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十二章

  我常常在晚上,是那种夜深人静,周围只有自己一个人的那种时候,想想林景生。想他此刻在干什么,想他离开以前告诉我的话,他说过几天就回来,还说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东西。

  今天晚上已经是他离开的一个星期以后,可是窗外暗夜漫长,仿佛遥遥无期。路的尽头仍旧是漆黑一片,不见光影。我放学回家,天色已经黑了,他家的屋子却没有亮起灯。

  一个房子若是没有亮起灯,就好像一个躯壳缺失了灵魂,徒有其表,却没有任何意义。

  我有些惊惶无措的想道,或许明天,明天也就回来了。

  可是第二天,我训练完毕,拖着疲累的身躯缓步回家时,他屋里,熄灭的灯还是没有亮起。

  我不甘心的走上前去,用力敲击紧闭的门,盼望得到一丝的回应,可是什么也没有。只有空空荡荡的长街空空荡荡的风。

  体育委员再走之前对我说,“笑我,明天就是运动会了!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加油!”

  我记得我对他点头,转身然后离开。

  晚上到家,我对阿婆说起,说明天就是运动会了!说我会在下午某某时间参加比赛。

  我之所以说得那么详细,是因为想到,林景生可能明天回来想来找我,如果真的是那样,我希望他能够到学校来参观我的比赛。我希望他能看见长跑队伍里,我奔跑的身影,如果他能够看见,我想他就会明白,我是因为他,才会选择那个项目,我才会用尽全力地去奔跑。因为我本身,不是喜欢跑步的。

  那晚上我睡得很踏实,梦见了林景生,梦见了长大之后的我,可我记不得做了什么事情,慌慌张张的就醒了。看见外面的天是蓝黑色的,就知道天快要亮了。

  我在上学的路上听刘小强,不,现在是刘子翼了,星期二的时候他对我说,他的改名申请已经批下来了,现在只需要把证明交给学校就行。

  我在上学的路上听他讲,他为我准备了一个惊喜。

  我问他是什么。

  他说,“笑我,你傻吗?怎么会问我是什么呢?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告诉你还叫惊喜吗?”

  “好吧好吧。”我说,“希望不是惊吓就好!”

  我们的运动会十分热闹。一年级到六年级的小孩,全都聚集在操场上。每个班级都有拉拉队,后勤队,广播里播放着激荡人心的音乐,还有专门的小喇叭广播,专门宣读为班级同学写的加油打劲的字条。

  我们的小学与外界,并没有一条严苛的界限。大人可以到学校里来,学生们也随时可以出去。

  那些头脑灵敏的商贩总是会提前打听清楚运动会的日期,他们从中嗅到了商机。每年运动会,总是会有很多的商贩来到操场,卖绿豆糕,卖冰糖葫芦,卖柠檬汽水……

  我觉得运动会,学校就像一个小小的市场,嘈杂喧闹,却充满了一种奇异的和谐。

  到了长大以后我渐渐了解,那种和谐的缘由,大抵是因为身处那里的每一个人,都乐在其中吧。

  我在上午的时候,充当拉拉队,给许多人加油鼓劲。

  后来我有些累了,去旁边石梯上坐着,听到我的耳边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声音。啦啦队的加油声,商贩的叫卖声,广播里的音乐声,还有话筒里飘来的声音“三年级的张勇敢同学加油啊!你是最棒的!在赛场上的你雄姿英发,为班级争夺荣誉是多么令人敬佩!你在我们心里是最棒的!加油加油加油……”

  我拿着糖葫芦吃,透过这么多熙熙攘攘的万象,内心却始终觉得有一种无法言明的惆怅。

  那是独属少年人的惆怅,看着蓝天白云,即使晴空万里也会无端产生。我们渴望抓住些什么,却什么也抓不住。

  等了好久终于到了下午,我听见广播里叫到我的名字,“~请六年级的顾笑我同学马上到检录处检录。”

  我往检录的方向走,江信梧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笑我,你放心,我就在终点那儿等你!好好发挥!”

  我记得我对他笑了笑。

  上了赛道,我向周围望去,周围人很多。啦啦队,吃零食的同学,拿着糖葫芦杆的商贩……

  放眼望去,是清澈的天。

  我听见裁判大喊,“开始!”

  所有的人像箭一样飞奔而去。我的耳畔尽是风声,万物在我眼前稍纵即逝。我第一次感受到,奔跑和飞翔的感觉如此之像。只是很累!心明明都已经跳到了嗓子眼,身体却还是不想听下。

  模糊里,我听见周围在喊我的名字,叫我加油!

  我听见广播里再说我,那是刘小强自己拿到了话筒,五分钟不间断,一直在大声呐喊“顾笑我加油!顾笑我你是最棒的!”我下意识的想,这可能就是他所谓的惊喜了!

