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林景生平躺在床上,手撑着头,放空地看着遥远的方向。二叔敲敲他的门,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面过来,问道,“想什么呢?小景?”

  他撑起身子,叫二叔坐下,说道,“没有想什么。”

  二叔把碗筷递给他,说,“吃点儿吧!这里也没什么好的……”

  他没说话,拿起筷子开始吃。

  然后谁都没有说话。

  其实在这个村子里,大多时候他都显得比较沉默。

  过了一会儿,二叔说,“隔壁家的那丫头……怎么样?吵到你了吗?如果你嫌麻烦,我就去跟她阿婆说说,让她少来。”

  林景生停了筷子,看着二叔,说,“不必了。”

  二叔想了想说,“也好,她经常来,还算有人跟你说话聊天,平时我不在,你腿脚又不方便,在家待着也挺闷的……”

  “嗯。”林景生低下头吃面,应了一声。

  “小景……”

  “怎么了?”

  “唉……二叔就是心疼你!你说你,多好的孩子……”

  他拍了拍二叔的手,“二叔,你别这样说。会过去的,现在也挺好的。”

  二叔说,“有的时候,就希望你不要那么懂事,你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没有让你父母操过一丝一毫的心。可是他们……”他顿住,半晌又叹了一口气。

  林景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笑笑。看看窗外,把剩下的面吃完。

  二叔拿着碗筷,“那我走了。你好好休息!”

  “嗯好。”

  二叔走后,林景生躺在床上,心情复杂。

  从某一个角度讲来,他对顾笑我讨厌上课的理由感同身受。

  我们本是自由的飞鸟,就该在清澈光明的世界里自由飞翔。

  很多年以前,直到现在,林景生所期盼的,不过就是终有一日,能够获得那份自由。能够在世界制定的规矩之上活着,安然坦荡的活着。

  只是他在像顾笑我一样年少的时候,从来没有真正做到过。他就像二叔说的那样,是所有人眼里懂事乖巧的人。

  而所谓的懂事乖巧,不过是因为,你恰好顺应了所有人的要求,使自己变成了他们心里所期盼你变成的那个样子。

  林景生想想这二十多年来自己所经历的人生,除了一些徒有虚名的一辈子可能也用不到的头衔和一张学历证书之外,他好像几乎没有什么可供回忆的东西。

  然而哪怕他已经朝着所有人期待的那个方向走了,他还是失去了工作,狼狈的被人打断了腿,在人生最该得意的年纪栖居在一个偏远的村落,不知去处,不明归处。

  所以二叔其实说得是对的。

  顾笑我的出现并不是对他的麻烦或是打扰,而是基于孤独之上的浅薄却弥足珍贵的慰藉。有那样一个小孩子,每天来找你,同你讲许多话,把那些有的没的大事小事都告诉你,仿佛也想让你经历一遍她的经历,把这细碎的光阴所掺杂的无奈与失意通通滤除干净,只剩下最清澈的蓝天,与蓝天之下微笑的脸。

  林景生心里涌上一种温柔,他不愿多思,只想记着它。哪怕多年以后离开了这里,但是只要看着星星,或者闻到栀子花的味道,就能够一下子从遥远的记忆盒子里翻找出这样一个片段,继而重新拾起这份心情。无关物欲,无关前程,无关情爱,就只是温柔。像夜晚清凉的山风吹来,叶子慢悠悠的晃荡。像远方的归人踏着沉睡的人的梦境,缓缓向前的脚步声。像多年以前,他在和章七喝酒时,海边潮水拍打着沙滩,起起落落。

  林景生想起他自己,很少有违抗他母亲的时候。

  他的母亲叫他学奥数,他就去学,叫他弹钢琴,他就去弹,叫他尽力取得好成绩,他就努力去得第一名。

  直到上初中,他看见比他高年级的同学在篮球场上打篮球,汗水把球衫浸湿,可是球场上的人却笑着闹着,不知疲倦。

  有个人趁休息的时候,坐在椅子上,垂着头,拿着毛巾擦汗,偏头看见了他,问了一句,“诶,来吗?”

  他于是加入了他们,成了校篮球队的一员。

  篮球队训练,每天都要去。他只好向老师请假。老师担心参加篮球队会影响他的成绩,劝他说,“现在初中了,是学习的关键时期,你再好好考虑考虑。”

  可是他没有退队。

  不过一个星期,老师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他的母亲。他的母亲把他叫到身边,以温和却坚定的语气说,“小景,打篮球这个事情咋们可不可以先放放?学习为重。”

  那是他第一次没有听他母亲的话。他说:“不可以,”他看着他母亲,“你放心,我不会耽误学习的。”然后就转身走了。

  当他在学校组织的大考中拿了班级和年级的第一时,他妈妈和老师都没有再阻拦他。

  所以他明白,如果想要达成目的,仅仅谈判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你得给出他们想要的东西。

  他参加篮球队,认识了很多人,包括章七。

  章七就是那天邀他进队的人。

  他们熟悉起来之后,章七经常会拿“年级第一”的事调侃林景生。

  章七比林景生大了一个年级,林景生才学篮球,打不过他。

  每次自由练习他们在一组,他拦球失败让章七进球以后,章七就会挑一挑眉,说,“诶呦!我打败了年级第一啊!”

  林景生也不生气,只是说道,“再来!”

  章七说,林景生的脾气特别对他的胃口,他没有众多老师眼中的优等生高人一等的优越感,也开的起玩笑。而林景生羡慕章七活得肆意潇洒。长此以往,他们成了好朋友。

  林景生记得他第一次在篮球场上奔跑,和章七,林晓午,张平等人一起配合打比赛的感受,记得第一次他越过章七的防线,上篮成功时的心情,记得他们一起去参加比赛,彼此鼓励的时光。

  篮球,让你一旦在球场上奔跑,便再也不想停下来。

  林景生拿起篮球,第一次觉得,生命里有的事情,是需要捍卫的。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