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六月中旬,烈日无情的灼烧着那片遥远而宁静的村庄。当地所有的农民一下子就有了事情可做。大片大片的葡萄田,浩浩荡荡,横无际涯,长满了紫色的葡萄。

  所有人倾巢而出,头顶着最烈的太阳,在日上三竿,炎热难当的时候,身穿无袖的背心,顶着草帽子,爬过田野前的土堆,担着筐子,走进葡萄田里,仿佛他们本身就是田地的一个部分。

  小孩子也不例外。

  他们聚在田野里,组成了一个庞大的团体。

  他们无所事事地爬山涉水,在田野里飞奔。偶尔遇见调皮捣蛋的,踩坏了别人家的葡萄,那家人就拿着一根随处寻来的棍子,恐吓他一下,或者是怒骂两句,却也不真的动手。然后那个小孩就会笑嘻嘻有带着点害怕的样子,飞快的离开。

  林景生看着每天上演的相同一幕,小孩子总是乐此不疲的玩同样一个游戏。尽管他们没有被大人呵护得很好,可这丝毫不影响他们获得很多童真的快乐。

  那种快乐,单纯而又热烈,因为一场游戏,一次恶作剧,一颗糖果。

  那个时候林景生的心里想,小孩子的世界是多么微小,又是多么纯粹。

  他无端羡慕起他们,羡慕那种自由潇洒,无忧无虑的快乐,这些东西,都是他童年起就从来没有得到过的东西。

  这样的光景从六月起,一直持续到七月,顾笑我放假之后,他就经常望见她和她的小伙伴们一起爬树。

  他发现顾笑我特别喜欢爬一棵树,那棵树正巧对准了林景生的家。

  他有时候不经意从窗外撇过去,就会发现顾笑我站在树上,张牙舞爪。

  她总是格外具有生机。像只永不倦怠的小兽。

  后来顾笑我去拿她的期末成绩单。

  林景生心想,天天都在学习应该不至于考得太差。

  结果她考了第一名。

  这是林景生没有想到的。

  林景生试图将内心对于顾笑我产生的那种荒诞的感觉赶走。

  那一段时间里,他决定去考研,二叔不怎么赞同,他因此还与二叔产生了些许的不愉快。可是二叔还是妥协了。

  他给一个人打了电话,托她帮着带一些考研的资料。

  她是林景生的前女友,人很厉害,也很漂亮,林景生和她在大学社团认识,后来分手,她即将出国。

  她是姜然,不远万里,赶来给他送资料。

  她来的那天,烈日灼心,她穿着精致的衣裙,打着太阳伞,抱着一沓书,叩响了他家的门。

  他从窗子看见她,美丽文静,与村子里的一切都格格不入,一看就知道是从很远的地方赶来,不就就要离开。

  曾经也有一个人对他说过,他与这个村子格格不入,一看就是要离它们渐行渐远的人。是谁呢?

  好像是沈一承。在某个夜晚,他抽起他给的烟的时候,他就那样说过。

  可是他看着自己,穿着和大家一样的衣裳,每天都一样的生活,走在路上,他觉得自己和所有人都没有什么不同。

  他下去开门。姜然第一句话就是,“林景生,你可让我好走!”

  没有些许的课套话。

  他笑了,说,“谢谢你,姜然。”

  “你别谢我。我可不想让我曾经喜欢的人困死在这里。”

  他看着她,没有说话。

  姜然说,“我八月底就要去澳洲了。”

  “嗯,你好好的。”

  “景生,”姜然看着林景生,“我很担心你……你的爸爸……”

  “都过去了。”他笑了笑,示意她不用担心。

  “那你现在就在这里……你想过什么时候离开吗?”

  “明年吧。”

  “我是真的为你感到可惜,你原本不该在这里,就是因为你爸爸……”

  她看了林景生一眼,“不说了!你知道,我希望你好好的!”

  “谢谢你,姜然。”

  姜然失落的笑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对我,依然只有感谢……”

  “姜然……”

  “章七在部队里不知道怎么听说了你的事,说要来找你!”

  “别叫他来……”

  “我知道。”

  她在林景生家里,一直待到天色暗下。他们谈了许多,又像是什么也没有谈。

  后来姜然看着已经暗下去的天空,对林景生说,“我得走了。”

  “好!”

  “下次见你,我再也不会像现在这样。”

  林景生说,“我也不会。”

  “拥抱一下吧!”姜然在上车前说。

  林景生张开双臂,姜然拥抱他,许久之后,她说,“再见。”

  那个夜晚呵。

  林景生知道,过去的每一秒,和现在正在经历的每一秒,都是不可以复制的时光。所以以后的他们就再也不会是现在的他们。就如同现在的他们,再也不是从前的他们。

  在沙滩上追逐着浪潮与黎明,那时候他们才上大一,未来就徐徐展开的画卷,充满了神秘的美丽,令人心生遐想,无限神往。

  他们都没有想到,多年以后会有这样的结局。风吹四散,散落天涯。

  林景生看着黄昏夹杂的斜阳,只觉来者不可追,多是非。

  在他打开那叠资料的时候,一张照片掉了下来。林景生捡起来看,是大二的暑假,他和姜然成为情侣之后,部门的干事给他们俩拍的。

  那一天天气很好,他们站在树影里,斑驳的阴影打在地面上,还有姜然的身上。林景生就看着那圈光影因为风的吹动而徐徐变化。蓦然听见拍照片的人说,“看这里。”

  他正准备抬眼看,却已经听见“咔嚓”一声。

  那张照片只有姜然一个人对着镜头笑。

  可是她很喜欢那张照片,郑重的收藏了下来。

  她说,照片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林景生一直在看着她一样。

  林景生心里知道,一定是姜然故意把这张照片放在这堆资料里的。她这样做的目的,或许是想要同过去的自己,同过去的一切告别。

  他想起分手那天,姜然对他说的话。

  她说,“景生,你自己或许没有发现,你只是把我当做朋友。”

  “像我这样骄傲的人,无法容忍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

  他记得他辩解,“我没有不喜欢你。”

  她笑了,神色却凄然,“是啊,你喜欢我,只是像你喜欢你寻常的一个朋友。”

  她看着遥远的方向,“景生,你自己都不知道,你有多难靠近。你长这么大,或许不明白什么才是真的喜欢,男女之间的喜欢。”

  或许吧。

  他对她只有朋友之间的怜惜,却没有恋人之间的亲密。他自己也是知道的。

  他只有对她说,“对不起。”

  她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说,“你不用说这句话。下次见你,我再也不是现在的我了!”

  然后她转身离开。他没有挽留。

第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