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五章

  我吞了吞口水,心跳得好快好快。

  “林景生。”那是我第一次直呼他的名字。“你不是说这张纸条没有在你这里吗?”

  “……”

  “你一定知道……我对你……”

  “笑我。”他阻止我继续说下去,“你还小。”

  好奇怪,真的好奇怪。

  当我顺应着所有人的心意的时候,他们都说我长大了,懂事了。

  可是现在他又说,我还小。

  我想反驳他。我想说,我虽然比你小了十一岁,可是我已经懂得了一些具体的感受与感觉。我想说,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把我当成一个小孩子。可不可以用另外一种目光去看待我。

  我想反驳他,但是如鲠在喉,无法说话。

  他说,“笑我,你还小。所以你分不清你对我的感受,究竟是一种对于外来人的崇拜,还是你所谓的喜欢。”

  那天下午,江信梧看到了那张纸条。我把它压到书柜最里面。

  放学之后,我把那张纸拿了出来,带到了家里。

  后来,我发神经似的,在“顾笑我”与“林景生”之间,加上了一个“喜欢”,然后把那张纸小心翼翼放进了我的练习册里。

  “……”

  “而且,”他自嘲似的笑了,“我比你大那么多岁,而且,我早晚会离开……我们之间,不可以。你懂吗?”他的表情蓦然变得认真。

  我有什么不懂?我虽然只有十一岁,可是我喜欢你是真的。是不是崇拜我不知道,可是我喜欢你是真的。

  我哪里没有想过以后?

  我知道你比我大十一岁,我知道你要离开去进修更高的学业,我知道我们的距离特别遥远。

  每当我因为喜欢上你而感到幸运,我就会因为喜欢上你而感到难受。

  每当我想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你就会靠近一点,我就这样,一点一点,看着自己,沉没其中。

  半晌,我才开口,说出话原来是这么艰难的事,我有这样的认知,是因为,我的嗓音,明明没有嘶吼,却无端端的哑了。

  我说,那你以后别来学校等我了。

  我说,我以后也不会来你的家里了。

  因为我实在太害怕。怕你明明给了答案,我还是不能自已。

  他沉默的时候,天上的星星也沉默。树林里的蝉也沉默。风站在枝头旁观也沉默。

  直到最后,他也没有说话。

  我带着那张纸,离开了。

  我的初恋。

  我生命里喜欢的第一个人。

  那个我在背后偷偷仰望的人,那个我在清晨亲吻过的人,那个穿白衬衫骑车带我的人,那个送我裙子的人,那个要离开的人……

  我回到家,心里说不出什么感受。回到房间,我把那张纸,连同照片,一起锁进了抽屉的最里层。

  第二天,阿婆一大早叫醒我,给了我一个发圈。她说,“笑我,头发长了,这么热,可以扎起来了。”

  我的头发已经长到了脖子的下面。

  我说好,拿着梳子镜子自顾自的绑起了头发。

  其实全天下的女孩子都是一样的,都是因为喜欢上了一个人,才想到开始留头发。

  我当时想,我头发长了多长,代表我已经喜欢了你多久。

  都是这样傻,这样天真的想的。

  刘小强说我扎起头发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

  我问他哪里不一样,他支支吾吾了半天说不出话。

  江信梧也说我不一样了。

  “更漂亮了!”

  他总是不吝惜对我的赞美。

  我照镜子的时候,也觉得自己长得像我妈妈,我妈妈也很漂亮。

  可是漂亮有什么用?

  不是一样喜欢不到我心里的人。

  六年级开始,九月底,我收到了我生命里的第一封情书。

  因为考试的时候,数学成绩不错,我在刘宇山走之后。被老师委任为数学课代表。放在前几年,我根本都不敢想象这种事情会发生到我的身上。

  已经快放国庆,我到老师办公室里搬作业,回教室的路上有个男孩把我叫住,说我有东西掉了。

  我停下来,感觉没有什么东西掉了啊。

  他走到我面前,拿着一封信,说“这个掉了!这是给你的。”然后他把那封信放在我的作业上,酷酷的离开了。

  多偶像剧,我很多年之后都无法相信,这种事情,会在我小学的时候上演。

  我打开那封信,里面描述了一个男生,对于我成绩的改变,性格的改变,容貌的改变??非常的欣赏,委婉含蓄表明想和我做个朋友。希望我能与他共同进步……

  我把信给江信梧看,他差点儿没笑抽过去。

  “就这水平?还敢写情书??”他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容貌忽然变得娇俏可爱,不像原来一样粗鲁’,你原来是有多粗鲁?是整容了吗?哈哈哎哟!”他捂着肚子。

  ……

  我也觉得很尴尬。

  我发现我这人有一个毛病,是从那之后发现的。

  无论谁喜欢我,向我告白,我都会十分的冷淡甚至冷漠。我能一下找出我讨厌那个人的一百个理由。

  我对江信梧说这些的时候,他说,“那可能是因为,你心里已经住进了一个完美的人。就好像曾经沧海难为水。你已经喜欢上了更好的,就无法接受你身边的人了。”

  大概真的是这样。

  可怕。

  从那次我离开他家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学过。

  最开始的时候,我总是习惯性的向着窗口的方向张望,看到的是树下空无一人的风景。那个时候我总是会先有一丝后悔,随即又有一丝释然。

  人生轨迹不同,可是生活仍然要继续进行。哪怕渐行渐远,天各一方。

  我也不再去他家。阿婆问起来,我总是会说,“林哥哥要考研的,我过去了就是打扰他了。”

  阿婆认为我做得对,还摸摸我的头,说我懂事,会替别人着想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考试成绩一上去就没有下来过。竟然在大小考中都排在班上的前三名。

  我有时在家里做作业,会不自觉用红笔在不会做的题前面画一个圈圈。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自己也觉得很无奈。然后就自己去想问题,发现那些题也能够做了。

二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