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那年,林景生十一岁。

  有天晚上,他做了一个奇怪而美好的梦。

  梦中有一片深蓝色的星河,星星很多,隐约闪烁,忽明忽暗。

  星河之下,有一片悬崖。有一个小女孩,就坐在悬崖边上。她有一头栗色的短发,穿着一条美丽的蓝红相间的裙子,痴痴抬头,望着那片星空。

  林景生就在她背后。

  一个孤独的小孩,和一片寥阔的星河,组成的意象在梦里显得那样深刻,那么美好。

  林景生试图叫她,问她是谁?怎么在这里。他想说那里危险,让她赶快离开,免于坠落。

  那个女孩却只是望着星河,连头也没有回。

  林景生觉得那个梦好美,便一直记住了它。

  命运这种事情,向来难以言说,模糊不定。十一年之后,当林景生去到了一个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去的地方,见到了一个叫做顾笑我的女孩儿的时候,儿时的梦境,忽然倏忽而至,如潮水般涌进他的脑海里,让他心跳一停。冥冥之中,他就觉得,她就是很多年之前,他曾经梦到过的姑娘。

  他从小衣食无忧,父亲是一个官员,母亲是大家闺秀,虽然家里有很多琐碎的规矩,但是他过的也算凑合。

  他的童年没有玩耍的快乐,日子几乎都是在各种补习班度过的。当所有同学都在讨论周末去那个地方去玩,去打什么球,吃什么好吃的的时候,他总是奔忙于各大教育机构,学吉他,学画画,学英语……

  所以他小时候总是觉得孤单,也羡慕那些拥有自己时间的孩子,可以自己支配某个时间段可以去做什么样的事,整个世界,所有人都比他更自由。

  他也怨愤过他的父母,可从心里知道,他们是为了他好。

  林景生在他父母的教育之下成为了一个很优秀的人。

  他本身聪明,又上进肯学。未来与梦想对于他而言只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

  他聪明博学,却不张扬自傲,女孩子也很喜欢他。

  他的朋友章七说,像林景生那样的人,未来一定是投入祖国建设发展的栋梁之才。

  林景生参加过很多奥数比赛,拿了很多奖。他在高三的时候参加全国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得了第一名,地方的电视台就派记者来采访他。

  那时正是上课,记者他们拿着摄像机话筒堵在教室门外,朝教室里张望着。班主任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大手一挥对他说,“你出去吧!把他们带远点儿。”

  他就扶着眼镜框,低着头走出去了。

  他走到教室对面空旷的林荫小道,记者们一窝蜂的也涌上去,问他,“请问你是林景生吗?”

  他说,“我是。”

  “请问你对着次奥林匹克竞赛取得如此好的成绩有什么感想?”一个女记者问道。

  “没什么感想,挺开心的。”他温和地笑了笑。

  “你有没有什么可以供大家参考借鉴的数学学习的方法可以分享一下?”

  林景生想了想,说,“我觉得数学的学习,重在于数学思维的培养。很多同学现在都是为了做题而做题,没有从答案里提炼思路。我建议,嗯,大家以后可以多试着去总结思路,这样数学一定会有很大的提升的。”

  后来林景生看电视,发现他说的这段话被剪到台里新闻中播放,标题是“天才少年的学习之道”。

  他一向很不能接受新闻中为了博人眼球而夸大其词的标题。

  因为竞赛成绩,B大愿意以比高考录取分数线低五十分的分数录取他。但是他自己很争气,或许也是想证明自己吧。高考成绩,他比B大的录取分数线高了十五分。全省第二,他顺理成章地去了B大。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父亲受贿,他被受害人请的打手给打断了腿,他可能永远不会去到离家千里的偏僻村落,不会在那里度过半盏人生,不会遇见很多人。

  他会一路顺畅走向金字塔的上面,带着梦想与孤独。

  可是那一天,他去村里的第二天,一群人来看他的时候,他发现那个女孩子,定定望着他,眼睛里像是有星星在闪烁。

  林景生觉得,那简直就像是命中注定。

  顾笑我很漂亮。林景生第一眼见到他,就想象到了多年以后,这个小小的姑娘,会长成一个多么美丽的女孩。

  那个时候,那个女孩子就一直看着他,就像在看一个世上从未出现的东西。他心里不觉产生一股温柔,于是他也看着她,对她笑了笑。

  林景生不是一个容易亲近的人。他的眉眼,总给人一种拒人千里的疏离。哪怕他始终带人温和,他的朋友也并不多。

  他为人精明,是那种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人。所以他也并不在意他朋友不多的这件事。毕竟他足够优秀,也足够自信能够了解自己的优秀,足够坦然能够利用自己的优秀。

  在他腿不方便走动的那段日子,他常坐在轮椅上往远方看去。看这个村子外面的风景。

  一望无际的田野,田野尽头的山河,山河之上的树木,仿佛就是这个世界的全部。

  那个时候,林景生心里想着,可能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走,像每一个暂避风雨的过客,悄无声息的离开。

  他透过窗外,常看见顾笑我,顶着栗色的短发,穿着随意休闲的衣服,蹦蹦跳跳地跑过公路。像所有普通的小孩子。可是因为她太漂亮,又总能够叫人一眼就看见她。

  她看见她去河里玩,去田里和一群人一起说笑,有时候还利落地爬上树去。那样的年纪,那样飞扬的色彩与纯粹的自由。

  他与此格格不入。

  令他感到讶异的是,顾笑我竟然来找他,问他,“林哥哥,我以后可以经常来问你问题吗?”

  那种独属女孩的温婉嗓音就像木吉他好听的和弦流进他心里。

  他本不是什么乐于助人的滥好人,也不喜欢让别人去浪费自己的时间,可是在那个时候,他们看着彼此,空气里的氛围变得很微妙很美好。

  月色透进窗,静谧安然。林景生说,“当然可以。”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