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十二章

  我在深不见底的深夜里前行,像是一直莽撞而又决绝的野兽。

  当我的双脚踏上沙滩,感受到细软沙石带来的摩擦感,看见头顶上已经出现的繁星,我突然想起章七。

  想起我们已经有很久没有见了。

  再仔细一想,我所谓的很久,其实不过一个星期而已,但是却像是真的已经过了很久,一切都与以前不一样了。

  我真想去见他,可是我想着,他那个时候应该正在训练吧。而我又是请了假的人,总不能无缘无故的跑到学校里去。保安会拦着你,神色防备地问你很多很多问题,再联系你的班主任,才放你通行。

  这是一件很令人厌烦的事情,我当即放弃了去学校的想法。

  不过,我看着小酒馆里通明的灯火,闲来无事悠闲驻足沙滩长椅上喝酒的人,牵着手在沙滩上的情侣,把嘴巴吃的很脏的小孩,我想,我应该可以想办法,至少听见他的声音,与他说几句话。

  我那天穿着牛仔衣,我四处摸寻,从内侧的口袋里翻出了一张纸条。那张纸条是章七在我和他熟识之后给我的,那上面有他教练的电话号码,他对我说,打通这个号码,就能找到他。

  上天故意如此安排,如此凑巧,我将纸条放进这件衣服的口袋而又穿着它出来,冥冥之中就像是有一条丝线牵引着事情的所有发展。我不知道上天为什么要这样安排,可是我很开心,在我如此失意如此落魄的时刻,能够当真在我的衣服口袋里,摸出一张通向他方向的纸条。

  我进了小酒馆,一个尚且年轻的男人接待我,他看我一眼,问我是不是要来杯酒。

  我摇摇头,说我想接个电话打一下。

  他很痛快的从吧台底下拿出电话扔给我。

  我拨通他写给我的号码,听见嘟,嘟,嘟……

  三声之后电话被接通。

  一个男的问我,“你好,你是?”

  我清了清嗓子,说,“那个,我找章七,我是他的同学!”

  “等一下。”他说。

  接着我便听见电话的另一头那个拿着电话的人对另一个人说,“把章七这小子叫过来!有人找。”

  过了一会,我听见电话传递产生的不稳定的电波声,听见章七问我,“我是章七,你是?”

  我站在窗边看风景,如果可以,我想我能够点燃一支烟,看潮起潮落,繁星满天,直到很久以后。

  我在那一瞬间,感受到了自己对于他的信任与依靠,他一对我说话,我感到世界吹来了温暖的风。

  我说,“我是孟难。”

  “你啊!”他的话语里顿时带着笑意,“怎么样啊最近过得?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没什么,”,我深吸一口气,说,“就是看看你在训练没有。”

  电话那头的声音很温暖也很温柔,说,“你想看我在不在训练可以直接来球场啊。”

  我说,“我现在不在学校里。”

  “那你在哪里?”

  我说,“你猜。”

  电话那头的声音清晰而笃定,“我猜你在海滩?”

  我心一震,这一切太巧合,就像命运。

  我笑着,看着外面的人群,彩色的小灯交替闪烁,为城市营造出温暖的光景。

  “就是海滩。”

  “你在那里干嘛啊?”

  “走着走着,就走到那里去了。”

  “好吧。今晚海滩的星星很美吧?”

  “对啊。特别漂亮!”我说,“我找了个大石头,在那里坐着,看了好久,都把我饿了!”

  “那你什么时候回去?你是回家还是回学校?”

  我点点脚尖,说,“我不知道。我大概还会在这里呆上一会儿,才能决定。”

  “……这样啊!”我听见他那头声音有点含糊,想着一定是他教练催他去训练了,便主动地说,“那不说了,下周见。”

  “好吧!再见!”他这样说。

  我挂了电话,把手机还给那个接待我的人,那个人眼睛里充满笑意,指了指手机,问我,“男朋友?”

  我微笑着摇了摇头,说,“谢谢你啦!没有把我当做骗手机的。”

  他露出狡黠的笑,说,“你刚才去窗台,我一直盯着你呢!生怕你跑了。”

  “哈哈!”我挥挥手,向他告别,走出了酒店。

  我在海滩附近闲逛,索性脱下鞋子,任由时来时去的海水没过我的脚丫。海水如此冰冷如此温柔。就和天上的星星一样。

  我在想,在我踢了我的叔叔一脚之后,我要在哪里去住一晚上呢?