  我只感觉自己一辈子没有跑那么快过。

  所有人都很快,所以我起步也很快,可是到了后面一点的时候,我就有些撑不住了。可是我又不想落后于他人,就一直在咬牙死撑

  。当我冲到终点线的时候,我真的已经筋疲力竭了。我能感到江信梧一把拖住我,随后刘子翼过来,也帮忙搭了一把手。

  我的嗓子几乎快要疼出血了!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的喉咙里有一股血腥味。

  我站不住,可是他们都不让我坐下,就扶着我,一步一步的走着。我想说这样不好,我是女生,男女有别,被别人看见了得乱说。可是我说不出话,一直出汗,眼泪也无意识的往眼眶外冒。

  刘子翼手忙脚乱拿出纸来给我,我结果纸,朝眼睛上胡乱抹了抹。

  我听见江信梧说,“你看吧!你就是傻!非要报名去受这种罪……”

  我听得聒噪,掐了他一下,艰难地说了一句,“……你闭嘴!”

  等到我终于缓过神,我发现我体育委员走到了我身边,他先是看了看我们三,最后看向我,问道,“顾笑我,你没事了吧?”

  我摇摇头,对他说,“没事了!”

  体育委员:“那就好!刚才我去看了一下排名,第二名!很不错了!”

  我对他笑了笑,没再说话。

  他走之后,江信梧也有事离开了。刘子翼在我身边,我问他,“你以后改了名字,那我应该叫你什么啊?”

  他笑着看向我,“你想叫什么都可以啊!”

  “那我还是叫你小强?”

  “行啊!”

  “那谢谢你!小强!”

  “啊?谢我什么!”

  “谢谢你五分钟声嘶力竭的鬼叫声!”

  运动会就这样结束了。我回到班里的时候,一个女生拿着我的奖状走过来对我说,“笑我,恭喜你!得了第二名!真是了不起。”

  我把奖状揣进书包,跟随着偌大的人流,回到了教室。

  天光明媚,可我却难掩失落,我的失落是什么,我自己知道。

  至始至终林景生都没有出现。我也知道有很大的可能性他是不会出现的。所以我怀有的期望微乎其微。就算那样,那微乎其微的期望所带来的失望因为疲倦而放大了无数倍,两者交织在一起,成为击垮我的全部力量。

  很多年后我很难想象,年少的纯粹,只在于因为一件小事,你都可以在心里记挂好久,由那些记挂而产生的悲伤,快乐,爱慕,痴迷,嫉妒,在日后长大都变成了一笔宝贵而再难以再次拥有的财富。

  我走回家,只觉得腿脚酸软!我心里知道,明天腿肯定是腰痛了!

  走过林景生的家,房门紧闭,像一个沉默而又冷漠的长者,无声地距人于千里之外。风烟俱寂,天山共色,我背着我的书包在门口停留很久,直到星星露出脸,行人问我,“笑我,怎么不回家啊?”

  我说我走累了,想歇一歇。

  那人便说,“既然要歇息,为什么要站着呢?”

  我就说,“我喜欢站着!阿婆说站着能长高!”

  那人笑笑,说了声,“快回去吧!”就离开了。

  我迈开步子,发现双脚如同灌了铅一样难以前行。

  我才懂跑完步以后是不能够停下许久的。

  星星长在天上,晚风落入世间。你没有如期归来,这正是离别的意义。

  过了几天,半期考试成绩出来,我在走廊听见他们在议论,没有多理,回到教室里,发现江信梧一脸惆怅的趴在桌面上。

  我便问他,“你怎么了?”

  他说,“笑我,我死定了!”

  我心里疑惑,“为什么啊!”

  他扭了扭身子,抓狂的问,“你忘记之前的选择题了吗?”

  我蓦然想起,当时他和刘子翼五个错了四个的选择题……我无法控制住自己上翘的嘴角……

  活该!谁叫你不自己想,非要听他的??

  “所以你已经知道成绩了?”

  “嗯……”他无精打采的回应,“我妈会杀了我的……”

  “怎么可能,你妈妈那么温柔!”

  “唉!那都是表象啊表象……”

  王老师来到教室之后,宣布成绩。

  “这个,半期考试的成绩已经出来了啊!先说好的!这次我们全班的前五名分别是顾笑我,张一雅,王昊昊,刘思,张元琦。希望大家向这些同学好好学习,多问多思考。”

  全班稀稀拉拉一阵掌声。我听见江信梧在暗自嘀咕,“唉!全班第一就坐在我身边……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接下来我就要说一说考试差的了。这次退步特别明显的有王毅,章节,孟可欣,江信梧,雷勇!我所念的这些人,都在班级排名上下降了至少五名!自己好好反思反思……”

  后来我们上数学课,数学老师何老师简直怒了。

  “这么简单的选择题!五十分啊!竟然有人错了四道!而且还不止一个人!”

  “大事不妙……”江信梧话还没说完,老师就拍了桌子,“刘小强,江信梧你们俩给我站起来!”

  我默默看见他们两个,可怜兮兮地站了起来。

  “给我解释一下!你们俩是如何做到的?”

  “……”

  “……”

  “你说说你们自己,整天不务正业!刘小强,啊?一天到晚就想着改名字!改了名字成绩能上去吗?江信梧也是,作为班里的优秀学生之一,就与刘小强狼狈为奸!不跟好的学……”

  “你们两个,出去给我反思反思!我现在不想见到你们!”

  于是,就像很久以前我曾经历过的那样,他们俩出去吹冷风了……我看着他们瑟瑟发抖的身影,不禁笑出了声音……

  晚上我回家,发现阿婆手里有一封信,她递给我,说是林小哥专门寄来的。

四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