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林景生的腿渐渐好了起来。

  在六月初的时候,他让去镇里办事的二叔顺便给他带一条裙子,说是六一节到了,算是给小朋友的礼物。

  二叔问他,有没有什么具体的要求。他想了想,说最好是那种红蓝相间的。

  二叔点点头,骑着车离开了。

  林景生待在房里看书,看累了,就想着到外面去散会儿步。

  一路上遇见许多的人,就像顾笑我说得那样,和善的热情。他们与他打招呼,询问他的腿恢复得怎么样,还邀请他与他们一起吃饭。

  林景生一一谢过,走到街角口的时候看见顾笑我和刘小强坐在不远处的石板上,在说些什么。

  他们没有看见他,日光倾洒在转角一处的竹林上,透出一缕浅浅的细长光斑。他听见刘小强在对顾笑我说,“唐老师今天骂你了,你是因为这个不开心吗?”

  顾笑我摇摇头,“她一向看我不顺眼,我都习惯了。”

  “那你今天怎么不说话?”

  “唉,我是因为郑秋!我真是搞不懂,她为什么老是针对我。”

  “嫉妒你长的漂亮呗!”刘小强说着,突然把书包打开,一阵翻找,从里面掏出了什么东西。

  林景生仔细一看,是一个紫色的小宝石。

  刘小强对顾笑我说,“呐!送你的!别不开心了!”

  顾笑我看了一眼,笑了笑,“谢谢了!小强。”

  她看着青蓝色的天空,飞鸟不时掠过,云朵飘移,山河多少年都是一个样子。

  她深吸一口气,大声说,“我才不要不高兴,我要潇洒肆意,随心所欲,丧心病狂地活着!什么牵制我,我就放弃什么!”

  像是说给刘小强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

  林景生听她说完这句话,转身离开了。

  有时候林景生觉得顾笑我一点也不像比他小了十一岁的孩子。

  可是有时候,他又觉得,孩子就是孩子。

  第二天,顾笑我丧着个脸来找他,说她与班里的郑秋打架了!然后老师就上她家家访她阿婆了。

  “真是倒霉!”顾笑我趴在桌子上,垂头丧气地说道。

  林景生问她为什么打架,可是她支支吾吾含糊其辞,不想多说的样子。

  林景生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习惯,他尊重别人有所秘密,所以不再多问。

  他安慰她,拿出二叔买来的裙子给她,一瞬间,他觉得顾笑我就像变了个人,一下子跳起来,高兴得不行。

  林景生看见她回家的时候都是蹦着走的,估计嘴里还哼着歌。

  渐渐的,林景生开始慢跑。因为前一段时间在轮椅上带了太久,恢复一点以后就总是想要跑步。

  最初不敢跑太远,就只是在队里转悠,后来就跑到隔壁队去,累了的话就停下来走一走。

  他沿途奔跑,看见一片废弃的球场,铁锈斑斑的栏杆里有几个人在打球。这让他一下子想起了自己与篮球还有章七一起玩耍的时候。

  他走进去,找一个干净的座位坐下。眯着眼看着球场上的人。

  一个人拍着球问他,“哥们儿哪儿的人啊,怎么以前没见过你啊?”

  林景生说,“我之前腿受伤了,没怎么处到走动。”

  “腿受伤了?”,他皱眉想了想,“你就是隔壁队里的那个林……林……”

  “林景生。你好。”他微笑着说道。

  那个一米八五的汉子丢下球走过来,也笑了笑,“你就是那个高材生啊。”

  “你知道?”他没有否认。

  “谁不知道啊!早就在我们村传开了。”他挑了挑眉毛,“会打篮球吗?”

  “会。”

  “那一起吧。”

  “好啊。”

  “我叫沈一承,忘了介绍了。”

  林景生点头,和他一起到球场。

  当他投出第三个三分球的时候,沈一承不禁说道,“可以啊,景生!我还以为读书人体育都很垃圾呢!”

  他抢过球,推到三分线外,一投命中,说,“那是你太偏颇了。”

  他们从下午打到傍晚,林景生只觉酣畅,那种在球场上肆意挥洒汗水的感觉许久都没有了。

  傍晚时分,众人归去的时候,落日的余晖慵懒的照在这片荒芜的球场。少年们挥手作别。沈一承擦擦额头上的汗水,拍了拍林景生的肩膀,说,“以后常来,和我们一起玩吧!”

  林景生笑着说,“好啊!”然后准备离开。

  “等等,”沈一承说,“你着急回家吗?如果不着急的话,帮我找个东西吧!”

  于是他将林景生带到了球场边一片草木旺盛的原野。

  沈一承说,“我妹妹和我吵架,一气之下把我送她的宝石项链丢了。我得给她找回去。”

  “宝石项链?”

  “嗯!就是最近很火的那个!她缠着我给她买。哎哟真是烦死了。买了还给我闹脾气。我真是遇得到这个小祖宗……”

  林景生看着天色已经暗下去,问他,“你为什么不在白天的时候找呢?现在天黑了看都看不见。”

  沈一承俯着身子说,“白天不是忙着打球嘛!篮球大于天。”

  篮球大于天。

  章七也曾经对他说过那样的话。

  在逐渐降临的黑夜所留下的微渺的光线里,林景生看见不远处有什么东西在闪光。他走上去,俯下身子,看见了被遗弃的宝石项链。

  这条项链他之前见过,和刘小强送给顾笑我那条一样。

  “找到了!”他于是对沈一承说。

  “啊!这么厉害!”他快步跑过来,看见林景生拿着项链,脸上带着笑。

  “谢啦!”他拿过项链,“要是找不到的话,今晚我都不敢回去。”

  “你妹妹那么厉害?叫什么名字啊?以后见着我躲远点儿。”

  “哈好,她叫沈一诺。”

  沈一承,沈一诺。林景生想,他们的父母一定是很浪漫的人。

  他们走回球场,在板凳上坐着。沈一承点燃一支烟,又拿出一只递给林景生,问他,“抽吗?”

  林景生接过,说了声,“谢谢!”

  “我还以为你不抽烟呢。”沈一承说。

  林景生笑了笑,说,“以前的一个朋友,他让我抽烟,边给我点火边说男的不抽烟,枉活在人间。我被他烦的没办法了。”

  他看向远方。回忆着比远方更遥远的地方。

第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