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三章

  我那个时候很年轻,从未涉足人性的复杂。

  我那个时候太年轻,遇见这样的事情只觉得荒唐。

  我那个时候多年轻,自己难过了起来却又不知道为什么。

  “班主任跟我说,以后不要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书带到学校里来。”

  江信梧兴致并不高,低着头给我说这些话。

  我们的童年记忆都是由那些大人所认为乱七八糟的东西构成的。那些书画,卡纸,游戏,在他们眼里都不值一提。

  如果有人嫉妒你拥有的东西,别人的第一反应不是苛责那个人,而是怪你带来了那个东西。

  如果是这样,我究竟是生活在一个怎样的世界里?

  年少那些忧愁,说来毫无缘由,到底是有的。我们的童年,也并非是由一望无际的快乐所构成的。每个年龄有每个年龄的难处,到底是一样的。

  我安慰江信梧,说他并没有错。

  “我也觉得我没有错,可是为什么这些不好的事还是发生了呢?”

  “……因为……”因为什么呢?

  我有时候觉得世界很宽,生活很咸。我们必须学会改变,从而去适应这样的世界。

  可是这样的话,我们不就不再是我们了吗?

  郑秋已经两天没来上课。

  班主任在课后说,她感冒了。叫班里选几个代表买东西去看望慰问一下。

  “想去的同学请举手。”他在讲台上说。

  可是没有人。

  郑秋不是一个讨喜的人,她之前的嚣张和骄傲使得她未能在班里交下什么朋友。自从刘宇山走了,她的成绩也有波动,状态不怎么好,很多人都等着看笑话。

  “没有人吗?看来大家都太羞涩了。”

  ……

  我私下觉得这与羞涩无关。

  “那我就只有指定几个人去了。”

  我低下头。

  班主任环视一周,认真思考了一下,说,“江信梧,罗宇,张小艾你们下课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还好没有叫到我。

  放学之前,我收拾书包,把书桌最底下的那本书抽了出来,那是我们今天的数学作业。

  我习惯性的看向窗外。很惊讶的看见了林景生,他就在外面等着。

  背靠着树,眼睛看向虚无的方向。

  那一瞬间,我心猛地一动。无法再挪开视线。

  江信梧顺着我的视线望过去,看见了他。

  那天我们学习了一个新的单词,叫“wait”。我们的唐老师在讲台上滔滔不绝,说着“wait”一定要搭配“for”去使用。

  At that moment,he waited for me under the tree.

  下课之后,我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书包,走出教室时却满怀踌躇。

  我走到他的身边,他看见我,对我笑了,说“走吧。”

  “嗯。”我回答。

  我跟在他身后,像之前走过的无数次那样,时不时的看他的背影。

  走了很久,我才发现,他带我走的路并不是回家的路。

  “林哥哥?”我叫他。

  “嗯?”

  “我们去哪里啊?”

  “跟我走就是了。”他笑了笑,没有告诉我。

  穿过学校背后的长街,我看见他停在一家零食店前的自行车。

  “上车。”

  我坐上去,抓住他的衣角,他走下坡路的时候,风和树影全在我周围摇晃。

  他带着我穿过了一条街又一条街,最后在一家照相馆停下。

  “这么久了,我们还没有拍过照片呢。来拍一张。”他说。

  原来他是带我来拍照片的。

  我们走进去,里面的人问我们是不是兄妹。林景生说是。

  我们站在一片星空的布景前。

  摄像师叫我笑,可是我很拘谨,无法笑出来。连续拍了好几张,他都不满意。我偷偷看了看林景生,他是那种很放松的状态,他看着我,也叫我不要拘谨,放轻松。

  “我给你讲个笑话吧!”他说。

  “有个黑人和一个白人在聊天,那个黑人说,我真羡慕你们白人,作弊真方便。白人问他,何以见得。黑人说,你们作弊只需要把答案写在腿上就可以了。可是我有一次照着做,脑袋都给我看懵了!”

  “……噗!哈哈哈”

  那一瞬间,我感觉摄像师按下了快门。

  后来我们选照片的时候,那张照片被我们留了下来。镜头里面,我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林景生看着我,嘴角也微微上扬。

  摄像师说,得亏我是个漂亮的姑娘,不然那样笑的话,真的是丑死了。

  他看了某一张照片的时候,对摄影师说,“这一张照片也要。”

  我凑近一看,愣住了。

  那张照片里,我在后面,他在前面。我习惯性的看向他,看着他的背影,就像每一次我们一前一后的走,我在他身后那样。

  只是我不知道是那样的眼神。

  我们把照片印成两份,然后就离开了照相馆。

  他骑着车子,载我回家,我们在路上的时候他问我,“今天来我家吗?”

  那一瞬间,我很难形容我心里的感受,我感觉每多说一句话,换来的就是多一分的欢喜,多一分的沉沦,我身处世界漩涡,亲眼看见自己往下坠,却无可奈何。

  “来!”我默默在下坡路上抓紧了他的衣角。

  我小心翼翼的将照片放进了我的抽屉。心里满是温柔。

  吃晚饭之后,我收拾书包准备去林景生的家里。去之前阿婆拿了一个红包给我,叫我拿给林景生。

  我接过红包,上面写着四个字“生日快乐”

  我才知道那天是他的生日。

  我去到他的家里,发现他家里面有一个很大的扔在角落的生日蛋糕。

  我问他,他说是二叔买的,来不及给他过完生日,就又走了。

  他结果阿婆给的红包,里面有两百元钱还有一个平安符。我一看就知道那张符是阿婆自己缝的。

  他小心翼翼将符收好,对我说,“一定要帮我谢谢你阿婆。”

  我把蛋糕搬上桌子,把里面的寿星皇冠,给他带上,然后把蜡烛插进蛋糕里,找出打火机点燃了蜡烛,我把灯关上,给他唱了一首《生日快乐》。当他吹灭蜡烛的时候,四周全都黑了。

  黑夜明明叫人恐惧,而在那一刻,黑暗却是美好的。我透过黑暗,可以遥想他的表情,可以放任我的表情。我在黑暗里感受到他的存在,周围是他的气息。

  后来我们打开了灯。吃了很多蛋糕,才像以前那样,在书桌边上,安静的看书写作业。

二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