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十三章

  我拆开信,里面是林景生苍劲有力的字迹。

  他说他爸爸的审判结束了,发生了许多意料之外的事情。

  他说他遇见了许久不见的朋友,所以会和他出去几天。

  他说打他的那个幕后主使也被抓住了,进了牢里。

  最后,他说叫我不要牵挂。他会在星星落下之前赶回家。

  我想,可是星星永远也不会落下。

  十二月就已经转凉了。寒冬将至。

  每到冬天,我们这里的天气就不再温柔。

  凛冽的风像刀刃一样锋利。

  几乎就是在一夜之间,世界突然就变成了另外的一个样子。

  阿婆把我压箱底的最厚的衣服翻出来,叫我穿上。她还在织毛衣,有我的,还有林景生的。

  其实我看出来了,阿婆早已把林景生当成了一个家人。我看完林景生的信,她关切的问,“林小哥说他什么时候回来了吗?”

  “没有,怎么了?”

  “不怎么,”她揉揉眼睛,“只是觉得有些日子没见到了,怪想他的。”

  “……”

  “也好,等他回来,毛衣也给织好了!”

  她转过眼来看我,捏了一下我的胳膊说,“穿厚点!别冷着咯!”

  我拍拍她的手说,“我知道啦!”

  我出生在满天飞雪的十二月。

  听我阿婆说,我出生的那天下着大雪,树上,房顶上压了好厚的一层。

  在大市场旁边的医院,妈妈生下了我,交给了我的阿爸。

  阿爸把我抱回家,放在床头,急急忙忙去给妈妈炖汤去了。

  我听阿婆说,她第一次见到我,就发现我只裹着单薄的一层布料,在床头瑟瑟发抖。

  她赶忙找了最后的棉衣,把我裹住,抱在怀里。

  那时候,我们村子里很多的老人家,内心里面多少有些重男轻女的想法,觉得儿媳妇儿生女儿总没有生儿子好。可是阿婆说,她第一次见我,就觉得特别喜欢,把我抱在怀里,我就静静依偎着她,也不哭闹,就像是两个有缘的人相遇,内心只有欣喜。

  我家里虽不富裕,可是我一直被他们宠爱着。

  我迷糊记得小时候,在我上不足以有自己意识想法的时候,我曾和同村几个年龄稍长我的人玩。我因为小,所以他们总是欺负我。最过分的是一个年龄和力气都比我大的人逼我和我拔河,把我拖在地上,走了好远的路。

  那次我回家,我阿爸看见我衣服很脏,卷开我的裤腿,发现腿上全是擦伤,他很生气。

  他问我,“你怎么了?这些伤是怎么回事儿?”

  我支支吾吾告诉他,是那个人把我拖在地上走。

  他先是让我坐下,找来药膏给我擦。

  后来他就出门去找那个男孩儿了,硬是要和他比拔河,也用绳子,把那个男生拖了好几米。

  阿婆说,那时候,那个孩子的家长就责备他,说他和小孩子叫什么真。可是我的阿爸不管那些,他说他不能让他的女儿受了委屈。

  我们一家人都是特别护短的人。

  我对阿爸的记忆很少,他大多数时候都和妈妈在外地工作,但是我对这件事情记忆却很深刻。

  即使阿爸已经离去那么久了,我的心里都很清楚,阿爸很疼爱我,不愿让我委屈。

四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