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十三章

  我走出教室的时候发现,班主任就站在前方操场的一棵大树下面。他站在树影里,望着我教室的方向。

  所以当他看见我出现的时候,他就迫不及待地向我挥了挥手。

  我在那个时候,看见他在阳光底下,树影上面,对我和善的微笑,周遭都是陌生的,可是他确是如此熟悉。那种感觉真的非常温暖。

  我小跑过去,到了他身边,叫了他一声,“王老师。”

  他从兜里拿出一颗棒棒糖给我,说是他去小卖部买烟的时候送的。

  我接过那颗糖,拆掉包装吃下去,满嘴都是柠檬的味道。

  “考得怎么样?”

  “还可以吧。”

  “好孩子!”他拍了拍我的肩膀。“今天中午想吃什么?我请了!”

  我告诉他,我想吃猪蹄。

  他于是就带着我,去了大市场附近一家生意红火的餐馆。

  一路上他问我,“你们考试的时候,有一个男生被拉了出来,怎么回事啊?”

  我告诉他,是他扰乱了考场秩序,又出言顶撞老师,所以被赶了出去。

  “我看他精神状态也不对。”王老师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说,“可能是之前训练强度太大,孩子心里受不了。”

  我点点头,没有再多说话。

  吃完饭后,我们在安保室里等车来接我们。期间班主任多次向那个司机打电话,那个司机都说他正忙着载其他的客人,叫我们多等一会儿。

  我无所事事的观望这所中学的风光。

  天光尚好,风景灿烂,远处有栋高楼,侧面用红色的材料写着“树德”二字,楼下有枫树,正是红色绚烂的时候,与清蓝色的天空遥相呼应。天上偶有飞鸟行过,不远处的街道上,行人三三两两。枫树下有两辆自行车,是少年人骑的款式。也是一红一蓝。车旁边站了两个人,穿着镇上少年常穿的花色衬衣,随和而又慵懒。

  其中一个向着我的方向挥了挥手,我也朝他挥挥手,对班主任说了一声,高兴的朝着他跑过去。

  那是我的林景生。

  我跑到他那里,借由向前的冲力一把抱住他,他将我抱起来转了两圈才放下。

  我问他怎么会到这里来。

  他说他是跟着沈一承到大市场来买些东西。

  “才不是呢!”沈一承捶了捶他的胸口,反驳道,“你哥哥是怕你今天考试没发挥好,心里难过,所以才拉着我来看看你。”

  “谢谢你!”我忍不住去握他的手。

  “所以你考得怎么样?”他拉住我的手,用力握了握,然后松开。

  “还可以吧!”我说。

  “那就是很好了!”沈一承说,“可以啊小妹妹,以前成绩不怎么好,想不到现在这么牛逼了!”

  “谢谢一承哥哥!”

  林景生问我,为什么等在安保室里,为什么不离开。我告诉他,是因为班主任叫的那辆车现在还没有到。

  “那我们先回去了吧!”沈一承说。

  “你想不想跟我们一起走?”林景生忽然问我。

  “想啊。”我想跟你一起走。

  他于是拉着我,走到安保室,跟我的班主任聊了一会儿。我只看见班主任点了点头,后来走到我身边,嘱托我,好好跟在你哥哥后面,别捣乱。

  我点点头。班主任于是同意我先离开了。

  我坐在后车座上,像以前一样,拉住了林景生的衣角。一路上我们交谈的不多,大都是沈一承与他在说话。

  林景生问沈一承什么时候一起打球,沈一承说等他实习期结束之后再说。

  我后来知道,沈一承是在我们村的职高上学,学的是汽修,正在分配工作,很辛苦。

  但是这一切都与我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与我相关的就只有林景生,其他都是微乎其微,无关痛痒的小事。

  每当走到下坡的路上的时候,我会有些故意的将身子前倾,然后把手放到林景生腰上,轻轻揽住他。走到平缓的路上的时候,我就放下手,又握住他的衣角。

  每揽住他一次,我就感觉我的脸红一次,这种稍显刻意的小心思,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

  我连林景生是什么时候与沈一承告别的,都没有注意到。是在很久之后,我听见了林景生他叫我,“笑我”的时候,我才回过神来,发现沈一承已经不见了。

  “沈一承呢?”我问林景生。

  “他刚才就走了!”他说。

  “哦!我都没有发现。”

  “你能发现什么?”他语气里有笑意,我分明从中听出一丝温柔。

  “嘿嘿。”

  “今天的题难不难?”

  “不难,跟我平时练的题都差不多!只是计算量有一点大。”

  “我相信你。”

  我用力握紧了他的衣角,过了一会儿,我又想到那个被逐出考场的人,就三句两句告诉了他。

  “还有这样的?”

  “嗯呢!当时他一直吼着,‘我要去投诉你们!’也不知道他说的是谁。”

  “这样的人心理素质太差了。”他评价到。

  “可是我们班主任说,可能是之前训练的时候压力太大了!”

  “也有可能。不过你之前也训练了那么久,也没见你变成你口中的那个人那样。”

  我心里美滋滋的,我想这也算林景生在夸奖我吧。

  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像我这样的人都能够被选去参加竞赛,那么林景生呢?

  “林景生。”

  “什么?”他骑车,看着前方,大声回答。

  “你之前有参加过竞赛吗?”

  “当然啦!”他说,“下车!”

  我才看见他把我带到了以前打篮球带我来过的草地。那池湖水由深变浅,树已经由绿变黄,偶有落下的一两片,铺在草地上。

  林景生就像以前那样,自然而然躺在树的旁边。我小心翼翼的躺在他的边上,双手撑着下巴看着他。

  我看着他悠闲的闭着眼睛,眉眼都是那样好看。

  我告诉自己,不能久看,可是越这样想,就越是转移不开视线。心里就像魔怔了一样。

  知道他抬眼看见我,直到我们四目相对。

  “你……”

  “你……”我们同时开口。

  空气蓦然变得奇妙起来。

  最终还是他开了口,“你看我干什么?”

  “……好看!”天啊我是有多不知羞耻才说出来这句话,我简直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他慢慢直起身子,伸出一只手,捋了捋我额头前面的一丝头发。

  “头发长长了。”他说。

  我说不出话,只听见心跳的声音。砰砰,砰砰。

  我感觉他在靠近我,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我慌张地闭上了眼睛。

  然后我感觉到,他的嘴唇,非常温柔,非常轻的,触碰了我的额头。

  那一瞬间,被无限拉长。

  恍若窒息。

  然后我听见他倒地的声音,听到他深吸一口气,说了一句,“扯平了。”

三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