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四章

  那晚临走前,我拿着我的书本,看着林景生,对他说,“林哥哥,生日快乐,”

  他摸了摸我的头,说,“谢谢。”

  回家之后,我拿出那两张照片,看了又看,照片里的我们笑得那么开心。我的眼里只有他,他的眼里也好像只有我。如果真的是那样该有多好。

  想起前几天那张写满了他名字的字条,我把它放在了练习册里。我打算将它拿出来连同我们的照片放置在一起。

  可是,当我打开练习册的时候,发现那张字条不见了。

  我开始觉得有一点心慌。把书包翻了个底儿朝天,还是没有。

  我心想,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了。一是放在了学校。二是落在了林景生的家。

  如果,如果是后者,我该怎么办?

  一夜无眠。

  我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吃完饭之后就去了刘小强家,催促他快点儿,然后一起,以比往常快一倍的速度,前往学校。

  “笑我,你疯啦!”我们在跑的时候他说,“就算你爱学习,也不至于到这种程度吧。”

  “废话少说。”

  “是是是!你可真是个大爷。”

  “……”

  一到学校我就开始翻书柜。一本一本的翻,一页一页的找,一无所获。

  那一刻我的心情很复杂。

  其实不排除有那么一丝的可能性是我希望他知道的。

  可是在那之后呢?

  我们会怎样?

  江信梧今天来学校来的有点晚。踩着铃声,拿着一袋奶,“这是我专门给你带的。”

  我心想,又是追哪个妹子剩下的。不过我也乐于接受。

  “谢谢!”

  “笑我。”

  “怎么?”我撕开奶准备喝。

  “以后你长大了一定是一个美少女。”

  “……你干嘛突然说这个啊?”我觉得他在发神经。

  “就是忽然感慨一下。”他故作深沉的叹了一口气。

  我和江信梧已经熟悉到可以随意开玩笑的地步了,所以我问他,“怎么?你难道喜欢上我了?”

  只见他撇了撇嘴,一副哑巴吃黄连的模样,“得了吧!给你点颜色你就开染房了!”

  他摆了摆手,说我给人的第一印象,是那种难以亲近的人。

  “胡说,我明明那么和善可亲。”

  “那你觉得你身边的朋友多吗?”

  “不多。”

  “为什么呢?”

  “那是因为我以前成绩差,他们都不愿意和我玩儿。”

  “我觉得不是这样的。”他摆了摆手,继续说,“笑我,你其实自己没有发现,你有一双尾角上扬的眼睛,你看东西的时候常给人一种距离感。那种距离让人觉得难以接近。”

  “是吗?”我抓了抓头,“你怎么发现的?”

  他嘿嘿一笑,“天天看呗!近水楼台先得月嘛。”

  ……以前我看他的漫画的时候,我也是这样想的。

  我无意中瞥见郑秋的位置,发现她还是没来上课,所以我就问了一下江信梧,问他昨天去郑秋家,感觉怎么样。

  “不怎么样。”他说,“我们原本以为她在休息,可能落下了不少功课,想着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给她补一补。”

  “结果到了她家,发现她父母都在家里,让她看书写作业。”

  “她一个人,瘦瘦小小的,就在书桌边上,一边咳一边背公式,当时她还发着烧。”

  听江信梧说起来,我感觉她还挺可怜的。

  “她父母对她要求可真高!”我啧啧嘴说。

  “那可不是。最近她成绩不是下降了吗?他的爸爸妈妈就特别不满意。天天让她学。”

  我讨厌郑秋以前的跋扈,可是听到她父母如此严格的要求她,哪怕是在发烧的时候也不让她放松,我又开始同情起她来。

  可是浮世万千,各有各的活法。我们无法强行改变什么。

  方脑壳真的不来上学了。

  我不知道他会去干什么,或许是在家里干活,或许是外出打工,或许是去当一个学徒学一门手艺。

  我们那时候都认为此路不通,还有后路。

  班主任要求把他的桌子椅子搬出教室,连同他没有收拾走的书本,都被放在一个长满灰尘的储物室,再也无人问津,一切被抹除的痕迹就像是刻意宣称,那个人从来没有到过这里一样。

  方脑壳是我认识的第一个辍学的人。

  第二个就是郑秋。

  命运多变,世事无常。我也偶尔有这样的认知。

  下午放学的时候,我看见在树下等我的林景生,我的心里一阵忐忑。

  那张纸条一定是在他那里了。

  我的心狂跳。

  下课之后,我走向他。

  他看了我一眼,说,“走吧。”然后就径直向前走去。

  我在他的身后,故作轻松的问他,“今天你去干了些什么啊?”

  “找沈一承他们打球。”他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什么波澜。

  “哦。”

  ……沉默了半晌。

  “那个……林哥哥,你有没有看到我的一张纸条啊?”我鼓足勇气。田野寂寥,唯心狂跳。

  “没有。”

  可是我不相信。

  它总不可能凭空消失吧。

  我没有多问,却也不知为何从心里生出一种我一定要找到它的执念。

  那天晚上我去他家写作业,把数学作业写完后,看他没有什么正事儿做,就叫他帮我检查了一下。

  “你的思路很不错,很清晰。没走弯路。”他这样说。

  自从上了六年级,我感觉数学变得很生动有趣,我享受那种解题的过程。很多刘小强他们解不开的题,我都能解开,虽然他很笨,可是解题给了我一种成就感。

  趁他出去的时候,我偷偷打开了他的抽屉。

  我翻到了以前漂亮姐姐和他的合照,心里一阵酸麻,后面又翻到了我与他的照片,还翻到了一些信和明信片……就是没有那张纸条。

  我翻遍了他的书桌,都没有。

  在哪里呢?

  我拿起《黄金时代》,想看看下面是什么。在拿起的一瞬间,我听见了什么东西掉落的声音。

  我心里咯噔一下。

  捡起来时,我看见了他。

  我甚至不需要看一眼那张纸,就只靠我的触感,我的直觉,我就分辨出来那是什么了。

  他看着我。我看着他。

  不发一言。

  “你……”

  “我……”

  我们同时开口,空气沉闷又古怪。

二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