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九章

  星期五晚上,我在刘小强的搀扶下回家。我在灯火阑珊的地方抬起头,又看见了他。

  林景生。

  那个总在暗夜里看着我行路的人。

  那个对我讲题无限耐心的人。

  那个我喜欢的人。

  那个拒绝我的人。

  那个要离开的人。

  那个写下他也喜欢我的人。

  这一次。我停住了。他在二楼的窗外看着我,我在公路的一角看着他。

  我们之间的距离,就这么远,不过三五米。我有好多事情想要确认。在这样无限被拉长的间隙里,我清晰听见自己的心沉沦的声音。一颗石头被扔进了浩瀚的海洋。

  我对他挥了挥手,微笑看向他。我觉得我大概更喜欢他了。

  他这一次没有闪躲。定眼看着我。不一会儿,又转移了视线,望向虚无的方向。

  他一定是在看着远方的风景,那些青色田野,那些高大的,随风摇摆的树,那些永不消逝,永不停留河。秋天到来的时候,它们显得萧瑟而寂寥,他望着他们,便也融进了这等寂寥之中。而我望着他,他便成为了我眼中的风景。所以他的寂寥,同样在那个时候,变成了我的寂寥。

  刘小强也看见了我在看着林景生。

  过来一会儿他忽然打破了这一切,笑嘻嘻的朝着楼上喊了一句,“林哥哥。”

  林景生朝着他招招手,对我们说道,“回去吧。”

  “好嘞!林哥哥再见!”刘小强说完这句,就带着我,让我离开了。

  走到家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叫了一下我的名字。

  “笑我,”

  “怎么了?”

  “……没什么。”

  我其实看出了他是想说什么话的。可是他既然说不出口,我也没有想要多问。我不爱追究别人的心思,除了林景生。况且那个时候,我满脑子里,都只有林景生。再无其他。

  “没事那我就回去了啊。”我说。

  “嗯!再见!”

  “再见。”

  阿婆就坐在火炉边的角落,用那片火焰带来的光芒,为我织毛衣。饭菜摆在桌子上,冒着热气。

  她看见我,便招呼了我一声,“回来了啊!”

  “嗯呢!”

  “吃饭吧!”说完这句话,她咳嗽了一声。

  我问她,“阿婆你又感冒了吗?”

  “不是,”她为我夹了一块肉,清了清嗓子说,“老毛病了,没事儿。”

  我嘱托她把西瓜霜拿出来吃几片。她摸了摸我的头,笑笑说,“你这个小屁孩,还管着大人了!”

  我几乎是以一种食不知味的方式吃完了阿婆做的饭菜,然后就上我的房间去了。

  自从上了六年级,我再也没有听到过阿婆耳提面命式的教导,她像是卸下来重担,又像是完全知道我会好好读书。

  我做完作业,拿起数学老师给我的往年华罗庚数学竞赛题,忽然感觉到一整烦躁。

  人心里一旦有事,是做不出来题的。

  三魂七魄少了一魄,一切都已经毫无意义。

  我便在那个时候,再一次想到了林景生。

  想起那天他的生日,我不知道。他在树下等我很久,骑车带我去照照片。然后在那张纸条上写下“me too.”

  想起江信梧说,“他还在这里,不就已经很好了吗?”

  我起身,拿起题,风风火火往外去。我何必要与命运浪费时间?

  我听见阿婆在我身后问我,“去哪儿,你的脚还没好呢!”

  我说,“我去找林哥哥问题!”

  我真是一秒钟都不想再耽搁。只想用我最快的速度,走到你面前。

  我走到他门前的时候,那扇门虚掩着。我想那一定是因为我。

  我鼓起勇气,推开了那一扇虚掩的门。

  那一扇门背后的风景是那样熟悉,我曾见过数次。

  弯曲狭长的走廊,客厅巨大的门窗,角落里那辆为我安了后座的自行车。

  我走到他的卧房。自认为悄无声息。

  我就那样望着他,用我的意念,用我的全部真心。

  如果你回头看我一眼,我的生命可以就在此刻燃烧。如果你拥抱我,我的灵魂将永远免于居无定所。

  所以你能听见我内心在说些什么吗?所以你会回头吗?

  我看见你点燃了一支烟,你默默的抽完了它。烟尘向上飞去,你将余烬弹落在烟灰缸里。我仍旧一言不发。可是我有直觉,就是知道,你知道了我在你的身后。

  所以,你会回头吗?

  当他终于抽完了那只烟,我听见他深深叹了一口气。

  然后,他转身,眼神坚定的看向我。

  我扎着单马尾。头发已经慢慢变长,一如我喜欢他得年岁。

  我只听见了我的心跳声,难以平息。

  他缓步走向我,距离很短,三五米而已。他走的很慢,仿佛用尽一生的岁月。我一直看着他,走到我面前,蹲下身子,平视我的双眼。然后他张开手臂,无声无息,拥抱我。

  老天,如果这是一场梦。我愿意用余生清苦,换我此刻不醒。

  他的身上有淡淡的烟味,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淡淡的柠檬的清香。我用力呼吸,想要记住这种味道。

  岁月悠长,人生苦短。

  那一刻,因为有你,人生的苦,真的短了。

  “林景生。”我叫他的名字。

  “嗯。”他应了一声。

  “林景生。”

  “什么事?”

  “林景生。”

  “……”

  “林景生,你喜欢我。”

  ……

  ……

  ……

  “对,我喜欢你。”

  他是一个比我大了十一岁,那样优秀的一个男孩。他有他的鸿鹄之志有他的天高海阔,有他的精彩纷呈。我原本怀有一腔孤勇,却从心里知道是痴心妄想,可是现在,我却知道了,他真的喜欢我。

  “笑我,”他说,“我是要离开的人,”,他顿了顿,继续说下去,“你现在还小,思考问题不周全,我怕你以后会后悔。”

  我哪里管的着以后,以后是那样虚无飘渺的东西。

  在我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时候,林景生发现我哭了。

  我摸了摸眼睛,发现真的是一片潮湿。我清了清嗓子,才说出话来,我问他,“你可以等等我吗?”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二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