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五章

  顾笑我打开那个蛋糕,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蛋糕是你做的呀……”

  不是疑问句,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句陈述。

  “你怎么知道?”林景生问她。

  “我看字迹啊……‘生日快乐’四个字一看就是你写的。”她看着他,认认真真地说了一句,“谢谢你!”

  林景生摇了摇头,摸了摸她的脑袋。“快点长大吧!小孩。”

  顾笑我抓住他的手说,“我也想啊。特别想。”

  山顶吹起风,把头发都吹的飘散起来,顾笑我身披一点红色,立在纯白苍茫的世界之间,就像从仙境出来的精灵一样。

  林景生找到一处避风的地方,点燃蜡烛,对顾笑我招手,叫她来,说,“许个愿望吧!”

  顾笑我依言闭上眼睛,虔诚的双手合十,许下愿望,吹灭了蜡烛。

  她问林景生,“你想知道我许的愿望是什么吗?”

  林景生说,“别说,说出来的愿望就不灵了。”

  她说,“真是遗憾,我很想让你知道的!”

  他笑了笑,没有说话。

  天色逐渐暗下,白雪皑皑的苍茫大地好像变成了灰色,逐渐褪去,融入黑暗里。

  林景生从脖子上取下来一串项链给顾笑我。

  “给你。”

  顾笑我接过那条项链,上面是“19”这个数字的形状。

  林景生说,“这是三四年之前,我的一个朋友在我生日那天送给我的。”林景生好像在回忆着很久远的事情,“那时候他对我说,‘林景生,别人都说十八岁美好,其实十九岁才最好!那是你进入二十岁以前的最后一年啊!’,好想到了二十岁以后,大家就不再年少了。可是现实好像似乎也是这样。”

  林景生看着那条项链,“这条项链对我来说也很重要的。我把它送给你,希望你能够一直快乐!一直活在人生最美好的那个年纪里。”

  顾笑我拿着那条项链,不知道说什么。

  过了很久,白色的风吹尽,夜晚真正来临,夜晚的风带着黑色的寒意。

  顾笑我和林景生并排坐在一起,“那么直到十九岁,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吗?”

  林景生咽了咽口水,沉默不言。

  “林哥哥,你是不是快要离开了?”顾笑我轻声地说话,却不看他,看着黑暗的天空,还有长满天空的星星。,仿佛这一句话并不是真正在问他,而是在自言自语。

  “我前几天听见你打电话,给你妈妈打,给学校招生办打,我就觉得,你在我们这里应该呆不长久了。”

  “其实从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有一天会走的。”

  “但是我还是很开心认识了你,很开心和你一起看书写字,很开心在你来之后,我变成了我之前从来没有想到的样子。”

  繁星闪烁,浩野苍茫。

  “我想如果你有一天走了,我必须要很努力才能够不去想念你。当我看见山,我会想起我们曾在那里眺望过遥远的风景,看到树会想起我们在那里睡过午觉,看见星星,会想起你告诉我哪颗星星是什么……”

  “我想要把你留在这里,一直和我一起,直到我长大。可是我又希望你能够追逐,能够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所以如果有一天,你想离开了,你不用为了任何事情停留。我会像飞鸟追逐南风一样去追逐你。”

  “可是我需要你等我。在我与你再次相遇之前,你可不可以不要喜欢上别人?”

  林景生的心在颤抖,听完这些话,就像用尽了一生的时间。

  他握住顾笑我的手,那个女孩子只有十二岁,让他觉得喜欢上她是一种罪恶。

  可是她又是如此天真如此美好,让他觉得能被她喜欢是一种超出命运的奇迹。

  他从未许诺。

  人生二十二年,他从不确信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他的世界几乎是一片空空荡荡。

  直到遇见顾笑我。

  那是他第一次说“我等着你!”

  如果上一秒,我必须要离开了,那么我就从这一秒开始,期待再次与你重逢。

  那一晚上,刺骨的寒意,冷风吹动山野的回声,渺远的星光,还有带着围巾,鼻子冻得通红的顾笑我,都成了散落在光阴里无法被抹去的片段。

  在很多年以后,林景生都记得她在自己生日当天说的那些话。那些话语的音色,说话的人发某个字的音时拐的那个调子,都透过遥远的时空,通过一个看不见的传声筒传进林景生的脑海里,仿若有回声久久不绝。

  可是后来,他连道别也来不及,就离开了村庄。他离开时顾笑我不在,顾笑我回来之后也再也没有见过林景生。他们仿佛两条交叉的直线,再短暂相遇以后,又走向了更加遥远的方向。

  林景生在纽约的一坐公寓里,想着顾笑我。

  就在昨天,她满十六岁。是她所说的成年。可是,他却只陪她过过一个生日,从此杳无音讯。

  离开之后两年,他曾经回去,希望故地重游,能见顾笑我一面。

  可是他却再也没能找到那个村子。

  他照着记忆里的方向走去,看到的只是被夷为平地的黄土地。一望无际,连一丝方向都辨别不出来。

  有个守门的大爷看他愣愣地待在那里,就指着村子的方向对他说,“你又是以前村子里某户人家的孩子吧?”

  他有些茫然地点点头说,“是的。”

  “我就知道!都来了好几个像你一样外出打工几年不归的人了!”大爷说道,“这个村子去年……还是前年我忘记了,就被占了用来建工厂了!所有人都走完了!”

  他问,“那他们都去了哪里呢?”

  大爷挠挠头,“这可不好说,去哪里的都有!有的人分了钱,有的人去了C城的安置房,渍,真不好说!”

  “C城?”

  “对啊!”

  他在完成研究的课题后去过C城,四处打听,找到了所谓的安置房,还遇见了一个熟悉的人。

  他才进小区的门,一路走着,打算找个人问问,知不知道有一户人家,孙女和奶奶一起住,女孩很漂亮,叫做顾笑我。

  这时候,他听见有个人,用满是怀疑的语气叫了一声他的名字,“林景生?”

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