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七章

  回到教室以后,我对刘小强说,我以后放学不能和你一起回家了。

  他白眼一翻,说,“好像你经常和我一起回家似的。”

  我想到自从林景生来学校等我之后,我的确没有经常和刘小强一起回去。

  他问我,“这次是因为什么原因啊?”

  “刚才何老师把我叫过去,说,这届的华罗庚数学竞赛的名额分给我了……”

  “所以你要留下来训练!笑我,你可真棒啊!”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选我去,班上成绩好的人那么多。”

  “得了吧!你看你这学期进步多大啊!连我都知道老师们私下夸你是天才呢!不选你还能选谁!”

  “不过话说回来,”刘小强忽然敲了敲桌子,“你训练完之后会不会已经天黑了啊!”

  “可能会吧!”

  “那会不会不安全,要不要我留下来等你啊?”

  “……不要!你留下来让你的智商受虐吗?”

  ……

  “你你你……”他指着我,半天说不出话。

  我不再理他,转身回我自己的座位,听到他咕哝了一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你才是狗,我心里想。

  回到座位上以后,我把我要参加华罗庚数学竞赛的消息告诉了江信梧。

  “恭喜恭喜啊!”他说。

  我问他,“你觉得我能行吗?”

  “不能行。”他立马就说。

  “你……”我作拳要打他,他马上就怂,“行行行!你可是我们班里的前三啊!”

  这还差不多。

  “你看你们女生就是虚伪,心里明明有了答案,还到处去找人求证,而且不允许别人的意见与你不同……”

  ……

  上课的时候,班主任代表数学老师宣布了我要参赛的消息,上学的时候就是那样,一旦有什么新的消息,讲台下总是喳喳哇哇讨论个没完。

  我不知道他们在讨论什么,也不知道他们对于我参加比赛有什么看法。那时候老师一人独大,自己就把名额给定下来了,不像后来,凡事开始征求集体的意见,实行投票的制度。如果那个时候就按照投票来选人的话,我也一定不会被选上。

  下课之后就是放学,我并没有向往常一样急着收拾书包。我慢悠悠的起身,慢悠悠的去上了一个厕所。

  回到教室的路上,我听见有几个学生在讨论我。

  我在角落看了一眼他们,发现我并不认识。那就可能是低年级的学生了。

  “听说今年的华罗庚名额分配给了六年级的顾笑我!”一个女孩甲说。

  “啊?就是那个成绩以前排名倒数的人吗?学校是怎么想的!”女孩乙翻了一个白眼。

  “对啊!虽然这种名额一般都是分给六年级,但是这次也太离谱了吧!我还以为要分给我们年级的可可呢!她可次次都是年级第一。”

  我听得好笑。便继续听了下去。

  “你们不知道”,女孩甲又说了,“学校是因为,这次华罗庚增加了面试,占总体成绩的百分之三十,所以才把顾笑我选上的!”

  “啊?是这样吗?好过分哦!顾笑我长得很好看吗?有谁见过吗?”

  “我见过”,旁边默不作声的女孩丙忽然插话,她推了推眼镜,像是这样能让自己显得很专业,“也就一般般吧!我觉得没有我们可可漂亮。”

  “唉!真是不能理解学校老师的审美!”

  ……我感觉我听得尴尬癌都要犯了,于是从角落悄无声息的回到了教室。

  这时候人基本上已经走光了。我看见数学老师拿了一沓卷子站在我的座位边。

  我走过去,他推了推眼镜,说,“我正找你呢,去哪儿了啊?”

  我笑了笑说,“去上了一个厕所。”

  数学老师把卷子递给我,说,“这是历年以来的数学竞赛题,我先把它拿给你,你在学有余力的时候多看看多做做,有什么不懂的拿来问我。”

  “好的。”

  “接下来这一个月呢,在周末的时候你也不能休息了。我们周一到周五放学留一个小时的时间,周六周日上午每天两个小时的时间,由包括我在内的所有数学组老师轮流对你进行培训。”

  他顿了顿,说,“这段时间可能会过得比较辛苦,但是学校非常看重这次比赛,你获得了好的名次的话也是对你自己的一种荣誉,所以希望你能够坚持下来。”

  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老师对我寄予了如此深厚的期望。

  我的心里充满了一种豪情壮志,回答的时候声音格外的响亮。我看着数学老师的眼睛,郑重的说,“我会坚持下来的!”

  那天下午,数学老师在黑板上给我讲了三个典型的问题,动点问题,相似三角形问题和鸡兔同笼的延伸。

  他不像在班上讲题那样,把每一个步骤都讲清楚,而是,像以前林景生给我讲题那样,总是点到为止,让我自己去总结思路。

  我也很享受那种通过自己努力,解决问题的过程。

  一个小时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我回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微微向晚。

  走在路上,风景都是那样的风景,可是心境却变得不同。

  以前,他们对于我来说,只是寻常的物事,而现在,看到他们,我会想到这些风景,是我曾经跟在林景生的背后,看到的那些。那个时候,一草一木都仿佛拥有温度。

  而现在秋风萧瑟,天冷了,茶也凉了。

  我走在路边,尽快向家里赶去。今天没有告诉阿婆我要晚回家,她可能会担心。

  我脚步越来越匆忙,一不小心,踩到了路边的那个大石头。

  我只听见了我的脚“咔嚓”一声,就好像断了一样,一阵剧痛。

  我试图挪了挪我的脚,发现根本没有办法移动了。我疼得冒冷汗,眼见天色已经昏暗下去了,我一时迷茫而惊慌,不知道该怎么办。难道我要在这里过一夜了吗?还是大声喊救命,等别人来救我。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我坐在旁边的田坎上,想要等到腿上的疼痛缓解一些再继续赶路。

  这时候,我听见了一声急切的声音,“笑我?”

二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