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八章

  月色微凉。我的心一下子被放到了秋千上,摇摇晃晃。

  他看起来很着急,微微喘着气,手搭在膝盖上看着我。

  头顶夜色,脚踏微凉。

  我鼻子突然一酸,明明不是很委屈的事,我却蓦然流下了眼泪。

  他看见我哭,不知所措,就像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他慌张得问我,“怎么了?”

  “是不是脚疼得厉害?”

  “站的起来吗?”

  可是我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摇头,想要收住眼泪,它却不受我的控制。我觉得我的眼睛里像是住进了一泉清河。

  他握住我的手,一用劲将我拉了起来,然后自己俯下身子,让我到他的背上去。

  他对我说,阿婆看见我天黑了还没有回来,非常担心我,慌慌忙忙的找人四处寻找。

  所以他也在找。所以他找到了我。

  他背着我在田野走动,就像是要背着我走到荒原尽头。就像是下定了决心要与我一起,度过这浩浩的黑夜,遍访每一个黎明。

  等我终于不再哭泣,我才在我所认为的很久之后第一次叫出他的名字,“林景生。”

  我感觉他顿了顿,或许是觉得,这样一个比他小了十一岁的人,忽然叫了他的名字,是一件特别突兀,又特别逾矩的事。

  “我重吗?”我问他。

  “不重。”

  “我漂亮吗?”

  ……

  他没有回答。

  我也觉得他不会回答。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问。

  沉默了半晌,他咳嗽了一声,问我,“脚还痛吗?”

  “不痛了。”我回答他。搂着他的脖子,更紧了些。

  其实是因为我被他背着,感觉不到。或许是因为被他背着,也被他治愈。

  我对他说,“我被数学老师选中去参加奥林匹克数学竞赛了。”

  “那很好啊。”他回答。

  “嗯!所以以后每天放学我都会留在学校里训练一个小时。”

  不知道为什么,我又说,“等到放学的时候天就已经黑了。”

  他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把我送到家以后他就离开了。阿婆特别着急特别生气地看着我,问我怎么那么晚才回家,问我的脚怎么了!

  我告诉她我要留校训练的事,告诉她我在回家的路上被一块大的石头扭伤了脚,不能走路。

  她说,“这些事情你都不让老师打个电话向家里知会一声的吗?”

  我本来想着刘小强这个傻逼会告诉你一声的,没想到他早关键时候掉链子。。

  “我忘了。”我只好这样说。

  “今天幸好有林小哥在,一直叫我不要着急,说他会帮着找,要不然喽,我真的会被吓死了。”接着阿婆变脸比翻书还快,一脸嫌弃地说我,“走个路都能把脚给崴了。有什么出息?”

  我觉得我很有可能不是她亲的孙女。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都是刘小强扶着我去的。我一拐一拐地走到座位上,正在喝牛奶的江信梧看见我,调侃了我一句,“哎哟,笑大美女怎么了?脚崴了啊?”

  我分明从他的语气里听到了一丝幸灾乐祸。

  “滚!”我说。

  我慢慢坐下来,拿出书包,把作业扔给他,“待会儿帮我一起交一下吧!”

  “好嘞!”他拿出同款练习册A,开始了学渣的复制粘贴模式。

  “你怎么崴到脚的啊?”他一边抄一边问我。

  我告诉他,我是因为回家天太黑,又急着所以没看路遇见了一个大石头,才崴的脚。

  “那你怎么回家的啊?”

  “林景生来找我,把我带回去的。”

  “林景生?”他仿佛get到了重点,表情骤然变得不可预测,“抱着你回去的?”

  我白了他一眼,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怎么可能?”

  过了一会儿,我又说,“背我回去的,”

  “哇哦!”

  “你什么语气?”

  我拿手撑住脑袋,觉得心里复杂。

  “笑我。”他出声叫我的名字。

  “怎么了?”

  “林景生来找你,把你背回家,你不开心吗?”

  我不开心吗?

  不。

  我很开心。

  但是每一次开心的背后,我总是想到他的拒绝,总是想到他那天告诉我,“我是要离开的。”

  我对江信梧说起这些,我觉得很荒诞,那些我对好多人都无法说出口的事情,我竟然能够告诉江信梧。

  “可是他还在这里,不就已经很好了吗?”

  我不知所言。

  刘小强主动承担起了送我回家的任务。这就意味着他要等着我训练完一个小时,再扶着一瘸一拐的我回家去。

  到了六点过的时候,深秋的夜色已经降临。

  我和刘小强路过林景生家门外,看见窗前灯火通明。他就站在窗前,我可以看见他,他也可以看见我。我们遥遥相望,那种目光好像是在确认什么,像是坚硬的生铁,厚重深沉,又像飘渺的烟霞,虚无轻微。

  他站在窗前,点燃一支烟。烟雾向上飞去。

  我就这样走过了他。

  一连好几日,都是这个样子。

  我总是在回家的时候,看见他就站在窗前。就像是在等着我一样。

  有天晚上,我从桌子里抽草稿纸,忽然碰到了抽屉的最里层。

  我神使鬼差地拿着钥匙,打开了抽屉。

  里面有我和他的合照,还有一张我写满了他的名字的纸条。

  那两张照片,那里面的我们,多美好啊。生活没有他也还将就,可是有他的时候,多美好啊。

  我想起江信梧的话。

  “可是他还在这里,不就已经很好了吗?”

  我打开那张纸条。

  上面写着“顾笑我喜欢林景生”

  可是后排出现了一个不属于我的字迹。

  “me too.”

  那一瞬间,我的心忽然剧烈的颤抖。那一瞬间,我手上的纸条掉在了地上。那一瞬间,我就像是在做梦一样,但是我祈求一切神灵,不要让我醒过来。

  我以为拒绝是你的答案,可原来不是吗?

  几乎就是在那一个瞬间,我连做题的心思都没有了。时间远了,空间远了,周围的空气远了,眼前的天地远了,天上的星空远了。

  我的世界里,只剩下一个林景生,还有他拿走我的纸条,悄悄在上面写下“me too”。

二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