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三章

  四年以后,林景生远在异国他乡,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在NYU进修生物遗传的博士学位。

  别人总是羡慕他,说他年少有成,年纪轻轻就已经获得如此巨大的成就,是当之无愧的人生赢家。

  在纽约大酒店的包间里,林景生在酒局上和说不出名字的领导谈话。他向来只是听着,不多说一句话。业内人士都说他严谨,日后回国定能够大展宏图。

  一个领导拿着酒杯,一只手拍着他的肩,醉醺醺的同他讲,“景生啊!内部消息,你带你的团队前一段时间参加的国际基因密码探究大赛,得了奖,据说好像还是一个一等奖……小伙子!好样的……这样的事一定会被媒体曝光,到时候,你就出名啦哈哈……你就是……我们国家的骄傲……”

  林景生不着痕迹地拍开那位领导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稍挪开一段距离,客气从容的对他说,“您过誉了。”

  酒过三巡,当官的人有官架子,趁着酒意开始说胡话。领导A吹嘘自己年轻时是多么受女孩青睐,领导B说自己在年轻的时候赚到过多少的钱。他们点起烟喝酒,空气里弥漫着烟味。

  林景生借自己醉酒的理由走出包间,一路走到长廊尽头,坐电梯上最高层。

  有门卫拦住他,“Excuse me,sir! You are not allowed to come here.”

  他什么话也没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通行证。

  那门卫看了看,不再阻拦,放他进去了。

  九点楼顶的风吹得人摇摇晃晃,或许是醉了酒的缘故,他感到头一阵一阵地疼着。风把他的衣裳吹起来,他迎着风,走到了最近的栏杆处。

  从顶楼望过去,纽约的夜景尽收眼底,高楼大厦此起彼伏,往来的车辆络绎不绝。城市各个地方交织闪烁的霓虹甚至要比白天得光线更加耀眼。

  这是一座不夜城。金钱与欲望,权力与荣誉交织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

  他在三年以前只身来到这里,无所依靠,直至现在。

  他的爸爸在审判当中被判了二十一年,他的母亲在国内做生意,只剩他自己在外面。

  他到了外面,才懂得自己的微小。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他跟着导师做实验,写报告,做科研,在生物界获得了很多殊荣,渐渐的,导师也将他介绍给所谓的领导。

  他也曾经疑惑,为什么他要去和那些领导扯上关系?

  记得当时他的导师只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说,这个世界上不只是由像你一样的人组成的。不同的人担任不同的职位做不同的事,你活在这世界上,就要学会与每一种人打交道。

  后来林景生渐渐明白,他的导师真的是对的。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

  有生而平穷无所依托的人,有锦衣玉食前途无忧的人,还有心思单纯与城府颇深的人……即使一群成功的人站在一起,他们获取成功的方式也各不相同。

  而你无法否认掉任何一个人存在的意义。哪怕你很反感那些花天酒地,老不正经的人,你却还是要因为你想获得的资源,途径,向他们妥协。

  他点燃一支烟。风吹得很大,烟雾一起,就被吹到了很遥远的地方。

  这个城市哪里都好,唯独没有星星。

  林景生抬头看向夜空,是一片灰蒙蒙的橙色。连黑夜都不算。

  身在纽约这样一个灯火通明的世界里,连夜空也消失了。

  他算着时候。

  他已经二十七岁。过不了多久,就会回国。

  这时候,同学校的一个师兄找到了他,在楼顶门前叫他,“Jone!还不快一点,他们都等着你呢!”

  他把烟掐灭,扔在地上说,“就来!”

  晚上的时候,林景生还是被灌醉了。

  他的同学洛克扶着他回到他的公寓,一边走一边抱怨,“哎哟!这都几年了,怎么还能喝醉成这样啊!”

  洛克想起前几年,林景生第一次去和领导喝酒的时候。

  不过五杯吧,他就直接趴下了,弄得人家领导也很尴尬,直说,“这个小孩子怎么这么不会喝酒?”

  他作为他的师兄,一直陪着不是,一直陪领导喝着酒。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洛克踹了林景生一脚,恨恨地说,“你可欠了我一个天大的情人!”

  林景生二和尚摸不着头脑,“What happened?”

  洛克是一个美国人,跟着中国人混久了,自然说中文也说得很溜,只是常常犯一些令人忍俊不禁的错误。

  他自己也反应了过来,说,“错了!是人情!你知道我昨晚帮你挡了多少酒吗?你什么都没喝就醉了……我听导师说中国人酒量很好……没想到……”

  林景生当时抱歉地笑了,“对不起。”

  洛克看着他,“你可不知道,我昨晚回到酒店在马桶上差点吐晕过去……但是你倒是睡得好好的!”,他继续说,“你们中国有句老话,叫做‘酒品见人品’,由此可见,你的人品一定不怎么样!”

  林景生哭笑不得,无话可说,听着洛克一本正经地胡扯。

  ……

  后来,林景生去的酒局多了,就没有醉得太厉害过。不像今晚。

  十二月的冷风吹拂在人身上,却凉进了人的心里。洛克不觉加快了脚步,把林景生放进公寓里,摔门离开了。

  第二天醒来,林景生头疼的厉害。

  他看看表,十二月十八日。

  他经常做梦,梦到一个遥远的村庄,一个笑靥如花的女孩,那女孩住在一个男生隔壁,喜欢爬树,还喜欢看夕阳。

  他梦见梦里面那个男生,和那个女孩在同一张桌子的两边坐着,不说一句话。

  他就站在他们身后,看着窗前的一大片葡萄田。

  模糊之中他在想,那个男生是谁?

  然后他就看见了自己的脸。

  然后他便觉得,自己应该是在做梦。

  醒来发现真是这样。

  他站起身子,去冰箱里拿了一瓶凉水出来,从抽屉里一阵翻找,找出了醒酒的药,他倒出药片,将就着水,一饮而尽。

  世间之事,有悲欢,离合,有得到,失去,有祸,有福。

  很多时候,我们误以为自己深陷人生的漩涡,却不知那其实是命运的馈赠。得不长久,回不去。

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