我们总是要改变的。但是如果我能够再见到他,我一定会变成以前的那个我。

  当我走过一条街,我会想,他曾经牵着我的手走过。

  当我路过一条河,我想到他为了满足我吃鱼的愿望,带着我下水捞鱼。

  这些回忆都镌刻在了生命里,当我想念他的时候,就会拿出来看看,再望一望星空。

  即使他已经离开了,即使时间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即使沧海桑田,世事无常,但是爱可以跨越那些距离,让世界知道,我们依旧彼此相爱。

  如果我们的心没有距离,我们终究会在天上重聚,成为夜空里最闪亮的星星。

  考完试之后,真的是神清气爽。

  除了没有了江信梧的七龙珠可以看,其他的一切都很完美。

  江信梧过来跟我说,他要跟五年级的小学妹分手,他觉得她太幼稚了,而且每天都要和他带的奶。

  “我自己都还没喝够呢!”他这样说。

  于是就有了“五年级学妹泪洒六年级教室门口”

  的狗血桥段。

  他在外面跟她说,“柔柔,我都是六年级的学生了。要以学习为重,你能理解我的,是吧!”

  那你还天天抄我的作业。。。

  妹子哭着离开以后,他回到教室里说,“女人啊!都是水做的!哭吧哭吧!毕竟失去我这样一个帅哥,还是很可惜的!”

  “臭不要脸啊!”我说。

  “要脸有什么用?要脸就耍不到朋友。”

  他深谙此道。

  放学的时候,我又在学校外面看见了林景生。我没有叫他过来,可是他还是来了。他的脸上带着跑完步的绯红,微风和畅,吹起他的头发,让他的五官显得流畅而立体。

  我对刘小强说,我不跟你一起走了。

  刘小强看了我一眼,看了看外面,低下头收拾书包,点点头没有说话。

  我穿着林景生送我的裙子,快步跑到他的身边。星期五,天气又好,实在不想立马回去。所以我说,“我们去其他的地方待会儿再回家吧!”

  “好啊。”他说。

  我带他绕过学校,走过一条羊肠小道。那一有一池绿水,一排杨柳。平时放学了以后,小朋友都会来这里,摘下杨柳枝,编一个环戴在头上。然后一起玩游戏。

  我带他到了一个清净的地方。我们就在草地边上坐下。

  他给我提起他和刘大爷下棋,刘大爷叫他不要谦让,结果把刘大爷输的吹胡子瞪眼。

  我告诉他我考试的事情。说我觉得这次我考得很好。

  他温和的点头微笑。

  之后我们不再讲话,就望向天空,看着天色慢慢的变黑,太阳变成火红色,染红了大片云彩。这场景,就和那一次,我遇见他,他叫我回去的时候很像。

  如果我对他的喜欢,得到的只是没有回应的虚无,我可能会痛苦绝望,慢慢懂得暗恋的心酸,从而灰心,从而放弃。

  可是林景生从未那样。他温柔,尽管他对所有人都温柔,可是他只给我一个人讲题,只给我一个人留下一个位子,只在学校外面等我一个人。我几乎要溺毙在那样的温柔里。

  就像那一刻,他只和我一起看着那昏暗的天色。我尽管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可是,他与我的距离是那样的近。

  我装作不经意的去碰他的手,我的食指碰到了他的中指。我感觉到他顿了一下。

  我固执得试探,没有移开手。我的眼神和他一样看着远方。

  他没有把手移开。

  于是我听见了,潜藏在我心里,深深地叹息的声音。

  那一刻,什么都不重要了。我手指跳动的频率和他的是一样的。每多待一秒钟,我就感觉自己多喜欢他一点。我的心在往下沉。

  “笑我,我们走吧。”他拿开了手,站起身来,“天黑了。”

  天终究会黑。

  夜风吹着我的头发,把它们吹到了我的脸上。我的头发长长了。到了肩膀的位置。

  我和林景生一前一后走,不一会儿,天就全黑了。没有路灯。

  我对他说,“林哥哥,我害怕黑。”

  他叫我往前走,和他走在一起。我上前去,抓住了他的手。

  他立刻回握住我的手,拉着我,迎着黑暗中的每一步。

  “不怕”

  他的声音清澈而镇静,带着酒的味道。

  我在错误的时间里,喜欢上了一个人。这是要在以后付出代价的。可是我哪里能想以后我想的只是现在的一晌贪欢。

  其实我不怕黑。

  林景生,你知道吗?林景生,我想让你知道。

  林景生。

  “好!”

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