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五章

  我是孟难。

  从小到大,别人认识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觉得你的名字真好听。”

  他们都听成了空耳,觉得我的名字是“梦岚”或者“梦南”。

  所以当我向他们解释起我的名字,那些人总是眉毛一挑,眼睛张大,惊讶地问起,“怎么会是这个难?”

  所谓难,是指前途多舛,命运无常,总之与我的平生很像。所以我不知道,是因为拥有这样的命运才拥有了这样的名字,还是因为拥有这个名字才拥有了与名字相似的命运。

  我既然说起命运这个词,就证明了我是相信命运的。

  我认为发生的一切都是必然,都是命运轨迹中不可缺少的一环。所以我坦荡地活着,不费心思的去想任何问题。即使身边的环境很糟糕,我也很少抱怨,因为这就是命啊。

  忘记说了,我是一个孤儿。

  很多人不知道,即使是在B试生活过很久的人,他们都对城郊的孤儿院感到陌生,但我的确就是在那里从小成长起来的。

  一般人很难想象,院长告诉小孩子说,你们都是没有父母的小孩。他们或许觉得这对于小孩子而言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不过就我自己而言,在我年纪尚小的时候,是不知道父母对我们来说有多么重要的。

  我记得小时候院子里的梭梭板,阶梯上的秋千架,天上永远明晃晃的蔚蓝,那是构成我年少光阴一组不可缺少的意象。如果还要说些什么,大概就是那些老是要揪我辫子的调皮男孩,和流着鼻涕跟着我跑的女生。

  我在孤儿院里生活得挺好的。没有所谓的“可怜,”,“抢不到吃的,”等等这些我在小说里看到的“孤儿院里生活的惨状,”,除了有时候觉得无聊之外,我也没觉得哪里不好。当然也有可能是我本身就是一个很会抢吃的的人,而且因为我长得比较可爱吧,大家也都挺喜欢我的,没有亏待我。

  我那个时候不叫孟难。

  我姓李,跟着院长姓。我四五岁的时候记得院长说过,说,如果过几年我们还没有被领走,就带我们去上户口,等到稍微大些了就去社会上工作,等到可以养活自己了就不用再回孤儿院了。

  所以我那时候心想,哦,原来我的命运是要去社会工作赚钱,养活自己啊!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我会有这样的一个“命运”,所以我没有什么好挂心的,往后的每一天,我都是在偶尔和男孩玩玩捉迷藏,偶尔抢抢某个小女孩心爱的洋娃娃,偶尔荡一荡秋千……这样漫不经心的状态下度过的。大多数时候,或许只是在等待着长大,等待着离开孤儿院的一天。

  那一天比我想像之中来的更早。

  我们孤儿院常常有大人来参观,我那时候还不知道他们是来看他们要领养的小孩的。

  我坐在梭梭板上,以一个小孩子敏锐的眼神窥探他们,觉得他们就像是再观察动物一样,看着我们,在眼底最深处淡淡品鉴着优劣。我总是无端讨厌那样的眼神。

  我也讨厌他们说的话。

  有一次,我就只是站在那里,面无表情,一个穿着精致的妇女就挽起她身边西装革履的男士,指着我说,“你看她,真是可怜。”

  话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被议论的人听见。

  我瞬间露出防备的神色。

  他们瞧我一眼,摇了摇头,走开了,那女的还说,“这女孩认生,怕是养不熟的……”

  后来,我渐渐懂得,想要离开孤儿院,你就必须要面对那些人对你的探究,眼神。你自己也要学会伪装,学着微笑,学着让他们喜欢你,这样或许就能离开了。孤儿院里的小孩都很会这一套,所以很多人,那个揪我辫子的男孩,还有流鼻涕的女孩,都离开了。

  可是,我心想,我在孤儿院里待得也挺好,就等着长大些去工作。我不想离开。

  可是我还是离开了。

  领养我的是一个老太太,头发花白,带着金丝眼镜。我严重怀疑她那样年迈的老人是如何通过领养认证的。

  她来到我身边,一直看着我,我都有点被吓着了,好像她来到孤儿院,就只是为了看我,没有其它的目的。她的目光混浊思绪像是飘到了很遥远的地方,让我不禁怀疑,她并不是在看我,仿佛我只是透明的存在。

  她看了我很久,我神情别扭的让她看了很久。最后她伸出她干枯骨架分明的手,招我过去,用一种尽量温柔的声音问我,愿不愿意和她一起回家?

  我看着她,感觉这老太太好像有点可怜,就像天上的蓝天一样孤单,像漂浮的云朵一样孤单,像无人荡的秋千一样孤单,又像落单的树一样孤单。

  所以,基于善良的本愿,我和她离开了孤儿院。那时候我六七岁,正是读书的年龄。

  我问她,“我该叫你什么?”

  她说,“你可以叫我奶奶。”

  从那以后,我好像,拥有了我生命里的第一个亲人。

  我走在外面的世界,感觉自己像是从笼子里飞出来的鸟儿一样,周围的风景都那样陌生而又新奇。我看见河就想去游,看见田野就想呼喊。

  奶奶说,“你以后就不姓李了。”

  “那姓什么?”

  “姓孟吧!孟楠!”

  “好啊。那个孟?哪个楠啊?”

  奶奶告诉我,是孟子的孟,楠树的楠。

  我心想真好,我从此有了自己的名字了。真好。

  如果说我遇见奶奶,是命中注定的事情,那么我就能坦然接受,给我上户口的人把我的名字上错了这一件事情,这也是注定的。

  那天奶奶回来很气愤的告诉我,政府把我的名字给上错了。

  我问她,“哪里错了?”

  她说,“他们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把楠写成了困难的难。”

  没关系的,我看着奶奶皱着眉头,一脸生气,所以小心翼翼对她说,“听着都一样啊……没什么大不了吧……”

  她看我一眼,半晌才说,“傻孩子……我去找他们改去!”

  可是那个时候,改名字要很多手续,我又是才被领养,情况特殊,政府的人表达了歉意,委婉告诉奶奶,这事情怕是做不了了。

  所以我就成为孟难了。

二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