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章

  那一天晚上,我到林景生家里,看见二叔就在门内。他拿出一封信,说这是他妈妈给他的。

  那一天晚上,他看完那封信之后,说他心情不好,叫我回家去。

  那一天晚上,我独自回家的时候,天气闷热得不留余地。

  那一天晚上,我回去了之后,看见王姨把饭菜放在桌子上。

  九点过以后,我拿着特地为他留的饭菜,再次去到了他的家。

  去的时候灯火暗淡。推门而入,二叔已经离开了。他埋头干些什么,我凑近了看,发现他固执的拿着笔,把一个又一个的圆圈涂成黑色。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说,“吃点饭吧。”

  他转过身,对我说了一声谢谢。

  我问起他,“你妈妈在信上对你说了些什么啊?”

  他拿筷子的手顿在半空。

  我立马说道,“如果你不想说,你可以不说。”

  他看着我,很久很久,说道,“我妈说,我爸爸的罪名是真的。他会在十一月底的时候被正式审判,定罪。”

  “她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

  “她难道不该告诉我吗?”他自顾自地笑了一下。

  “如果我是她,我就不会告诉你这些,因为你现在在准备考研,这样的事情多影响你的心情啊。”

  “笑我,”他的表情很认真,“每个人都有知道真相的权利。每个人都渴望知道真相。”

  “那你不会难过吗?”

  “会啊。”

  “那你难过了该怎么办?”我不自觉的皱起了眉。

  “什么怎么办,受着呗!总会过去的。”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人生何处不煎熬?”

  “……”

  “算了,不该和你说这些的。”他摆了摆手。

  “为什么不能和我说这些?你觉得我小,所以不懂,是吗?”

  “你想多了。”他说,“因为我说的未必就是对的。你长大了就会知道,世界有很多的可能。很多的事情,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看法。我不希望你像我一样看待我们的世界。”

  有时候太阳升起,我看见阿婆给我做的早饭,想着一天里可以去看林景生的时候,我会觉得世界温柔而灿烂。可有时候阴云密布,苍天寂寥,我又会觉得世界很孤独,我也很孤独。

  “笑我,我明年六月就要走了。”他换了一个话题,深吸一口气。

  “去哪里?”

  “可能会先去B城集训一段时间,然后二叔会安排我出国,去美国上学。”

  我一直以为他要考研,意思就是远离我的村子,去到一个大的城市,可我没想到,他要去那么远的地方,远到我的一生都无法企及。

  我一直知道他要离开,走了以后就不会回来。

  我久久无法说话。

  我和你的距离,不是树与树的距离。

  如果我不能够让自己优秀起来,如果我不能离开这个村子,那我们之间仅剩的日子,也就只有这么不到一年的时间了。

  “我会想你的。”不要走好吗?

  说完这句话,我就离开了。

  我在街上,看着我的家与他的家之间的距离,中间隔着漫长绚烂的星河。在晚夏的季节里,我觉得很无奈。我既留不住他,又不能和他一起走。

  就像那个梦。我冥冥中就预料到了什么。

  星期六,我和刘小强去了江信梧的家里。

  江信梧的家庭颇有意思,他爸爸是工程师,母亲也是位书香门第家的千金小姐。从小他就衣食无忧的长大。

  是他的父母,觉得城市得生活太累了,想要体验那种慢慢的生活方式,所以举家搬迁,从A城来带这个鸟不拉屎的小村子。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事事躬亲。

  所以世界啊,真是神奇,什么人都有。村里的人认为村里哪里都不好,想要出去闯荡。村外的人却羡慕村落的闲适,想看看这里的人生是否真有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意境。

  说白了,就是不安分。总想过“别人的”人生。

  江信梧家挺大的。装潢设计也有大家之风,显得朴素而和谐。他的妈妈很热情的接待了我们,从冰箱里拿出各种水果给我们吃。

  我和刘小强此行的目的是来他家看《七龙珠》的。自从书丢了一本后,几天没看,心里痒痒。

  他母亲把我们带到他的房间,我们进去看见江信梧在打手柄游戏,坐在电视机旁边,眼睛都不转。

  “小梧,你的同学来了!”他的妈妈很温柔,轻声细语笑着说。

  “好的好的。”他依旧头也不回。

  “你们先坐,我把水果拿到这里来,你们同学之间好好沟通交流。”

  “嗯嗯,谢谢阿姨。”刘小强嬉皮笑脸的说。

  在她出去以后,我和刘小强参观起了他的房间,眼睛都直了。大就不说了,房间里还有一个电视,很多海报,书柜上堆满了书,全都是漫画。七龙珠系列,数码宝贝系列,海贼王系列……

  “江信梧投胎也投的太好了吧!”刘小强说。

  “对啊!而且他妈还对他这么温柔。”我摇了摇头。

  “你们不要羡慕我”,江信梧转过头,贱贱的说。

  “要不要打他?”我温刘小强。

  “打”

  于是被子盖脸,我们对他一阵猛打。他在被子里求饶,我们才收住手。

  这时候他妈妈进来了,看见他的宝贝儿子让被子给捂着。我们相当的不好意思,可是她只是温柔的笑了笑,把水果放下,说了声“你们好好玩儿”然后就出去了。

  看来他妈妈不仅对他很温柔,而且对所有人都温柔。

  我和刘小强问江信梧有没有怀疑是谁偷走了他的书。

  “没有。”

  他虽然这样告诉我们,但是我私下觉得,他应该是有怀疑的人的。这样想着,我觉得我们问的问题有一点多余。

  以他的情商,哪怕是他知道了,也不会直接说出来。

  那天我们看了很多江信梧的漫画,完了很久的手柄游戏,直到天黑,才恋恋不舍的道别。那天我和刘小强在回家的时候决定以后一定要常去江信梧家里玩。在那之后得很久日子,满屋子漫画和手柄游戏成为了我人生最大的梦想,我做梦都梦见自己在一间满是糖果的房间里,和林景生一起打游戏,看漫画。

  梦里不知身是客。

二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