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十一章

  体育委员的名字叫做王昊昊。

  在小学一年级开学的第一天,王昊昊抱着他妈的腿,哭天抢地的,死活不愿意去上学。

  他妈妈在家门前又是劝又是哄,都没有用。这个时候,顾笑我她阿婆带着顾笑我走过他家门前,他妈妈便指着他们说,“你看看这个小男孩,也是去上学的!你看他都没有哭对不对?你也是小男子汉,要坚强……”

  王昊昊朝他妈妈指的方向看了一眼,果然看见一个漂亮得留着短发的小男孩,牵着他奶奶的手,蹦蹦跳跳朝学校的方向走去。

  顿时,王昊昊攀比的心气就上去了。他在幼儿园就是最受老师和家长喜欢的那个孩子。乖巧懂事,成绩优秀。他妈妈既然夸了别人家的小孩,他就不能表现得比他差。

  他立马住嘴,也不哭了,拉着他妈妈就往外走。他一马当先,走在前面,乐得他妈在后面笑得合不拢嘴。

  他加快步伐,硬要赶超顾笑我,走在她们前面。在追赶上的时候,他和顾笑我眼睛对视了一下。他不屑而又敌意地瞪了她一眼。顾笑我看着旁边那个男孩子,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大,吓了一跳,心里暗自诽腹,“神经病……”便不再看他。

  王昊昊先到的学校,到之后便一直杵在教室门口观看,他妈妈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直到顾笑我和他奶奶也到了,他才转头看向他的妈妈,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当他妈妈把报名费以及报名的诸多事宜全部搞定离开之后,班主任王老师让大家先选定座位随意坐好。

  王昊昊眼睛一扫,看见顾笑我坐的位子,麻溜儿的快步跑上前去,坐到她的身边。

  凑近了看,他才发现,这个小男孩长得可真是精致。

  眼睛很大,扑灵灵盯着老师的方向,看见一个小屁孩儿把另一个小屁孩儿的凳子给抽掉,他竟然一下子笑了出声。

  那笑容……可谓惊艳。

  他忘记了自己要说的话,知道他转过头看他,说了一句,“你看我干嘛!”他才反应过来自己一直盯着他,连忙转来了视线。

  ……

  不对……那声音……

  王老师在班上说,“以后,大家就是一年级的学生了!同在一个班,希望大家好好相处……”

  这个时候,王昊昊用余光看见旁边的同学撕了作业本的一张纸,向一个方向扔去,准确击中了另一个男生的脑袋。

  那个男生恼怒的转过身,看见王昊昊的同桌笑眯眯的向他挥手,竟然立马不再生气,也是微笑着,朝他挥了挥手。

  “台下的同学不要搞小动作!现在是上课!”王老师在台上很严肃的说道。

  顾笑我吐了吐舌头,不再顽皮捣乱。

  王昊昊看到了这些,心里想,“他们是朋友吗?”如果是他自己被扔纸团,他一定会生气。

  后来,王老师说要在班级里选几个班委,让愿意的人举手。

  当提到体育委员的时候,王昊昊看见旁边的同桌举手了。神使鬼差地,他也举起了手。

  班主任叫他们两个人同时站起来,斟酌了一会儿,才说,“还是男生比较适合担任这个职位,笑我,你一个女孩子,还是别累着了!”

  女孩子?他看了看他的同桌。因为那一头短发,他一直以为……

  “好吧。”顾笑我好像并不是很在意,点了点头,就同意了老师的分配。

  “那就是你了!昊昊!好好干啊!”

  王昊昊稀里糊涂的点了点头,从此就走上了体育委员这条路。

  但是他多少对顾笑我心有所愧,觉得是自己,不明不白的抢了她的职位。

  而且她竟然是一个女孩子……一丝莫名其妙的羞涩涌上了王昊昊的心头。

  他一开始觉得她还不错,可是她几乎不怎么和他讲话。

  王昊昊说,“你好,我叫王昊昊!”

