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一章

  林景生从小生活到大,尽管身边总是有人陪着,他却依然感觉到很孤单。

  那种孤单,就像一片秋天的落叶,在空荡荡的旷野落下,无声无息,就像在海岸伫立了千百年的灯塔,听着四周潮起潮落的声音,就像偶然掠过天际的飞鸟,在天上划出一道透明的线。

  八岁的时候,林景生和妈妈去庙里拜佛。他的妈妈叫他跪在佛祖边上许一个愿望。他跪下来,脑袋里却只是一片空白。他不知道他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他不知道什么东西是应该期待的。没有欲望,没有执念,让他整个人变得很淡泊。凡事只要做到父母心中想要的那样就好。

  他的第一个梦想是篮球。即使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他在初中时,就希望自己能够做一个篮球运动员,一路拼尽全力,走到省队,国家队,甚至更远。

  他曾经离这个梦想很近。

  林景生是一个很有天赋的人。他或许是神灵创造出来的最得意的作品,是那种让很多人羡慕的人。

  只要他认真做一件事,他就能将那件事情做得很好。打篮球也不例外。

  他和章七在初中的时候大多数时间是打配合的,两人默契程度很高,能力也很强,是学校与其它学校进行篮球友谊赛时候的杀手锏。可是在一开始的时候,他们两人进行对抗练习,彼此都是彼此的对手。

  林景生比章七小一个年级,一开始他总是打不赢章七,可是时间往后,他初露锋芒,追赶得极快,一个学期不到,就能差不多与章七打成平手。

  吴教练看重章七,可是在第二学期结束的时候考核赛中,章七输给了林景生。

  吴教练很讶异,也知道林景生这样的年轻人,未来的发展不可小觑。

  他不是没有起过招揽之心,他看着这样一个在打篮球时闪闪发光的男孩,觉得他如果被用心栽培,一定能在未来的篮球界大有作为。

  他曾经私下找林景生谈话。

  他说,“景生,我知道你的学习成绩真的很好。可是,你打篮球也具有很高的天赋。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让你被保送到省队去,假以时日,你或许能够成为国家篮球队的一员。”

  可是林景生拒绝了。

  他的师长,他的亲人,他的父母,都不会同意也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

  后来上高中,他拥有了第二个梦想,那个梦想就是生物。

  上大学以后他主攻生物遗传密码,认识了姜然。

  姜然主动追求他,后来也是她主动与他提的分手。

  其实姜然说的很对,他并没有那样喜欢姜然。他在内心深处,认为她与四周任何一个陪伴他的人,没有什么不同。

  他从不主动,几乎无欲无求。

  他也知道,若是真的喜欢一个人,不应该是那样的

  状态。

  可是人们总是喜欢追忆往昔,尤其是在了解往事不可追的时候。

  很多时候,林景生想起校园里明亮的晨光与漂浮的云朵,想起他和姜然一起在小餐馆吃饭,在校园里散步,他还是会觉得那样的日子宁静美好。可是那并不是那种不可或缺的宁静美好。

  事实上,他从未觉得世上有什么事,可以称作“不可或缺。

  ”说到底,或许是因为他自己是一个难以接近的人,因此他错过了很多可以留住的美好的东西。

  那晚顾笑我像往常一样来到他的身边,在他的桌子边上坐下,拿起窗台上的一本书,像他一样开始翻看。他心里忽然想,自己对于顾笑我,可能也是同样的一种情感,他可能同样淡泊,对世界上的任何事,包括对顾笑我。

  他感到茫然,对于未来,对于现在,对于顾笑我。

  后来他发现了顾笑我手里拿着那张他和姜然的合照。

  那张合照像是从书里掉出来的,他看见顾笑我俯下身捡起那张照片,看见她盯着那张照片,看了很久。

  他心情复杂,用一种冷漠而强硬的姿态,从她手里,抽走了那张照片。

  他们互相沉默地注视,他像是从顾笑我眼里看出了一些什么其他的东西。受伤?景仰?爱慕?亦或是一种错觉?

  她慌乱的跑走了,只留给他一个背影。他从窗外看过去,她跑的很快很快,像是那种永远都不会回头的人。

  他又想起某一天,他听见顾笑我对刘小强说的话。

  “我才不要不高兴,我要潇洒肆意,随心所欲地活着!什么牵制我,我就放弃什么!”

  顾笑我身上有一种特质,林景生自认为他没有。

  她与生俱来的天真好动,张扬顽劣,和她向望自由的意志,都深深吸引着林景生。还有刚刚她跑开之前看林景生的眼神……

  第二天一早,顾笑我顶着黑眼圈来找他,为她昨天做的事情道歉。她眼睛低垂着,显得很不安憔悴。

  她怎么会这样?

  林景生以为她再也不会来了。

  她小心翼翼地说她不应该偷看他的隐私。

  可是他知道,那张照片只是无意之间从书中掉出来的。

  没有由来的心疼。

  那是第一次,林景生感受到,一个女孩,为了求的他的原谅如此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可他分明没有怪罪于她。

  他摸了摸她的头,用尽可能温柔的语气安抚于她。

  那天的日光,像夏日的每一个日光一样炽烈,林景生的心却有潮湿的青苔开始生长。那种因为好像对于一个不应该的人而产生的喜欢,让他一而再再而三感觉到荒唐,他分明知道那是一件不对的事情,可那种情绪却无法跨越。

  那样的一种荒唐,在他看清了顾笑我的眼神之后,达到了极致。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林景生发现顾笑我总是用那样的一种眼神看着他,像是倾慕,像是景仰,像是斜下来的落日沉默里夹杂悲凉,不像是那个年龄段的孩子。有时候他们在一起,在夏天烦闷而又沉默的午后,坐在桌子的两侧看书的时候,他发现她在看他,眼睛里住满了温柔的星光……

  有一句话这样说,“爱情啊,算你捂紧嘴巴不说,它也会从你的眼睛里跑出来。”

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