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十章

  林景生,众生芸芸,天高海阔,你知道世界上有无数种选择。

  你知道你只是这里的过客,只是停留短暂片刻,体验寻常风景的人。

  你知道你有大好前程,你知道未来可期,你知道如果你离开,你能成为你想成为的任何样子。

  你知道我比你小了十几岁,你知道我也只是偌大世界里寻常风景的一个部分。可是我现在,在你微末而温柔的拥抱中颤抖,我询问你可不可以等一等我,你知道我想要一个怎样的答案吗?

  我希望你等我,是因为我已经成长到足够懂得告别对彼此的意义。是因为我在那个已经过去的夏天,在某一个寻常的午后,不经意的发现了你是那样优秀,你的梦想,你的生活,都离我相距甚远。以至于某一个瞬间我发现你是那样的难以企及,那样的遥不可及。是因为我在偷偷亲吻你之后,发现我喜欢上你,那种喜欢让我收下心摒弃从前的顽劣,认真读每一本书,做每一道题,只是希望我能够从此开始,能与你走上同样的一条路。

  可是林景生,光阴和岁月在你之前是如此悠悠漫长,遥遥无期,可你来之后却又是那样转瞬即逝,步履匆匆。

  我已经知道,我追不上你的脚步,所以,我用一个女孩子全部的力气回抱着你,用一个女孩子所能拥有的全部渴望,问你,能不能等一等我。

  我已经知道,就在那一瞬间,我明了我是有多么喜欢你。所以我问你,能不能等一等我。

  等我长大,等我离开这里,等我有一天,能够走到你的身边,真正与你站在一起。等我有能力,能够变成一个很棒的姑娘,拥有你。

  过了好久好久,久到我仿佛已经陷入沉睡,进入一场梦境。我听见一个清俊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回荡。他说。

  好!

  我在梦里面感觉到他摸了摸我的头,然后慢慢起身,向窗台走去。

  我跟着他,走到他在的窗子旁边,看见了我回家时必然要经过的那一条路,看到路的旁边是一大片田野,田野的尽头有一条波光粼粼的河。

  十月天气入秋,枫叶由青变红,远远看去,就像树上燃烧着的火焰。

  天边有一轮玄月。月亮边上有一朵云,天黑本来是看不见的,可是那清冽的光照得它显出了形状。隐约可见明天,是一个晴朗的日子。

  最好看的还是星星。温柔从容的闪烁微光,透进林景生的眼里,透过我的眼里。

  林景生指着天上的月亮,问我,“你知道这是残月还是满月吗?”

  “什么是残月,什么是满月啊?”

  “残月就是由圆变缺时的月亮,满月就是由缺变圆时的月亮。”

  “那这两种月亮不都是弯的吗?”我看着天上也是一轮弯弯的月亮,毫无头绪。

  “对啊,所以问你能不能够辨认清楚啊!”

  “我不能。”我笑着对他说。

  “那你猜猜。”他也笑着看我。

  “那我猜……这是残月!”

  “错了。”他笑了,解释说,“这是满月。”

  他说,“你只要记住残月的特征就好。”

  他的手搭在窗台上。我装作不动声色的抬起我的手,把我的手搭在他的手上面,“什么特征?”

  我心跳的其实很快,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女流氓一样,心怀不轨,还要故作正经。

  可是林景生,他没有装做什么也没有发生,他没有闪躲,没有犹豫,温柔而带有力量的回握住了我的手。

  “残月的形状,就像‘残’字的拼音首字母,是一个C的形状。”

  我看向天上的月亮,月亮那样温柔。它不是林景生说的C,所以它是满月。也就是说,它即将变得圆满。

  我在那个时候决定,我要过好今后与他同在的每一天。

  我走进书房里面,才发现那张小椅子他一直没有收走,好像是知道或许某一天我会回来,所以他一直为我留了一个位置。

  在不久之前,在我深深喜欢上林景生的时候,我看见了他对我的好,对我的温和,对我的耐心。可是我认为,那种他表现出的品性,是对所有人都一样的。我以为他对他人的温和与他对我的温和一样。所以我感到难过。

  我们都希望自己,在自己喜欢的人的心里,是特别的一种存在。

  我忽然想起他送我的裙子,他没有给其他人送过。

  我说我想去看他打篮球,他就默默在自行车上装好一个座位。我初潮来临,他红着耳朵去买卫生巾和红糖水。

  他拒绝了给所有其他小孩讲题,可是却留下了我。

  当我知道他喜欢我的时候,我就已经深陷梦境了。

  可是为什么呢?竟然那样不可思议,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

  我想问他,可是最终还是三缄其口,不再多言。

  因为这一切的一切已经太好了。

  我在他的家里写竞赛题,当我沉下心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思路竟然无比的清晰。

  他也做做题,写写英语作文,笔法流畅飘逸,行云流水,让人看着无比舒心。他时不时看向我,在我草稿纸用完的时候他就拿出一张他的。正面是他的笔迹,反面是我的笔迹。

  当我发现这一点时,我的心里,是多么快乐啊!

  他看着我解题,从不多说一句话,可是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赞许。那种赞许穿越我的神经末梢,成为了一种动力。

  我忽然想到有一次,我问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他告诉我,他喜欢聪明的女生。

  所以,我几乎是不过脑的问他,“林景生,我聪明吗?”

  他没有想到我会突然问他这个问题,眼睛还盯着我的卷子。他转移视线,看向我,“你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

  旋即,他像是恍然大悟,笑了一下,我如此近距离看他,才发现他笑的时候脸上有个浅浅的梨窝。

  “聪明。”

  “你喜欢我?”我又问他。

  “嗯,我喜欢你。”

  你说飘落的叶子温柔,可是吹过犷野的风比落叶更温柔。

  你说秋日的阳光打在石板街上显得很温柔,可是,说喜欢我的林景生,比他们更温柔。

  

三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