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八章

  林景生身影单薄,吹着风打着哆嗦,拿着那一小堆纸条,往树林的方向跑去。沿途看见一个垃圾桶,他思量了一会儿,把那些纸全都扔了进去。

  他在此后很长的时间里,都认为自己会因为丢弃了许多人怀揣梦想的小纸条而遭到报应。尽管老板告诉他这根本没有什么。

  那天晚上,他跟着老板回到酒馆,周围的旅客都以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他。林景生心想,那些人或许认为他是老板慈悲心肠从海滩上救下来的失足少年,因为他们眼中充满了一种对于青春时光的追忆。年少轻狂,轻狂只在年少。一到中年,什么事情都是想做而不敢做了。

  老板背上背着一麻袋的瓶子,领着林景生到酒馆里面的房间。

  房间的陈设很简单,一张书桌,一张床,一个衣柜。

  他把瓶子放下,拿板凳上倚着的一张手帕擦了擦手,走到衣柜边,拿了一套衣服裤子出来,扔在床上。

  他看了看林景生,指着出门左转的方向说,“厕所在那里,去换换吧。”那种语气,就真的像是他在对失足青年说话一样。

  林景生心里有点憋屈,可还是拿起衣物出去换好。

  他把湿的衣物拿出来,看见老板在窗台上抽着烟。烟雾飘渺,飞向遥远的方向。

  他问老板,“这些湿衣服怎么办啊?”

  老板没有看他,随口说道,“放洗衣机里吧!过几天来拿。”

  后来老板抽完烟,看了一眼林景生,说,“走吧!小兄弟,说好请你喝酒的。”

  于是他们挑选了一个能看见大海的位置坐下,还叫他的员工上了两瓶冰镇的啤酒。

  “你这个小孩,”老板说道,“成绩不怎么好吧!”。

  林景生很疑惑,喝了一口酒很堵定的,问他,“为什么这么说?”

  老板挑了挑眉,很笃定地说,“今天是星期三!所有学生都在上课,你却跑到海滩上来,”海风吹起他的头发,他继续说道,“成绩好的学生能在这儿吗?再说,”他指了指林景生喝过酒的酒瓶,“成绩好的学生会喝酒吗?”

  林景生笑了笑说,“看来,你对成绩好的学生有很多误解。”

  “说得好像你成绩很好似的!”老板笑着说。

  林景生没有多说话,只是再喝了一口酒。

  过了一会儿,他问老板,“你说,”

  “啊?说什么?”

  “我把那些人的纸条都丢进垃圾桶里,会不会遭报应啊?”

  老板一惊,仿佛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放声大笑出声来“我还以为你这小孩心思有多深沉!没想到这么幼稚!”

  “要是照你这个说法的话,我大概就应该被天打雷劈了!”

  林景生喝了一口酒,对老板说,“你就是个奸商!”

  老板开心得大笑起来,“哈哈,还没有哪一个小孩敢这样说我!信不信我找黑社会来打你?”

  “……”

  过了好久,久到足以喝完半瓶酒,老板开口说,“梦想这种东西,多么微小多么珍贵。我们都应该把梦想放在内心最深处,小心藏着,而不是让他成为可以供别人丢弃的垃圾!”

  “现在的人多么可笑,为了所谓的情怀,将梦想寄托在一个注定沉没的瓶子里,他们一生里做的最有勇气的事情,大概就是买下那些瓶子。”

  “可是买下来瓶子就能买到梦想了吗?”

  “他们在现实里依旧什么也不敢做。”

  老板又喝了一口酒,看向天空,繁星低垂,像是伸手就能触及。

  他说,“我虽然读书很少,但是有一个单词我记得很清楚!coward.。”

  他问林景生,“你这种小学渣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接着他笑了笑,自顾自的说道,“是……”

  “懦夫。”

  “哎哟!不错嘛!”老板笑了笑。

  柔软的海风吹过来,把林景生穿的宽大的白色衬衫吹得鼓起来。

  老板将酒一饮而尽,说,“我也是懦夫。”

  林景生不明所以,可是他知道有些事情他不必追问。

  那天晚上,老板问他,有没有什么很想做的事情?就像那种电视节目里的主持人,热情洋溢的问嘉宾,“你的梦想是什么?”

  可是林景生不知道答案。

  小的时候,他希望能够拥有自己的时间,能像所有小孩子一样,和他们一起追逐玩耍,可是后来他就没有这样的想法了。

  林景生摇了摇头,说他不知道。

  老板于是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说,“没事,小伙子!你好好读书,总能找到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的!”

  他问老板,你的梦想呢?

  他狡黠地笑了,说,既然是梦想,当然不能轻易告诉你!

  他们把酒喝完,在夜空之下黑暗的静谧里看着人间烟火的颜色。繁星依旧在,望它们永不坠落。

  老板说,“你该走了!都这个点了,回学校吧!”

  他看看时间,都已经晚上九点过了。

  于是便趁着夜色归去。

  后来他去酒馆拿他的衣物,顺便把老板的还给他。

  老板见了他,语气惊奇地说,“上次我看见一个你们学校的人,想让他把衣服拿给你,才说起你的名字,他们就一脸惶恐地说知道,还说你是什么大神。”

  老板翻出洗好的衣物

  继续说,“我以为是你在学校调皮捣蛋众人皆知。就对他们说,‘他不好惹吗?不好惹就算了,让他自己来拿!’,结果他们说,不是不好惹,是成绩太好,气场太强!我纳了闷儿,一问,他们说,你是你们年纪第一名。是真的吗?”

  “是啊!”林景生觉得有些好笑。

  虽然林景生时常觉得老板世故圆滑,有千百张面孔,可是那时候他感觉老板有一瞬间是真的震惊

  了。那种表情,难以形容。

  后来,他常常和章七一起去那片沙滩。

  午后光景,他们脱下多余的衣服,就躺在沙滩边木头做的躺椅上,点两瓶酒,头上盖着一顶帽子,看浮云慢慢从身边游去。

  时不时的,老板也把他们摇醒,一人给一个麻袋子,叫他们去捡瓶子。

  章七总是特别精明,嚷嚷着不能白干活,要拿瓶子换酒喝。

  老板就说,“你才高中生呢!素质呢?”

  “素质?素质早就被丢到大海里了……”章七那个时候笑得张扬。

  往事与此刻,如有回声。

  林景生多年不来酒馆。

  

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