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十六章

  “没事的!我过几天就回来了啊!”他开口安慰我。

  “啊?”我一边抽气,一边感到不明所以,“你不是要走了吗?”

  “对啊,”他顿了一会儿,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可是我就走一个星期啊。”

  “啊?”

  “你阿婆没有告诉你吗?”

  “告诉我什么?”我抽着气断断续续地说,“我还没有回家。”

  “那我告诉你,”他表情蓦然变得有些哭笑不得,“我只走一个星期,去B城听我爸爸的审判。之后会回来的。”

  那一刻,原本已经停下的泪水又无可抑制的涌满了眼眶。

  那一刻,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失而复得,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那一刻,我抱住了他的腰,埋头在他的胸口。

  “哎哟,”他又揉了揉我的脑袋,“我就想,这个姑娘怎么哭得这么厉害!”

  “……”

  “别哭了!这可不能怪我啊,我告诉了你阿婆的。是你自己性子急。”

  “……”

  “……怎么办啊……”我听见他叹了一口气。

  ……

  是啊……怎么办啊。

  倘若有一天,在必将到来的未来的某一天里,当我们迫不得已必须面对离别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办啊?

  “好了好了……”他将我从拥抱中抽离,忽然像阳光一样,晴朗地微笑着说道,“等我回来!给你带东西!”

  “……好。”

  当二叔轻轻敲了敲房门,走进房间,告诉林景生车子已经到了,该走了的时候,我已经从激动的情绪中走了出来,那个时候,星星已经布满了天空。期间阿婆来找过我一次,我告诉她,我送完林景生之后就回家。她便不再多言,放任我在那里。

  在暗夜里,天地是没有距离的。

  林景生穿上一件外衣,可能是因为夜色里的风,总是把人的心吹得很凉。

  他拿出阿婆织的那条围巾,我看着他围上,然后拿起箱子,对我说,“走吧!”

  ……

  阿婆织好围巾的那天晚上,星星也和今晚一样闪耀。我拿起两条围巾去找林景生,一路上,我走路的时候都仿佛带着风声。

  我对他说,“你看!这是阿婆织给你的围巾!”

  他坐在暖黄色的灯光底下,面容是如此柔和,光晕为他的脸镀上了金边,他顺着我的意思说下去,说,“哇!好好看啊!围上它一定好看而又暖和。”

  那种略带着夸张戏谑的表情逗笑了我,我拿出另外一条红色的围巾,继续说,“你看,这是我的!除了颜色不一样,都是一样的。”

  两条围巾,属于两个人。

  他摸了摸我的头,说我幼稚,说我傻。

  ……

  他把箱子放进来接他的车子的后备箱。

  在黑暗里,只有红色的车灯明亮,那束红色的光,想是要通向未知的地方。

  我感觉他走到了我的身边,用一只手,拍上了我的肩膀,对我说了一句,

  “那我走了!等我回来!”

  我点了点头,恍若灵魂出窍,身体都僵硬而机械地回应着,思绪却不知飘到了哪里。

  直到我看见那辆车绝尘而去。

  我望了又望,看不见路的尽头。

  凉风吹来的时候,我的刘海被吹到了后面,我耳边的一绺长发被吹到了一边,我的脸上凉凉的。

  凉凉的?我一抹,才发现些许湿润。迎风流泪的毛病,好多年都没有改掉。

  我往反方向走,准备回家,抬起头,天上的星星不说话。

  一轮圆月闲闲挂在天上。

  “林小哥走了啊?”阿婆问我。

  我扒了一口饭,心不在焉的应道,“嗯。”

  “哭了啊?”

  “……”

  “没心肝的东西!”阿婆拍了一下我的脑袋,“我以前去城里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哭过?”

  话虽这样说着,她还是用筷子夹了一块肉到我的碗里。

  “我能看出来,我们笑我,是真的喜欢林小哥!”

  我心里咯噔一下。

  “林小哥也是真的很疼你宠你!希望你们长大以后还能和现在一样要好……”

  “阿婆……”

  我无话可言。有些事阿婆不知道,我也不能告诉她。种种原因,我们总是对最亲近的人有所隐瞒。

  我也希望,当我长大,一切都还一如现在。

  我在夜间睡觉的时候,听见了阿婆的咳嗽声。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听见阿婆起身,找药,吃药,又继续躺下睡觉的声音。再后来,我听见了阿婆的呼噜声。至此,整个世界都进入了梦乡。

  在我七八岁的时候,我和阿婆在晚上是一起睡觉的。

  我那个时候听信那些怪力乱神的传说,总不敢一个人睡觉,晚上睡觉之前,总要先问阿婆,“卷帘门堂屋门后门关没有?”,在听到阿婆说,“关了”以后,我才敢放心睡觉。

  那个时候的阿婆身体很健壮,在核桃丰收的季节,她会半夜挑着核桃跑去大市场,做批发生意。

  因为怕我害怕,她总是会先把我哄睡着,再起身前往大市场,再在天亮之前赶回家。

  有天晚上,我看了一个故事,说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很坏的妖怪,他会夺走你最在乎的人,让他们去往另外的时空,永不回返。

  那晚我睡不安稳,半夜醒来发现阿婆不见了。

  我打开灯,在房间里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

  我一下子就崩溃得坐在床上大哭了起来,想着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被妖怪抓走了。

  我从夜晚坐到天刚亮,泪都流干了。然后我看见窗外有个人,担着扁担,慢悠悠回来。

  那是我的阿婆!

  我怕阿婆看见我哭,赶紧躺下,背对着房间。

  阿婆进来,蹑手蹑脚爬上床,一只手搭在我的腰上,那是拥抱的姿势。她的一举一动都小心翼翼,唯恐惊醒我。

  我在心里感谢世间所有神灵。

  若是神仙,我感谢他们从妖怪手里就走了阿婆,让她回来。

  若是妖怪,我感谢它偶尔的仁慈,不忍我在世间茕茕孑立,放阿婆离开。

  后来阿婆问我,眼睛为什么那么红。

  我下意识的回避说出真相,只是告诉她,昨夜没有睡好,做了噩梦。

  

三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