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林景生小的时候,很长一段岁月里,是在他妈妈的指引下度过的。他妈妈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并且努力做到最好,算不上喜爱。当他逐渐成长,成长到有独立的思考能力的时候,他就开始迷茫。他不知道自己喜欢的是什么,不知道以后他要做什么样的事情,可是他又不甘愿,继续听从他妈妈的教导。

  他羡慕章七,有那样清晰明了的人生目标,仿佛一生都可以为了那样的一个梦想而燃烧。而他呢?

  周末的时候,他常和章七骑自行车到海边。

  大海一望无际,三三两两的人结伴,穿着沙滩裤的,穿着泳衣的,拖着盘子卖吃的……这一群人组合在一起,让这个世界显得如此热闹,在夏天的大背景下,生命仿佛无穷无尽延伸着。

  他们慵懒而且惬意,找了个伞下的板凳躺下,叫了两瓶啤酒,即使什么也不说,也足够度过一个漫长的下午。直到日落西沉,海与天连成一线,被晚霞染成红色,再过一会儿,那红色渐渐暗下去,天光变成深蓝的,像远古人仔细凝望的眼眸。这个时候,星星就出来了。

  仔细看过去,不仅是天上,连海里也有星星。

  海底星是天上星。

  章七时不时打个瞌睡。林景生便笑他,“睡了一个下午还想睡,你是猪啊?”

  章七不服道,“你才是猪!欣赏风景也很累的好不好!你不要以为你是年级第一就可以羞辱我……”

  他们拌拌嘴,聊聊最近发生的事,直到林景生说,“走吧。”他们才又慢悠悠地蹬着单车回去。

  日子过得悠长且慢,未来仿佛遥遥无期。

  可是一转眼,大家却都长大了。

  初三结束的六月,弥漫着别离的哀愁以及对未来的期待。栀子花的香味飘散在空气里的每一个角落。夏天总是这样,充满了欢愉,充满了泪水,充满了相逢,充满了别离,进而充满了故事。

  所以少年多爱夏天。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住在夏天的人。

  七月初,章七去找林景生,他兴奋拍着林景生家的门,林景生一开门,他就给了他一个热烈的拥抱,大声说,“老子考上了!我做到了哈哈哈!”

  林景生问他,“你考上B高了?”

  “是啊!我是体育特招生降了三十分!考上了!”,章七从怀里一摸,摸出了录取通知书。

  “恭喜你!”林景生由衷为他高兴,“你离你的梦想又近了一步!”

  “哈哈哈,多亏你平时给我讲题!不过你别到处去说,我一个比你大一级的整天找你讲题说出去会被笑话的!”

  “那也是你自己肯认真下功夫!”林景生说。

  章七拍了拍他的肩膀,“那啥,我在B高等着你哦!等你来了,咱们又可以一起打球了!”

  林景生说,“那是一定的。”

  他们走到客厅里,林景生给他倒了一杯橙汁,章七咕咚咕咚喝下去,说道,“你不知道,刚才把我乐坏了,我一拿到通知书,妈都没去找,直接跑你这儿来了!”

  “那我可是真荣幸。”林景生说。

  “你是我兄弟嘛!”章七挑了挑眉说道。

  “我可是咆哮哥的兄弟。”林景生打趣道,声音温和,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滚开,你信不信我让你跑五公里……”

  ……

  后来林景生也去了B高,却没能如愿进入篮球队,继续和章七打球。

  他的母亲坚决反对,对他说,“哪怕你成绩很好了,哪怕你能够保证不耽误读书,可是小景,打球多累,你去篮球队要花多少心思?上初中的时候你就经常因为打比赛缺一天两天的课,高中不是初中,你该懂事了……”

  他只好妥协。

  章七对他不能和他一起打球而感到十分遗憾。他叹了一口气,感慨到,“我还以为我们能和以前一样呢……现在在队里,我再也没有遇到向你那样和我配合那么默契的队友……”

  后来,他们见面的次数逐渐少了。上了高中,学习的功课的确比初中更加困难,林景生不得不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学习上。

  他在学习生物的时候,发现了自己对于遗传科学的兴趣,每一次,他的生物都是年级第一名。

  章七,他为了去争夺进入省队的名额,投入到更加激烈的训练之中。

  光阴就这样,你知道的,在我们得感知里渐渐过去。

  有一天,章七到林景生的教室找他,那天正是傍晚,就像很多年以前,他们共在篮球队训练时,奔跑之余看见的傍晚一模一样。

  太阳就像一个火球,云霞一半深蓝,一半火红。世界仿佛被倾倒下一罐巨大的橙色染料。灯火初生,章七头上有些许的汗珠,喘着粗气,一派慌张的样子。

  他把林景生拉到走廊尽头的栏杆处,眼神明亮,久久没有说话。

  林景生不禁感到担心,怕他是遇见了什么麻烦,问他,“怎么了?”

  章七的手握着扶杆,沉默许久,他才缓缓说道,“我做到了!”

  林景生心一跳。

  半晌,他又重复了一遍,“我做到了!景生!我进入省队了!!”

  “真的啊!”

  “嗯!”夕阳落进章七眼里,他的眼睛看起来是那样明亮以至于闪闪发光。

  那是一种对未来满怀期待的眼神。

  “恭喜你!你离你的梦想又近了一步!”

  章七笑了,趴在栏杆上说,“这话你两年前说过!”

  林景生说,“等你以后进了国家队,我再说一次!”

  “好啊!”章七说。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高中时代的他们,对于未来,可能有一万种期待。

  可是后来的章七,没有听到林景生再一次对他说那句话。

  时光如猛虎,从不吝惜露出爪牙。

  当林景生已经去到了B大,章七得空来看望他时,林景生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男生,他已经褪去了少年的冲动与稚气,不是那个一激动就紧紧拥抱他的少年了。

  只是那个时候,他的眼里,也不再有,如同以前那样,闪闪发光的神情。

  所以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岁月到底有多美好又有多残忍,让一个人长成能够独当一面的男子汉,却又扒光他身上的刺,让他不再天真,不再一往无前。

第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