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十四章

  我的妈妈是没有父母的。她是被另外一家人给养大的。她也不叫养她的人爸爸妈妈,准确的说,是养她的那家人明确告诉她,她是捡来的孩子,所以不能叫他们爸爸妈妈。所以她一直叫他们叔叔阿姨。

  那家人还有一个男孩,是在他们捡到她之后怀上的。他们很宠那个男孩子。

  十三岁以后,妈妈就没有再读书。她离开了那个家,自己到外面去打工赚钱。

  她当过服务生,做过学徒,还被卖到过窑子里,一路曲折,后来在工厂里遇见了我的阿爸。

  妈妈长得特别漂亮,她在二十岁满的时候遇见阿爸,阿爸一眼就喜欢上了她。

  可是工厂里喜欢妈妈的人特别多,他们会主动帮她干活,会请她吃饭,约她去工厂外面的小电影院看电影。阿爸就和众多的追求者一样,毫不出彩。

  我小时候阿爸总是骄傲的给我讲,他是英雄救美,从众多流氓中救出了妈妈,才赢得了她的芳心的。

  妈妈嫁给阿爸,生下了我,在村子里安分的过日子,由阿爸离开村子赚钱。

  可是后来,阿爸不在了。妈妈也就离开了村子。

  小时候,看妈妈望着阿爸的眼神,我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眼神,似是亲昵,似是疏离。而阿爸望着妈妈的眼神,总让我联想到天上的星星。闪亮而又温柔。

  我身在梦里,梦见阿爸,又梦见了那样的眼神,那样望着我的妈妈。然后妈妈慢慢褪色,变成了一片深蓝色星河。阿爸渐渐消失,变成了我,痴痴望着那片星河。星河变幻,昼夜不分,一切都消失了,世界的尽头,只有一个林景生。

  在我们那个年代,小孩子在很小的时候就学会懂事。长大以后,我遇见那些叫我阿姨的小孩子,他们的手里抱着平板电脑,所有的喜怒哀乐只在那上面,担心的事很少,一脸纯真的张望世界,和那时候的我们好不一样。

  我去上学校,遇见江信梧和一个女孩子走在一起,挤眉弄眼朝着我们笑。我和刘小强交会了一个眼神,默契地没有理他。

  讨小女孩的欢心,江信梧其人,从小学就深谙此道。

  我先江信梧到学校,发现他的桌子上面有好几封面为粉色的信。

  什么情况?

  他到学校之后我问他,他得意的把信封收进桌子,斜眼一笑,说,“小爷魅力无限你懂不懂?”

  我心里想,其实也有一种可能是他自己放的,想让别人误以为他魅力无限……

  我想到上学来时看到他和另外的女孩,偷偷问他,“江信梧,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你猜。”他眉毛一挑。

  “靠!你身边就有一个这么大的美女,你竟然还能看的上别人……”

  “你懂不懂,有一句话叫做‘兔子不吃窝边草’?况且,你不是有喜欢的人吗?”

  “你最开始当我同桌时,可不是这么说的!那时候啊,还给我带牛奶……世态炎凉,人心易变啊!”

  “你有喜欢的人了我还给你带什么牛奶……你这只假兔子。”

  我想了想,他说我是假兔子,估计是因为我喜欢的是林景生。他是“窝边草”?

  不不不,他可不是窝边草。草的级别太低,最少,他也是窩边一棵大大的梧桐树啊!

  “那我也没有想着要谈恋爱啊!我们还小……学业为重!”我开始一本正经地说道。

  “顾笑我你信不信我抽你?班级第一了不起啊?多管闲事!”

  我觉得这样的对话,真是其乐无穷!

  上课数学老师一进教室就一脸兴奋地拍了拍桌子。我们注意力集中,只见他清了清嗓子,眉飞色舞地说道,“同学们啊!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宣布!我们班的顾笑我同学,在上次的华罗庚竞赛中,夺得了全省第五的好成绩,成功入围复赛了!这可是我们学校五六年没有的事情了!”

  我先是一愣,接着感到很高兴,随后我听见全班同学“哇!”的声音。

  “大家要好好像顾笑我同学学习,正是因为她的刻苦努力,持之以恒,才为学校赢得了荣誉!顾笑我同学的进步,是我们都应该看齐的……”

  我觉得何老师有一点太夸张了……

  江信梧凑到我耳边说,“渍渍渍!老何同志这是要把你夸上天啊!你小心点,别摔死了!”

  我给他一记眼神杀震慑住了他。他笑了笑,对我说,“恭喜你了啊!厉害厉害!”

  我对他抱拳,“承让承让!”

  下课之后刘小强过来说,“笑我啊!你这真是太夸张了!我都怀疑你脑子里装芯片了。”

  “什么太夸张了?什么装芯片?你在说什么啊?”

  “你说你以前跟我一起在班上垫底,然后一下窜到第一名我就不说什么了……现在奥数比赛你都得奖了!还晋级了!我真的有点不能接受!感情你以前就是差着玩儿啊……”

  “……”我哭笑不得。

  外面有同学在叫,“笑我,何老师找!”

  我走出教室,又听见一些女生在谈论我,具体的我没有听清楚,当我走过她们身边时,她们相当默契的彼此使了一个眼色,不再说话。

  我向来是不愿意和那些人相交太深的。

  记得之前她们还在传数学竞赛有面试……

  我还差点信了。

  寒风吹来,我急忙裹好了围巾,朝办公室走去。

  我进办公室,数学老师叫我坐下,还很客气的给我端了一杯茶。我小口小口抿着,心里很惶恐。

  “笑我啊……你可真是!……出息!出息!哈哈”他用力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出这样的话。我感觉我的胳膊都被拍麻了。

  这不是在鼓励祖国花朵,这是要借机杀死祖国的花朵啊……

  我只有嘿嘿两声。

  他告诉我,三月初的时候,学校会带我去参加决赛。

  “笑我,要是能在决赛中取得名次的话,你的学习生涯以后就顺畅了你知道吗?”

  这种说法,就好像有些父母教育他们的孩子说的,说考上大学吧!考上大学以后就高枕无忧了。

  我点点头。

  他说他会把近年的卷子拿给我,不过因为过年,就不再让老师给我补课了。让我自己拿回去做题。

  “你们队里不是有一个高材生吗?上次他还来帮你开家长会的那个?你们关系挺好吧!你可以叫他来帮助你,帮你看看……”

  我一愣,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说。连他都知道林景生?我记得上次家长会他也没有和林景生沟通过……

  他把他的茶杯拿起来,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那个高材生特别优秀!我以前还在电视上见过呢!没想到会到我们这里来……”

  能够上电视,在那个时代,已是莫大的殊荣。

  我没有再说话,没有意料之内的欣喜,只觉得胸口堵得慌。

  我回到教室,江信梧问我,“老何同志对你说了些什么啊!是不是又夸奖了你一顿?瞧你这走路心不在焉的样子,是不是灵魂都飘到天上去了?”

  “……”

  “你怎么了?怎么看你好像不开心?”

  我趴在桌子上,没怎么搭理他。

  “难道是因为我没有给你带牛奶?”他凑过来说。

  “……”

  “哎哟!不要这样嘛!大不了我明天给你带啊?”他眉毛一挑。

  “你说的啊!”我说。

  “我说的我说的。one word go,jia jia jia.”

  什么什么啊!

  “你不知道什么意思吧!”他得意的说。

  “不知道……”

  “一眼既出,驷马难追!”

  “噗……”我忍不住笑了。一扫之前的郁闷。

  年轻真好。你不开心了,总有些人,会费尽心思逗你笑。

四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