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二章

  江信梧真的改变了我对大城市孩子固有的观念。尽管我知道那只是个体,不代表全部,但是我仍旧羡慕他们所拥有的资源和教育,这让他们成为了品德很优秀的人。

  我问他,为什么他的爸爸妈妈会让他到这里来。哪怕是他们想要过田园生活,他们也应该为孩子考虑,应该让江信梧获得更好的教育啊。

  江信梧说,他的父母认为人生在世,如果有机会的话,应该尽量的体会更多的生活,这样才可以让自己活得游刃有余。

  那时候我对他真的是无比的羡慕,对于他来讲他只知道这一个小村子来体验这样一种生活,而对于我来说这种生活,是迄今为止,我人生的全部。

  那一天下午我回家,晚夏的晴空里,烈日就像熔金一样,在天边划出一条绚烂的弧线。这是我们这样的村子里惯常的风景。微风吹过的时候,周围的树啊,草啊,房顶上晾晒的衣服啊,都开始轻轻地摇晃。对于外人而言,这种景致是宁静的美好的和谐的,可是对于我们,这种在村子里生活了很多很多年的人,这样的风景,更像是上帝可怜我们的平庸而给予的一种馈赠。

  这样的村子的确很美,我在这里生活了11年,从未厌倦它的美好,可是它真的太小了,小到容不下一个心存壮志的人,小到留不住,一个林景生。

  我想那是我生气的缘由了。

  我走过林景生家的时候,看见那扇虚掩着的门,我的鼻头突然发酸,我停下来了,我先走进去,告诉他我在校园发生的事,我想他一定会开导我,用他比我多活十一年的人生阅历。而我会被他的话说服,从而更喜欢他。

  可是我终究还是没有勇气跨进那扇门。我只是在外面停了很久,想着他会发现我吗?如果发现了我的话,他会不会就像以前那样,从窗口把我叫住,说笑我,进来吧。可是我等了很久,没有任何的声音。于是我又想,这究竟是因为我们还在冷战当中,所以即便他看见了,他也不会叫住我,还是因为,他没有看见,所以没有叫住我。

  一直到烈日的熔金变为火红的时候,我才离开。回到家里,发现阿婆回来了。

  我高兴的冲上去拥抱我的阿婆,她也乐呵呵的摸着我的头发。

  “阿婆,我好想你啊!”

  “笑我乖,阿婆也想你。”

  “你不是说只去一个星期吗,这都15天了。要不是你给王姨打电话,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我怎么可能不要你?阿婆最爱的就是笑我啊。”

  阿婆从她背篓里拿出一堆零食,还有一件衣服。衣服是带给我的,是一件粉红色的衬衣。

  然后阿婆拿出A城的土特产,叫我待会儿过去把它们拿给林景生,顺便让他来吃饭。

  “阿婆听你王姨说,你上一次考试得了第一名。”

  “嗯呢。”

  “你可要好好感谢林小哥。阿婆这么多年打手心罚站都没让你做到的事,林小哥做到了。我们要好好感谢他。”

  “……”

  阿婆已然把林景生当成了我们家的最大恩人。

  所以我过去找他,发现他在洗澡。可能是才跑步回来。

  “林哥哥?”

  “嗯?……笑我?”

  “嗯呢!阿婆回来了,叫我拿东西给你,顺便去我家里吃饭。”

  “好,等会儿,等我弄完。”

  “好。”

  我走到他的房间,看见他的书桌前是我曾经看到过的《黄金时代》,他以前告诉我,这本书他已经看了很多遍了,可是每当我说我想看时,他总是说我还小,要长大了才能看。

  可是要什么时候才算做长大呢?

  他穿好衣服出浴室,我闻到了一股柠檬的味道,很清爽。

  他走过我旁边,拿走了毛巾,边擦头边对我说,“等会儿。”

  我噌的一下起身,看了看闹钟

  不要说是一会儿,我愿意等很久,只要你说。

  他和我一起去到家里,阿婆把饭已经做好。饭间她不停的加菜给他,说,“林小哥,多亏有你,我们笑我学习才会取的这么好的成绩!”

  “阿婆,是笑我自己争气。”他说。

  “阿婆还是要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们笑我不会这么出息。”

  我听见他们的谈话,似近似远。林景生就坐在我的旁边,可是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如果没有他,我会成为一个怎样的我?要有多辛运,才能成为现在的我?要有多辛运,才遇见了他?

  他离开我家的时候,阿婆拿了很多的开心果给他。

  他走之后,阿婆和我一起在院外的小凳子边坐下。

  繁星如洗,我问阿婆,去A城看到了妈妈吗?去看病了吗?病怎么样?

  阿婆说,一切都好,她是不会看着我受苦,看着我孤单一个人的。

  我感觉她这话说得莫名其妙。

  那天阿婆拿出酿的葡萄酒,也让我喝。葡萄酒甜甜的,那种香气与夜色融合在一起。

  我做梦的时候又梦见了林景生,在梦里,他不看我一眼。说了声再见,就扬长而去。

  第二天我是被阿婆给摇醒的。迷迷糊糊中,我听见她在叫,“笑我,要迟到了。”

  我噌的一下起身,看了看闹钟,已经七点了。七点二十五的早读!!!我洗漱完毕连饭都没来得及吃就开始跑,跑到岔口发现刘小强还在那儿等我。

  我飞奔过去,对他说了一句“够义气”,然后我俩就开始一起狂奔。

  可是还是迟到了。

  在学校门口五十米处,我听见了打铃的声音,我想,完了,又要被班主任罚站了。

  可是当我们灰头土脸走进教室的时候,班主任只是盯了我们一眼,然后就什么也没有说了。

  奇怪的是,他把江信梧给叫了出去。

  我透过教室的窗子,看见了班主任在训斥江信梧,江信梧低着头,一副认错的样子,让我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难道是他早上抄作业被发现了?那可真是惨了。班主任就是喜欢收拾那样的人。

  当江信梧走进来的时候我一脸幸灾乐祸。

  “说吧,犯什么事儿啦?”

  “……”

  “抄作业吧?谁还没有过的事儿,想开点!”看见他不说话,我开始宽慰他。

  “方志成他……不来上学了。”

  “?”我转过头,才看见方脑壳的座位是空的。

  “他说不想念书了。”

  “这与你被骂有什么关系?”

  “……他父母打电话给班主任,说都是因为我,整天拿些闲书给同学看,才让他生了坏念头……所以方志成不读书要怪我……”

  “什么??”

二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