  可她只说了三个字:“顾笑我。”,然后就去找其他的同学玩儿去了。根本就不和他一起玩儿。

  久而久之,最初的好感变成了一种莫名的敌视,后来老师要求重新分座位,把他们分到了不同的地方,他们之间也就再也无所瓜葛。

  顾笑我明明是个女孩子,却整天和男孩子厮混在一起。

  那个那天她拿纸团砸过的男生,一天到晚与她形影不离。他们经常在放学之后跑到远处的田野去,夏天在沟里游泳,冬季在田间拾柴烤肉吃。

  王昊昊经常看见她,在放学之后路过乡间的路上。

  时间长了,王昊昊发现顾笑我是一个长相与个性毫不相符的人。

  明明她长得也算温婉,性格却泼辣,做事丝毫不在乎别人的感受。

  班里的女生大都讨厌她,明里暗里说她坏话。

  特别是班里老师很喜欢的学生郑秋,更是时常对顾笑我冷嘲热讽,有一次,王昊昊还见着她故意没交顾笑我的作业,还得顾笑我在外面被罚了一节课的站。

  不过这些都多少有些事不关己,看过了,转瞬也就忘记了。他本来就是一个安分的孩子,父母都疼爱他,所以他家教很好,每次考试总是在班里排名前五。

  他心里也多少有种要和差生保持距离的想法。

  特别是第一次考试下来,他考了第二名,发现顾笑我考了倒数第二名的时候。

  顾笑我和刘小强常年在班级成绩里排名末端,老师看着这两个人不认真反省,还时常狼狈为奸,拉着班里的其他同学在下课的时候拿扫把充当武器,来几场“星球大战”,拍着讲桌就怒了。

  “你们两个!给我滚出去站着!”

  于是王昊昊透过窗外,看见寒风中瑟瑟发抖的两个人。

  光阴似箭,几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就那样平平淡淡的过去了。

  顾笑我长大了一点,更漂亮,有时候王昊昊听见男同学们私下里说班里漂亮的女生云云,说起顾笑我,他们意见总是出奇的一致,那就是“漂亮。”

  她仍然留着短发,和班里大多数女孩都不一样。王昊昊听到一些流言蜚语空穴来风的八卦说,班里的学霸刘宇山喜欢他。

  可是王昊昊想不通,他们都还那么小,怎么知道什么叫做喜欢呢?

  他是体育委员,负责带操整队,有次下了雨,上体育课的时候,操场不平整的地面聚起了好几个水坑。顾笑我在边上站着。旁边的女同学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强穿而过,她一个重心不稳,啪的一声就摔倒了,屁股着地,整条裤子都湿了。

  要是平常姑娘,一定会觉得委屈羞耻,不知所措的大哭起来。可是顾笑我被摔愣了,跌在地上半天没反应,那个女同学假模假样的道歉,她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直到刘小强不知从哪里窜出来,大声叫了一句,“哎哟我的姑奶奶诶!”然后伸出一只手去扶她,顾笑我的手因为沾到了水坑里的泥,特别的脏,可是刘小强好不犹豫就握住她的手把她拉起来了。

  王昊昊摸了摸鼻子,看了看刘宇山,只是站在那里,做一个静默的观众,不发一言。他便觉得,如果真的有人喜欢顾笑我,那个人也一定是刘小强。

  反应过来以后,顾笑我挣脱刘小强的手,看着围观她的一群人,犯了一个白眼说,“看什么看!”然后就自己一个人走进教室里去了。

  王昊昊喜欢读一本杂志,叫做《生命》,里面讲的是国家对于生物研究最新的突破,里面有一个专栏叫做“趣说生物”,其中曾经刊载的关于基因,遗传密码的说法十分生动诙谐,让王昊昊本人对生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每个月报刊出版的时候,他都会叫顺带去大市场的爸爸给他带一本回来。

  后来王昊昊听说,有一个叫做林景生的人,搬到了他们村。他觉得名字很熟悉,翻那些杂志的时候才发现,他的名字和“趣说生物”专栏的作家的名字一样。

  本来不确定那个人是他,后来听他爸爸说,那人是从B城来的高材生,他才确认。

  听村里的人说,顾笑我和那个林景生的关系很好。

  英语老师MISS唐尤其讨厌顾笑我,王昊昊去办公室的时候,曾经听见她当着其他老师的面这样评价她。

  “一天到晚不知道学习,就跟个疯子似的和男同学混,还打架……你说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顾笑我也知道英语老师对她的不待见,上课的时候把头低得特别低。

  有一次听写完后英语老师当众拍桌子,说,“顾笑我你给我站起来!”

  她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

  “飞机你是怎么写的!啊?什么fly kitchen?你就算一个字一个字的译那也不关kitchen的事啊!”

