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陈旧逝去的时光就像一堵密不透风的墙,把少年尚未明了的心思装在其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林景生的书桌边上就多出了一张凳子。

  在晚上,也有的时候是早上,顾笑我会抱着几本书,几支笔,几张卷子,出现在他的家里。

  最开始的那一段时间,她总是会敲敲门,总是用“咚,咚咚”这样固定的节奏,显得小心翼翼,像是十分怕打扰了他。

  时间往后走一点,他就记住了这样的声音,有时光从屋外的脚步声,就能判断出是顾笑我过来了,然后他就很从容的划着轮椅过去,给她开门。

  再后来,没有明确的时间界线,就像是忽然有一天,他们两个人就像说好了似的,一个人下意识的为另一个人留了一扇门,另一个人也不再敲门。她自然平和走进他的书房,坐在熟悉的椅子上,开始写作业。

  林景生在养腿伤的日子里总是过的特别无聊。时间倒是从来没有过的多。就像是很多年以前他未曾得到的童年时光,在那个时候,都被掌管时间得神灵悉数归还给他了。

  他在那段时间读了很多的书。其实并不是因为他有多爱读书,只是因为无事可做,却也不想让自己显得太过于颓废。他原本是已经联系好了一个很好的工作,即将前往中科院,可是因为他的父亲,他的腿,这一切都成了泡影。现在的他,就像是一只中途跌落的鸟,没有方向,满是迷茫。

  其实当你长到足够大得年岁,你就会明白,所谓迷茫,并不会因为成长而消失,人生漫漫,哪里有什么事情,能够被我们一眼看透?青春少年对于未来的迷茫,是生命中的朱砂,是心口的疤,在往后回顾岁月的时候,显得美好而疼痛。永不可再得。

  林景生读很多的书,顾笑我看着,也不打扰他。有时林景生稍一分神,斜眼看一看她,发现她在咬着笔杆子,蹙着眉头,一副绞尽脑汁的模样。

  过不了多久,顾笑我就戳戳他的手,然后把卷子摊在他面前。他看见那上面有很多用圆圈标记的题目,她笑了,告诉他,那些题她全都不会做。

  林景生听隔壁的邻居们说起顾笑我,总是带着那种恨铁不成钢的神情。说她就知道玩,上房揭瓦的,还和同学打架。一天到晚总是和前街的刘小强厮混在一起,共同退步,位居班里倒数。

  他最初以为这样的女孩子,多少会有些桀骜叛逆,不像是他身边坐着的,那样一个乖乖求教的人。

  可是他看到这卷子上的圆圈数量,又觉得领居们说的可能是真的。基础题不会,并不是因为脑子不好使,而是因为上课的时候没有认真听讲。

  所以他拿出草稿纸,用尽可能平白易懂的方式演算题目。

  写完一道题之后,他问,“听懂了吗?”

  顾笑我浅浅一笑说,“听懂了!”然后就自己抱着草稿本算其他的题。

  他望过去,发现她的步骤简练,举一反三,不用多问就解出了很多题。

  林景生多少觉得讶异,他以为像顾笑我那样在班里拿倒数的女孩,尽管算不上太笨,一定也不会太过聪明。

  可是再后来的时间里,他渐渐发现,她是个思路明了,逻辑性极强的女生,特别是在数学这一块。

  有次她拿着一道超纲的数学大题去问他,林景生思索了一会,故意没有讲的太详细,只提供了一个思路。顾笑我咬着笔想了一会儿,在草稿纸上刷刷刷地写笔记,最后真的算出来了。

  她真的很聪明。

  顾笑我的阿婆特别喜欢林景生,说顾笑我认了一个高材生的哥哥。每个几天就总会给林景生送些吃的喝的来,弄得他很不好意思。

  后来有一次,顾笑我的阿婆来找他,握着他的手说,“笑我这次考了班上的十五名!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考过这么好的成绩!多亏你了啊!”

  林景生说,“阿婆,这都是笑我自己争气啊。”

  顾笑我的阿婆摆摆手说,“你不知道,以前就是叫那个小丫头在书桌上多呆一秒钟,她都会跳起来,管都管不住。哪里像现在,天天往你这里跑,真是难为你不嫌她麻烦了。”

  林景生温和地说,“不麻烦的,阿婆。只是,笑我的父母呢?他们不管她吗?”

  她叹了一口气,说,“笑我的阿爸,在五六年前去世了。她妈妈为了养活我们,去城里打工去了,很少回来……”

  林景生心里一顿,没有想到事情是这样的。

  顾笑我的阿婆继续说道,“我们笑我是个可怜的孩子,没有爸爸照顾爱护她,我一直都担心,害怕以后以她那种张扬跋扈的性子,会在外面受委屈。所以阿婆真的很谢谢你。”

  顾笑我和他熟悉起来,她经常和他聊天,有时在她做完卷子,又恰逢他看书困倦的时候。

  她将自己身上发生的事,今天去哪里玩了,又去爬了树,看到什么人都告诉他。好像是怕他在家里呆闷了无聊,她尽可能将村外面的事情描述的精彩一些。

  他能够感知到这一举动的贴心,也产生倾诉的欲望,将他所居住的城市也告诉她。

  他说,“我所在的B城是一个有海的城市。夏天的海风吹来,总是带着腥咸的味道。人们穿着沙滩裤,坐在沙滩上吹风。有时候取点几瓶酒,就能度过好长的时光。”

  他看着顾笑我一直看着他,眼睛都是星星的光芒,便揉了揉她的头发,说,“以后有机会带你去。”

  “好啊。”

  那个时候,林景生看着顾笑我的微笑,眉眼弯弯,里面闪烁着星光,他的心里悸动了一下。

  咳了一声,他转移了视线,拿起桌上的书来看。

  顾笑我问他,“林景生哥哥,你看的是什么书?”

  他把封面拿过去给她看,顾笑我看见书的名字叫做《黄金时代》。

  《黄金时代》里有那样一段话,“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

  那个时候,林景生二十一岁。走在人生的岔路口,遇见了比他小十一岁的顾笑我。

  微风吹过窗台,清凉婉转。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