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一章

  星期二,我带着林景生去开了家长会。

  当老师在全班宣布,我是第一名的时候,不仅是全班的同学以及他们的家长愣住了,我也狠狠吃了一惊。

  那些人先是转过头来看着我,然后开始盯着林景生看。他们觉得林景生是一个神人,能把一个不学无术的女流氓教成班级第一。

  林景生也很吃惊,不过旋即他就对我露出来了赞赏的微笑,温和又有力量。

  可是我经常看见他那样的微笑,不单单只是对我一个人。

  我曾在书里看见过一句话,说,“如果你给我的东西,与你给别人的东西,是一样的,那我就不要了。”,可是对于林景生,我在意他对所有人的温柔,却舍不得放下那份温柔。

  他去帮王姨做事,受了夸奖,他会温和从容的笑;别的小孩子问他题,做出来了,他也会对那个人温柔和善的微笑,哪怕游泳输了,比不过别人,他也会向对手露出那种笑容。

  我和他相处了那么久,才知道他的笑容出自于他的涵养,并不是在于他内心的东西。

  我希望摒弃掉那些他流露于表面的东西,去要求他的内心,问我腾出一个位置。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觉得很可怕。我感觉有些东西超出了我的控制,它生于我的心却逃出了我的心。

  所以那一刻,我很难去解释,为什么明明林景生是在对我温柔的笑着,我却忽然生气了。

  连我也觉得莫名其妙。

  他对我说什么话,我都不怎么理他。然后他便也不说话了。

  我们像是在一瞬间,就变得疏远。

  那天回家时,我们之间变得相当沉默。只在他到家的时候,他挥了挥手,很客气的对我说了一声“再见。”

  “再见。”

  后来,我每当想起这个时候,我们那么莫名其妙的,就突然在彼此之间画出了一条如此分明的界限,我都会觉得遗憾。那时候觉得日子很慢,时间很长,什么都可以做,却不知道,离开的倒计时已经开始,我早已经过上了数着日子过生活的时候。

  所以我和林景生冷战了。

  我不再去他的家里,他跑步也不再到我学校等我。我们像是两条连着的线,突然断开了。

  江信梧每每问我“你哥呢?”的时候,我都只是看向窗外,没有办法回答。

  江信梧发现了我的秘密。

  我们上语文课的时候,忽然讲到父母给孩子取的名字,让我们进行联想。

  我拿出一张纸,先写了一个我的名字,又写了林景生的名字。

  我想起那天林景生说我的名字的意义,想起那天我都来不及问他,父母为什么要给他取名字叫做林景生,想着想着,我就已经在本子上写了很多个林景生了。

  林景生,景生,景生,大概就是希望他心里能够看见像树林一样丰富而宽广的风景吧。也就是希望他有一种丰富的思想,一个丰富的灵魂。

  倘若真是这样,他一定没有辜负他的父母对于他的期待。

  满满一纸的林景生和一个顾笑我,都被江信梧看到了。几乎是在那一瞬间,我就知道他知道了。

  我尴尬的咳了一声。

  江信梧问我,“他知道吗?”

  “我不知道。”

  “这也……太……”

  “匪夷所思吗?”我看向窗外。

  “也不算吧。就是我一直以为你把他当成哥哥。”

  可是我不希望他是我的哥哥。

  我小心翼翼的把纸折好,压到书柜最里面。

  那天发生了一件事情。

  放学之前,班里人称二壮的董岩当着全班的面说,是方脑壳偷了江信梧的漫画。

  当时我们都不相信,因为当时是方脑壳第一个发现漫画书掉了的人。

  “不信你们去搜他的书包,我今天都看见了,他把书藏进了书包里!”

  我们看方脑壳,想听他辩解,可是他没有说话,低着头,看不清楚脸上的表情。

  我想为他说两句话,正准备开口,就听见书包拉开的声音,是董岩抢过了他的书包。

  “你抢人家书包干嘛啊!”我憋不住。

  董岩也不说话,一手拿着包,一手翻找,然后把江信梧掉的那本漫画“啪”的一声放在桌子上,像是胜利了似的得意的说,“我找到了!你没话可说了吧!你这个小偷!”说着,他把方脑壳的书包一把扔在了地上。

  “过分了啊。”江信梧皱了皱眉头,低声说道。

  他躬下身子,帮着方脑壳捡掉下的书。我也跟着一起捡,才蹲下身子却听见方脑壳对江信梧说了一句“假不假?装什么烂好人?”

  然后方脑壳站起身子,连头都没有回,离开了教室。

  下午第四节课的时候,班主任打电话给方脑壳的家长,说孩子逃学了。他没心思管我们,就让我们在教室里自习。

  我了解到,是方脑壳想要七龙珠漫画已经很久了,可是家里的人根本不会拿钱给他买那些,他就起了偷东西的念头。

  他偷东西的手法也比较高明,先是趁我们去上体育课的时候,把书藏在讲台最底下的角落,所以谁都没有找到,然后他自己说书掉了。之后过了很久他都没有去拿那本书。

  今天中午,他趁大家午休的时候想去把书从讲台拿回来然后再拿回家去,却被路过的董岩看见了。董岩要求方脑壳给他一笔封口费,两人就这个问题争执不下,最终翻脸。

  上自习课的时候,我问江信梧,“小梧,你之前有怀疑过方脑壳吗?”

  “你猜。”

  那就是知道了。

  “你为什么会怀疑他呢”

  江信梧想了想,说,“那一次,你们都在上体育课,我回教室想拿点东西,正好发现了他把什么东西放进了讲台桌子的最底下。后来他说我的书掉了,我就怀疑他藏的是我的书。”

  “那你怎么不说呢?”

  “口不言人之过,每个人都应有一次被原谅的机会,何况只是一本书而已。”

  江信梧对我说完这一段话的时候,我觉得他是一个很好的人。他的家庭对他的教育使得他不仅能够懂得包容原谅他人的过错,还能够牺牲自我来周全一切。

二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