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七章

  人们如果去B城,刚到那里,吸引你的,不是往来不断的行人,不是历史悠久古色古香的建筑,不是街边冒着热气的小吃,而是海风吹过,扑面而来的大海气息。你甚至可以隔着重重人潮,仔细听出海浪的声音。

  林景生到了B城下车以后,去的第一个地方,就是大海边。

  坐一个车,二十分钟的时间,就能到那片白色的海滩。

  他又一次站在了那里。就像许多年之前,每当感到难受或者莫名的惆怅的时候,他就请假到这里来,在沙滩椅上躺一躺,或是在那片少有人至的秘密之地坐一坐,一晃多少年就这样过去了。

  从前真的慢,站在海岸看蓝天,总想很快长大,大到足以摆脱所有人,大到能够看清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大到向天空一样辽阔,无边无际,自由自在。

  而今,林景生站在他从小长到大的这方土地,一切都没有变。

  海滩上几张白色的沙滩椅,大片彩色的遮阳伞,光着背拿着冲浪板在海边闹腾的少年,还有开了不知多少年的小酒馆……

  仿佛一切都被时间定格,他只是像以前一样在阳光尚好的午后打了一个浅浅的盹,一会儿就要回去和章七一起打球……

  他给章七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接通,那头的人仿佛难以置信,低声问,“景生?”

  “是我。”林景生说,“我回来了。”

  “我靠!”

  林景生能够感受到电话那头的人有多激动,因为他听见了杯子掉在地上清脆的响声。

  “你在哪里?”章七问他。

  “在海边呢!”

  “你去酒馆先坐会儿,我就来!”

  “好。”

  挂完电话,他朝着酒馆的方向走去。

  酒馆外面有很多张桌子,用栅栏围着,铺上小彩灯。生意好的时候,根本坐不下人。

  门口有很多像漂流瓶一样的酒瓶子,各式各样。那些瓶子可以售卖,你可以把你想说的话写下来,然后扔进海里去。

  不过这种东西,一般只对从外地过来旅游的人而言有吸引力。本地人大都不吃那一套。买个酒,酒瓶还要花钱,什么意思?

  况且大家也都知道,老板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穿着泳裤,露出膨胀的啤酒肚,拿着个破旧的渔网半赤身裸体的去捞那些被人扔到海里的瓶子,美其名曰为咱们B市海边环保工作做表率,其实就是把那些瓶子拿回来,再把里面的小纸条丢掉,继续拿去卖。

  有人戳穿他,说他不道德,卖了人家东西还去捡,是欺骗行为!

  他也不生气,估计也是因为他也没有话反驳,但是他的脾气也的确挺好,他就笑嘻嘻地冲那人挤眉弄眼,说道,这不是环保赚钱两不误嘛!国家现在还提倡废物利用呢!

  林景生与老板也有过一些交集。

  那是在他还在上初三的时候。

  有一天他在篮球队训练完,不想回教室,就去找吴教练给他签假条。

  吴教练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没有问什么就给他签了,只是在他走之前嘱咐了他一句,“别在外面待久了!别皮!”

  他说,“好。”

  那天晚上他骑着自行车来到海滩,天已经黑了。他看见小酒馆热闹非凡,小灯一闪一闪,宁静而热闹。

  他去了他常去的那个偏远的沙滩旁,那里有一块巨大的石头。他爬上去坐在那里。

  晚风吹来,牵引浪花碰撞礁石,又把那种清脆的声响传递到很远的地方去。

  他就在那块石头上一直坐着,看着浅白的月光,远处三三两两在海滩上追逐的人,小酒馆觥筹交错的光景。

  “嘿,小子!在干嘛呢!”

  他听见一个从下面传来的声音!这声音把他吓了一大跳,差点没从石头上掉下去。

  他朝下看去,认出是小酒馆的老板。他手上拿着一个渔网,右手拿着一个蛇皮口袋,袋子里面鼓鼓囊囊的。

  “看风景啊。”

  “这月黑风高的,一个怀春少男,独身一人,在海滩上看星星看月亮,有什么意思?”老板对他使了个眼色,“会游泳吗?下来帮我找瓶子吧。”

  林景生虽然年轻,但是不傻啊,他说,“会是会,可是凭什么啊?”

  “这样吧!”老板说,“我待会请你喝酒!”,他指着那家酒馆说,“我认识那家的老板!怀春少年喝喝酒什么的,最好了!”

  “你不就是老板吗?”他说。

  “你知道啊!”

  话音刚落,他就拖着林景生的一只腿,用力一拽,把他拽到了水里。

  只听得啪嗒一声!

  林景生惊恐的大喊,“啊!我的衣服我的鞋!”

  老板笑眯眯地说道,“没关系的!没关系!下都下来了,快找吧。”

  于是,他就跟着老板身后,沿着他游的路线四处找瓶子。一直到那一大包蛇皮口袋都装不下了为止。

  他们游上岸,林景生气喘吁吁,晚风吹得他直打哆嗦。

  “年轻人,才游了这么一小会儿就这么累啊!”老板打趣道,“你看我,一把年纪还这么生龙活虎的!你要多向我学学啊!”

  说着摆了一个大力水手的姿势。

  “废话!”林景生说,“你什么都没穿,我可是穿着衣服游的啊!”

  老板一屁股在沙滩上坐下,打开蛇皮口袋,对林景生说,“别废话了!快来帮我拆瓶子!”

  林景生仰望苍天,感觉十分无语。

  他走过去,帮着老板把瓶子打开,用手去拿里面的纸条。

  “拿不出来。”他说。

  老板看了他一眼,说,“那么笨!”,接着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站起身来向礁石的方向跑去,边跑边对林景生说,“等一下!”

  不多时,他回来,手里多了两双筷子。

  他把瓶子拿起来,把筷子放进瓶口,说,“这样夹!”

  林景生接过筷子,问他,“哪儿来的啊?”

  他说,“我藏在那块石头上背后的嘿嘿!”。

  他们把那些瓶子里的纸条都夹出来,在海滩上堆了一堆小纸条。

  林景生问他,“这些纸条怎么办?就等它们放在那儿吗?”

  “当然不!”老板摇摇头,“被游客看见了影响我声誉!以后就不来买瓶子了……”

  “那怎么办?”

  “那儿,你去,”他指着前面的树林,“挖个坑埋了!让他们入土为安吧!”

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