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九章

  林景生他推开那扇虚掩着的门。

  光阴交错,仿佛回到很久之前的时候。

  正是旅游淡季,酒馆生意不多,三三两两结伴的人零星分布在酒馆各个角落。老板在吧台上站着,无所事事地擦着桌子,看见有人进来,下意识的说一句,“欢迎光临!”

  他抬起头来,正要问点什么酒,看见了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他面前,那身影犹如苍劲的雪松,坚毅而笔直。

  他看一眼林景生,只觉得这个年轻人是如此熟悉,仿佛在哪里见过,却又不能够一时从零散的记忆片段里找出来那样一个与之对应的人。毕竟他遇见的人太多了。

  他指了指了指林景生,支支吾吾半天,“你……你你你……”,他手指晃动,另一只手扶着脑袋,像是很仔细的回想着往前时光的每一帧每一画。

  “你是……那个谁?”不多时,他恍然大悟,“你是……”

  林景生微笑,抢先说道,“我是林景生!”

  “艹!抢我台词!”老板开怀的笑了,“我知道,我想起来了!”他重复他的名字,“林景生,学霸嘛!”

  林景生在吧台上坐下,叫老板说,“来杯酒吧!”

  老板在背后的柜台拿上一瓶啤酒,倒在两个杯子里,一杯给他,一杯放在自己面前,找了个椅子坐下,感慨道,“你小子,一晃竟然这么大了!”

  他拍了拍林景生的肩膀,说,“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才上初三吧?我记得好像是初三!”

  “我记得那时候你特别小。”老板抿了一口酒说道。

  “哪里有特别小?我那时候也是我们篮球队的主力!”林景生反驳。

  “哎呀好吧!人老了,老来多健忘!不过总之不像现在,”老板又看了他一眼,“一看过去,就给人高大的感觉。现在我可不敢把你拖下水了!”

  回忆至此,林景生也不觉扬起嘴角,他问老板,“你还捡瓶子吗?”

  “捡个毛线!”话说到这里,老板眉毛挑了挑,说,“早在前几年我就不干这种事了!”

  “怎么了?”

  “像我这样的人,”老板说,“怎么会一直做这种破坏环境的事呢?你也不想想,一人一个瓶子,砸进海里,鱼都得被砸死完。海平面升高导致家园被淹,我不成千古罪人了吗?”

  实际上,是老板做事太过火,玩脱了。

  几年前的一个夏天,B市客游量达到历史之最。那年来海滩的人格外多,酒馆生意也格外火爆。

  老板是个商人,总想着利益最大化。作为海滩边上唯一一家独具风格的酒馆,老板打出了情怀的招牌。

  酒价水涨船高,不仅是酒,酒瓶也是这样。

  原本卖三四元钱的一个酒瓶子在旅游旺季卖到了三四十块钱。

  有人会问,哪里买酒瓶不是买呢?为什么非要去买那么贵的?

  可是老板早就给了自己家酒馆一个清晰的定位。说白了,人家卖的不是酒瓶子,而是一种情怀。

  而且,在这里买瓶子,老板还提供写作专用纸和专用笔,塞子加打包一条龙服务,给人高端消费的感觉。

  值得一提的是,那纸是老板特意定制的,上面还印了一段话。

  “我愿随风漂流,迎着海浪涛涛,踏遍世间足迹,直到遇见你!”

  也是够用心了。

  所以愿者上钩,那年老板狠赚了一笔。以至于卖到后来,瓶子是有价无市。

  于是老板就趁着夜色,偷偷摸摸下海去,干起了以前的勾当。

  当地的热心市民王先生发现了老板捡瓶子丢纸条这一系列有违良心的勾当,就向监管局举报了老板。

  监管局本来就看不惯老板这种破坏生态环境的行为,这下好了,又恰好逮着有人举报,于是一声令下,禁止老板所经营的酒馆从事漂流瓶的贩卖工作,违抗的话就封你的酒店,彻底断你的财路。

  狠话放到这里,老板自然不敢再去卖瓶子了。

  只是从那以后,老板在酒店门口贴了一张告示,“热心市民王先生与狗不得入内。”

  听说后来有位漂亮姑娘抱了一只柯基,想进酒馆喝酒,看见告示后踌躇不决,老板看见那美女凹凸有致,肤白貌美,主动前去相迎。

  “你好你好,请进请进!”老板两眼放光的说。

  美女说,“可是,告示上不是说狗狗不能进吗?狗狗不能进的话,我就不来了。”

  “哎哟!”老板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支笔,把告示上的“与狗”两个字打了个叉叉,“狗狗能进的!”他笑着说。

  那美女看着他,眼波勾魂,向他一眨,然后翩然走进去。

  自此,告示上就只有“热心市民王先生不得入内”。

  那告示经过风霜日月洗礼,早已泛黄。

  林景生没有再多问这件事,只是又想起章七,年轻的时候来这里骗酒喝。

  老板问,“以前和你一起来的小兄弟呢?就是那个特别贼的小伙子?”

  “他待会儿就过来。”林景生说。

  “你们都忙!年轻人嘛,是该忙一点的。”老板喝了一口酒继续说,“只是一看你们长这么大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我长年累月在这里呆着,每天做一样的事,见不同的人,以前怎样,现在也怎样,倒觉得时间像是没有过去一样。”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只是我们不自知而已。一年一岁,反复蹉跎。

  喝完一杯酒,章七打来电话,林景生才接起,就看见门口的帘子被掀起来,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钻进酒店,同时电话里传来他的声音,“在哪儿呢?”

  林景生看着章七环顾四周,在电话里说道,“在吧台这儿呢!”

  章七定眼一望,看见林景生,愣住了。竟然也忘记了挂电话,就直呆呆站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才快步走过来,捶了他的肩头一拳。

  “你小子!”章七说,“我他妈以为你人间蒸发了!想绝交是不是?想绝交就直说!”

  林景生也很激动,一别数年,再见面的时候,他们都变成成年人的样子。

  林景生看着章七脸上有些许青绿色的胡渣,让他尽管只有二十多岁的脸上,显出一丝沧桑。

  近乡情怯,近人又何尝不是这个样子呢?林景生也想过或许见面之后,不复从前,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好。

  可是并没有。

  “好久不见!阿七!”林景生主动张开怀抱,抱了抱他的兄弟!就像很多年以前,章七因为激动欢喜,拥抱他一样。

  “艹!你别这样啊!这样大庭广众下抱来抱去,别人还以为咱俩是搞基的!”他虽然这样说,但还是回抱住林景生,在他背上拍了两把。

  “哈哈!”

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