  顾笑我沉默无言,MISS唐让她站到外面去反省,她十分从容的走出去了。

  那是最后一次,王昊昊记得,最后一次被英语老师因为听写而拉出去罚站。

  后来顾笑我变了。

  她开始留长发,变得更像一个女孩子了。

  王昊昊以为,她是终于发现了自己与其他人的格格不入,终于想要融入这个世界。

  顾笑我英语成绩逐渐上去了,也开始认真听课。早上到学校的时候,抄作业的那几个人里也逐渐没有了她的身影。

  她几乎就是在潜移默化的,从那种人人讨厌的捣蛋鬼变成了家长口中值得学习的好女孩。

  五年级结束的期末考试,蝉鸣声聒噪得像是误入了另一个奇异的国度。太阳明媚而刺眼。天空中飘散着零星的云,一蓝如洗。

  他做完卷子的时候不经意撇了一眼,发现顾笑我正趴在桌子上用草稿纸写写画画不知道什么东西。可最终考试成绩出来,他特别吃惊。

  对于成绩并不好的学生而言,他们并不会在意成绩排名上的变化,而对于成绩好的学生而言,一丝一毫的变动都尤为重要。

  顾笑我得了考试的第一名!对于王昊昊而言,这简直就荒谬得像一个笑话。

  尤其是数学,王昊昊清楚的记得他自己得了89分。老师说题比较难,八十分以上就很优秀了。

  可是她得了95分。

  他一度怀疑她是靠作弊取胜的。

  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随随便便就从最后爬到最前面?

  可是后来王昊昊否定了自己的猜测。因为他开始听别人这样说起她。

  某次领居串门讲八卦的时候,他听见他妈妈与隔壁刘婆婆的谈话。

  刘婆婆:“你知道我们隔壁队的顾笑我吧!”

  妈妈:“知道啊!我儿子班上的同学!最近考试得了第一名呢!”

  刘婆婆:“是啊!那小姑娘可厉害!听他们队的人说,这小姑娘可上进了!你还记得他们队来的那个高材生吧!”

  妈妈:“记得啊!听说是到这里来养伤的!一直坐在轮椅上……”

  刘婆婆:“早下来了!人家都能走路了!就是他,顾笑我那小姑娘天天往人家里跑,那高材生给她辅导功课,小姑娘成绩才就上去的!”

  妈妈:“刘姨你怎么知道啊?”

  刘婆婆:“呵!你不知道,小姑娘的婆婆高兴坏了!见人就夸她,顺带着说的。”

  妈妈:“这样啊!”

  刘婆婆:“我说,让你们小昊也常去找那高材生辅导辅导,人家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眼界和咱不一样!”

  妈妈:“那得多远啊!一个队的距离呢。况且我对我们昊昊已经很满意了。也觉得他足够优秀了……”

  六年级的时候,王昊昊所在的班里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比如,学霸刘宇山转学离开了,新来了一个同学叫江信梧。

  他去办公室开班委会的时候发现新同学在和老师交流。江信梧在问老师,“五年级期末考试成绩最好的人叫什么名字啊?”

  后来他们一起去教室,老师在台上讲开学的套话,他在底下问王昊昊,“顾笑我是谁啊?”

  王昊昊指着趴在桌子上无精打采的女孩,说,“就是他。”

  江信梧高深莫测地点了点头。

  后来江信梧就去挨着顾笑我坐了。

  还经常给她带牛奶。

  六年级,介于无知与懂事的那个时间段,很多故事悄然发生。

  顾笑我意外代表全校参加华罗庚数学竞赛,顾笑我第一,顾笑我又是第一……

  那个他曾经误以为是男孩的女孩变成了一个真正值得人人称赞的姑娘。就好像是年幼的小兽困了,睡了一个觉,醒来发现落后了,咬咬牙,努力奔跑,就走了好远好远的路。

  王昊昊有时候觉得,顾笑我向往的,可能并不是眼下的成绩,而是更遥远的地方。

  只是他不知道,年少如他们,眼里除了彩色的卡牌,成套的漫画,精彩的电视剧,还有什么东西值得让人这样付出努力。这个世界如此微小,我们的全部,不过就是头顶的蓝天和少年清澈的眼。

  六年级以后,顾笑我就离开了。

  几年后,村子也没了。

  此间的少年,风中的故事,永不倦怠的黄昏,镌刻成了恒久的记忆,成为个体生命的一部分。

  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四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