  我在以前,章七带我过来的那个位置坐下,那里通常人很少,我在那里找了个塑料口袋,垫在海潮所不能至的地方,坐下来,看天上的星星。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孩子想妈妈……我没有妈妈可想,可是我想到了奶奶。

  奶奶她会不会也变成天上的一颗星星了呢?

  或许这样认为,心里会觉得更幸福一些。

  如果你想念一个人,你就把那个人想成是天上的星星。如果天上的星星在闪烁的话,就证明那个人也在想念着你。

  那时候就是那样,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像是呼吸,像是心跳,像是生命。

  我想,奶奶去世,其实或许是对她而言的好事情。至少她去和她真正的女儿团聚了,不再像活着一样孤单。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烦恼是那样的多,有了今天没明天,当你终于开始有所期待,命运就迫不及待给你一记重锤。

  所以我今晚该到哪里去睡觉呢?

  或许我应该趁着深夜,从院子前面的大树爬上我家的二楼……

  我正这样想着,捡起小石头往浅浅的海潮上砸,突然听见有人叫我。

  那声音跨越了时间,从遥远的地方赶来,喊着,“孟难,孟难……”

  我转过身去,寻找声音的来处,一转身就看见章七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我的眼前。

  他手里抱着德克士全家桶,笑着说,“你果然在这里啊!”然后笑着坐下,把那一堆炸鸡递到我手里。

  我的生命如此微乎其微,我从来不愿意也不敢去奢求什么。我生来孤独,无所依靠,但我害怕失去。

  有的事情,你一旦尝过甜头,就会像毒瘾,一辈子渴望再得。

  那晚海风,轻轻的,温柔的,散漫地吹着。我想,我在往后生命里,无论走到哪里,我都不会忘记那一刻,穿着校服和白色T恤的男孩,他的眼神是那样温暖,他对我灿烂的微笑,只因为我说我饿了,就抛下训练,从学校赶来,递给我一个全家桶。

  我一生从未被如此善待。

  我没有因为奶奶离开,叔叔仇视而哭泣,没有因为没有父母,生活孤单而哭泣,没有因为生命无常,世事艰辛而哭泣,可是我在那一刻却突然红了眼眶。

  多亏那夜色暗淡,我拼命去看着天空,狼狈地怕他发现。

  我深吸一口气,说,“幸亏你来了,不然真是要饿死我了!”

  他笑着,说,“我对教练说,我家里来亲戚了,他就放我出来了。”

  我说,“我没有洗手。”

  他说,“没事,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我说,“吃炸鸡怎么能没有啤酒?”

  他看了一眼小酒馆的方向,说,“等一下,我去给你弄酒来!”

  我们在夜色里,听着浪花翻滚,晚兽嘶鸣,看着大海无边,繁星浩瀚。

  我们喝酒,吃肉,不知时间为何物。

  他问我,“你怎么不回家去?”

  我说,“心情不好,不想回去。”

  他没有多问,“那待会儿回学校?”

  “保安要问好多!麻烦!”

  他喝了一口酒,挑了挑眉,说,“那就不走正门!我带你从其它地方进去。”

  我怀疑地问他,“能行吗?”

  他说,“你放心!”

  在我们终于决定离开的时候,他注意到了我被海潮浸湿的脚丫。

  我坐在海滩上,正准备穿鞋子,拿过鞋子时他把它们抢了过去,说,“你脚是湿的,怎么穿?”

  我说,“没事。”

  他不由分说脱下了校服,抓起我的一只腿。

  我脚下意识的一縮,问他,“干什么?”

  “擦脚啊笨蛋。”他皱着眉头,还抱怨着,“你到海滩脱什么鞋子……”

  我说过,我一生从未被如此温柔相待。

  他小心把我的脚擦干,为我穿上鞋,动作轻柔,不像话语那么粗糙。

  “走吧!”他站起身,把校服甩在身后。

  我站起身追上他,说,“要是在古代,你见了女孩子的脚,你就得娶她了!”

  天知道我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

  他停下来,转过身,嘴角一样,像是黑暗里出现的阳光,问我,“那你是想让我娶你吗?”

  我尴尬极了,快步走开,说,“当然不是!”

  他闲庭信步走在我身后,哼着莫名熟悉的歌谣。

  呵!那时候啊!

三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