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十一章

  从那一天开始,一切就像是回到了以前。我开始每日每夜不知倦怠地奔赴他家。以一个女孩的姿态和他坐在一起。在天涯一隅,一个平凡,贫穷的,不足为外人道的村落里,一间时常虚掩的门扇中。

  时光在这个时候变得悠扬和蔼,从枫叶变黄,到枫叶落下,从风起,到风停。

  我有时候做竞赛题做得累了,就会悄悄转过头看一看他。他每一次都会发现,却总是故作淡然,不肯像我一样转过头,看我一眼。

  后来,有的人告诉我,他们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会分散他的注意力,让他无法顾及其他的事情。

  可是在那个时候,我想到我和林景生,在小村庄里的岁月,却觉得,正是因为我在他的身边,我才学习得更加专注,我才变得更有决心。

  世界上没有一个标准答案,我们都是不一样的。

  我有时候会问林景生,他小时候是怎样度过的。

  他告诉我,他是很孤单的走完他二十年的生活的。

  他告诉我,从小他的爸爸就很忙。他的妈妈对他的要求也非常的严格,他没有什么真正的朋友。

  他告诉我,在某一年他生日的时候,他的爸妈出去了,一夜没有回家。他就坐在诺大空荡的客厅,弹了很多遍《月光》。

  他告诉我,某一年在B城的海滩,他和他的同学们喝了很多的酒,躺在沙滩上看月亮,想着未来是多么的遥远,长大是多么的遥远,可是不知不觉,他就已经二十二岁了。

  他告诉我,照片上那个曾经来过的美丽的小姐姐,是他大学的女朋友。他们因为社团活动在一起,以为志同道合,能够相濡以沫。可是余生多漫长,在一起之后才发现,他们的观念出入太大,可是他们又都是较真的人,所以只好分手。

  他告诉我,有一天,那个小姐姐坐了很久的车来找他,只是想要告诉他,她要出国了,只是希望他能够好好的。她只是为着,不辜负曾经的喜欢,才特意来告诉他。

  自从他说出他喜欢我,我就再也没有叫过他“林哥哥”。

  可是我不知道,现在的我们彼此,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关系。

  我问过他。

  在周末一个还算明媚的午后,候鸟无声的掠过天空,四界开阔,云朵清澈而又透明,天光正亮,我和他在我家院里的摇椅上悠闲的躺着。

  阿婆去找人打麻将了,这天地之间,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我叫出他的名字,“林景生。”

  “什么事情?”他的双眼轻轻的闭着。

  “我现在和你是什么关系?”

  ……

  他没有回答。

  我很认真的问他,“我是你的女朋友吗?”

  “……”他的眼睛闭着,脚轻轻摇晃,带动着椅子,也跟着摇晃。

  “你说话啊!”我起身,走到他的身边,蹲下身子,双手撑着头看他。

  他是如此惬意优雅,在秋色尚且不浓的日子,穿着格子衬衣,嘴里含着一根狗尾巴草。

  我想我不是想要知道些什么,不是迫切的想要知道他的回答。

  他好像是知道我的心思,一直都没有说话。

  我只是想要找一个话题,想要找到一个光明正大凝视他,仰望他的一个理由。

  多年以后我看完《洛丽塔》,有那样一句话。

  “我最爱的就是她。我很确定,就像自己必死一样确定。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但我只要一想到她,万般柔情,就都涌上心头。”

  每次读这句话,我都会想起林景生和我在院子里面,落叶有时轻轻飘落,我总是像书里写的那样,望着他。

  可是林景生,他从来不会褪色。

  我看他看的久了,他自然也就发现了。这个时候,他会微微转过头,一只手撑着,一只手摸一摸我的头,在阳光里,我看见他琥珀色的瞳孔,瞳孔里有我,还有更遥远的天空。

  我的脚好了。在十月快要结束的时候,我已经能够自如的像从前一样活蹦乱跳。刘小强不需要再在放学之后等我,可是他却还是继续那样做。

  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我是一个女孩子,自己回家不安全。

  我叫林景生不要再来学校等我,天气转凉以后,他跑步的时候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多,所以他不再来,而是常在二楼的窗前望向路的尽头,看我何时会出现,我不知道,他曾经那样,望过我多久。

  训练的时候,每天都会有不同的老师来给我讲题,他们的对于题目的见解各不相同,但都像我的数学老师那样,只提供思路。

  日子就这样过去了。

  竞赛的前一天,数学老师除了一张卷子,给我一次模拟考试的体验。那一天,我没有上下午的课,在数学老师办公室,做了两个多小时的题。

  他批改完的时候,赞叹了一声,“好!”叫我保持状态,明天好好发挥。

  第二天一大早,班主任就乘着一辆车来接我,告诉阿婆说要把我接到大市场那边的中学去考试。

  一路颠簸,我在车上看着外面的风景。萧瑟的,壮美的,辽阔的,什么样的都有,仿佛那就是整个世界的全部。

  去时候的路显得漫长极了。我常常想,如果要离开这里,还要走比这更漫长的路。

  当我回头看,我坐在的那个小镇,那个队,慢慢由大变小,成为地平线上的一小点,终究不可见。这是一次寻常的旅途。我今天上午考完了试,下午就会回来。

  可是有那么一些人,他们表面上,和我一样,只是以为自己暂时离开,可是我们等了又等,那些人却再也没有回来。

  我在坐上车离开家,经过林景生的家的时候,看见二楼上的他,也在看着我,隔着玻璃,我对他笑了笑,他向我挥挥手,

  我知道,当我离开,他也在后面望着我。

  一如他知道,有天如果他离开,我也会在他身后望着他,直到路的尽头。

  班主任在车上一直鼓励我,说我可以的,我一定能够为校争光。

  可我不想为校争光,我只想要变得更好更强大。

  

三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