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十五章

  我问江信梧,男生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他像怪物似的盯着我,说,“你怎么会问出这种问题?”

  “很奇怪吗?你不是谈恋爱了吗?”我说。

  “我……笑我你不知道,我们男生是只看中外表的!就拿我说吧,我选女朋友,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好看!只要她好看,其他的我都不在乎。要是她太粘人太烦了,我就甩了她。”

  他说这话时很潇洒,标准一副欠打的样子。我们后来称这样的男生为渣男。

  我觉得他还没有真正喜欢过一个人。

  他看了我一眼,慢吞吞问道,“你干嘛问我这个问题啊?”

  “……随便问问。”

  我看向窗外,老树已枯,明晃晃的天空毫无遮掩地暴露在面前。一眼望去,竟然可以望向很遥远的地方,望见渺小的砖房,和弯曲如丝线的路。

  天地广袤而深远,可是我们却是微小如尘埃的存在。飘忽不定,随波逐流。

  “你说,我们以后能去哪,能干嘛啊?”我问江信梧。

  “……你什么意思啊?被老师给夸傻了啊?”

  “不是,我就是不知道,我们以后会去哪里……”我们这个村庄是那样小。

  世界如此巨大,好似海纳百川,何处都可去,实则它自己早就已经井然有序的在运行着,有我们和没有我们,没有区别。

  “小学读完读初中,初中读完读高中,如果运气好,就去读大学,不然就去学一门技术。车到山前必有路,况且你那么优秀了,哪里没有你的出路?不像我们……所以你想那么多做什么?”

  他说得似乎很有道理,带着小男孩的天真顽皮,放肆轻狂,对世界,对未来,抱有最平凡也最实际的想象。

  放学以后刘子翼叫我一起回家,我说,“不了!我想自己走走!你今天自己回去吧!”

  他应了一声,叮嘱我一句,“别太晚回家!”就离开了。

  我背好书包,离开学校,头脑放空的走了很久,看到路边侥幸没有枯透的猫尾巴草,我就摘下来,在手里玩着。

  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以前和林景生来过的一条河边。

  柳树立在两旁,因为冬天的缘故,叶子早就没有了,只剩柳条垂垂,突兀长在那里。

  我记得河里原本有荷叶,夏天时荷花开得很好,荷叶也长得高。顽皮的孩子把荷叶摘下来,扣在头上做帽子。

  可是现在也只有一两株黄黑色的荷叶立在那里。

  我在石梯上坐下,看见徐徐暗下的天,蓝色不见,变得很阴暗。乌云聚集,像是要下雨。

  我脑袋里闪过许多零散的画面,飘忽不定,难以捉摸。

  看见那池水,那些枯黄的叶子,我又想到夏天,我在林景生家里读诗词的日子。

  我读的是李清照的《如梦令》。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我读完这首词,林景生问我,知不知道这词里讲的是什么。

  我说我不知道,可是觉得这首词很美。

  他说,这首词是很美。讲得是在池塘里划船游玩,却再不可得的美好光阴。

  我那时候想,如果长大了,我还能和他在一起玩耍,我一定要让他带我去划一次船,走过那片带有藕花的荷叶深处。

  我其实潜意识里知道,我心里突然的阴郁源于何处。

  是我在听见数学老师说,让我去找林景生问题,还告诉我,他以前上过电视的时候。

  我没有想到,连我的数学老师都知道,林景生是一个多么优秀多么出色的人。

  那样的一个人,竟然会喜欢我吗?我对于这一点,其实从来就没有确定过。

  他的优秀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自己和他之间的距离,有多么的遥远。

  如果两个人,距离太遥远,要怎么才能够拥抱在一起?

  我觉得自己很阴暗,不希望他好他优秀,倒想他永远落魄,能够和我在一起。

  可是,我喜欢他,最初的缘由,不就是他的品性与才智吗?

  所以我就只有拼命去追赶,怕做不到,也怕来不及。

  我感觉有水滴落在我脸上,我拿手去摸,恍然发现天色已经全然暗下去了。天空下起了雨。起初是很小的,后来越来越大,在水面上敲打出很多涟漪。

  我心道糟糕!开始往回家的方向跑去。

  在奔跑的途中,我能感受到雨越下越大,周围响起悉悉索索的声音,那是雨打在周围物事上所产生的特有的音色。

  我穿过河边的路,到了桥上,走过石桥,看见远处的田野,田野苍凉,一望无际,我的归处仿佛在很远的地方。

  我想这时候,要是有一个王子过来就好了。

  电影电视剧里都是这样演的。女主角有难,受委屈了,累了,哭了,男主角总是会一个箭步冲到女主的面前。

  我摇摇头,想着自己真的是被电视剧给荼毒了!

  阿婆大概会出来找我,所以我得快点回去,不然阿婆找不到我该着急了。她身子弱,如果吹了冷风感冒了更不好!想到这里,我不住加快了脚步。

  然后,就迎头撞上了一个人!

  糟糕。

  “对不起……”我话音刚落,就闻见了熟悉的柠檬味,然后我感受到那个人从背后抱住了我。

  我的心跳骤然加速。

  “怎么没带伞?”我听见林景生问我。

  我抬起头,看着这个拿着伞的人。他穿着黑色的冬衣,围着阿婆织给他的围巾,在风雨之中沉稳的伫立。黑夜没有削减他的光华,他就像我最初见到他那样耀眼纯粹。

  “你回来了!”

  “嗯。”他说。

  我想问他为什么现在才回来,想问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想问他去了那些地方干了些什么……可是我才想开口,发现自己什么也问不出来……

  他能够出现,我还能再见,已经胜过所有答案了。

  他一只手搂着我的肩膀,一只手撑着伞。世界本是如此广袤,顷刻间好像就只剩下这狭窄的一方天地。

四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