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十三章

  一年之后,我离开了原来的家,跟着一个我才认识不久的男人去了X阳。

  我终究没有和章七去向同样的方向。

  我没有去上高中。

  当飞机飞过B市的天空,浮云从天上落到我的脚下的时候,我想一切都应该是结束了。人生当是这样,有相聚,就会有道别。

  命运让我与章七以光速靠近,却又突兀地在中间撕扯出一道巨大的口子,阻拦万物。

  也或许是因为我自己对自己没有抱什么希望,没有认真去学习,没有想过靠近。我只是借着所谓的图书馆的运气去与未来交战,可是我的运气向来就是那样差,也不信会有奇迹。

  总之我和叔叔闹翻了,在章七上高一的时候他把我赶出了家门,我找了一个男朋友,一直住在他租的房子里。

  我在飞机上,与过去的自己彻底告别。与光芒万丈的篮球少年告别,我祝福他此生不要被任何事物拖累,坦荡自由,万事胜意。

  一年之后,我意识到怀孕了。

  我认识的那个渣男顿时抛弃了我,拿着所有的钱离开了。

  我四处借钱,四处漂流。在地下出租室里抽着烟,眼见着发霉的衣物和昏暗灯光角落里结出的蜘蛛网,觉得老天可能就是看我不顺眼,变着法的玩弄我。

  我发现我的骨子里就是应该是阴暗而又不知悔改的失败者。在很多年以前,我的母亲生下我就把我放在孤儿院,而现在我就像是在走她曾经走的路一样,如果让这个孩子出生,我同样没有任何能力去养育他。我也会裹着一个襁褓,把他放在某一户的门口,或者是孤儿院,或者是医院……

  我知道自己哪里最可怕。我把所有的因果都归咎于命运,从来没有想过是不是自己哪里太糟糕。

  可是,我生来就是这样。我也一样觉得可悲。

  所以我不需要同情。

  有天晚上,我站在X阳最大的广场边上,一个很长的桥上,抽着烟,望着四周。

  桥下是奔腾的江水,四周是广场舞吵闹的音乐,匆匆而过的路人,川流不息的街道,这一切都像是与我隔了一层薄薄的屏障。

  我还在想,要在这几天筹集起几百块钱,去把胎给打了。或许应该去找个临时工来做,不过他们大都不敢收童工……

  我看见向我这个方向走来的男生的影子,走路的方式,穿着打扮,长相,都像是记忆里那个远在千里之外的男孩子。

  我自嘲地笑了,吐出一口烟,想着这个时候我竟然出现了幻觉。

  幻觉直瞪瞪朝我走来,叫了一声我的名字。

  “孟难!”

  如果幻觉会说话,就证明我看见的东西,不是幻觉了。

  可是如果不是幻觉,远在B市的章七,又怎么会到这里来呢?他此刻应该在训练,或许已经进入了省队,或许更好。

  我一直这样呆呆地想着,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他冲到我身边,不由分说用力抓住我的手腕。我被他抓得疼了,才回过神来,下意识的闪躲。

  可是他抓得好紧,我怎样都挣脱不开。

  他一手抽出我手里的烟,扔在地上,踩灭。

  我想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们根本就不应该再见,何况是以这样的一种方式。

  我抬起眼,正准备说些什么。却看见他的眼睛里全是血丝,红的吓人。

  我顿时忘记了所有想说的话。

  “你……”我才开口,他就对我摇了摇头,打断了我。

  “你怀孕了?”他说,声音是如此的沙哑,就像一只声嘶力竭的动物。单薄而脆弱。

  “嗯。”

  我问他是怎么知道的。

  他说是张敏告诉他的。

  “哦。”

  我曾经像张敏借过钱。我向很多人都借了钱,从来没有找过他,我宁愿永远不见到他。

  “你怎么来的?”

  他摸了摸包,想点一支烟,把烟放到嘴边上,又抽出来,放到耳朵边上去。

  我们靠着桥,看着四周辉煌的灯火,说,“我坐飞机,昨天到的。”

  我没有问他为什么现在才来找我。我知道在偌大的城市里想要寻找一个人是多么地不容易。

  “你打算怎么办?生下来吗?”

  “生下来?”我冷笑着反问章七,“你觉得我能养活他吗?”

  我在此之前,从未对章七露出过那样的笑容。

  他就像是在看着一个陌生人。

  可是,这就是我啊。

  我从未想过让他见到我的落魄与不堪,怯懦与无助,冷漠与孤傲。可是,那就是我啊。

  我不愿意再看他,就转眼看着桥下流动的溪水,说,“我要打掉他。如果生而为人,注定孤苦,我宁愿他从来没有来过这个世界。”

  他声音沙哑,问我,“是谁的?”

  我躲开他妄图抓住我的手,说,“谁的都与你没有关系。章七,你不该到这里来的!”

  “孟难……”他看着我,面容憔悴,精疲力尽,仿佛失去了支撑他的什么东西,变得毫无生机。

  这一点都不像他。他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应该站在很高的地方,与天空,与云朵为伴,他应该神采飞扬,光芒万丈。不应该为了一个糟粕的女孩子,让自己成为一个失意孤苦的人。

  “你还差多少钱?”

  他深吸一口气,问我。

  我说,“我不差什么钱了。”

  “你什么时候去打?我和你一起去。”

  “不……”

  “求你了。”

  我人生最灰暗的岁月,我心间的朱砂痣,头顶的白月光,那个本应远在天边的人,不远千里,过来求我,这是一件多么心酸多么难受的事情啊。

  他把他背的包打开,拿了一千块钱给我。

  我说我不要,他就一直看着我,用那种决绝而又忧伤的神色。

  我自嘲的笑了。最终拿过钱,对他说,“我为什么不要?这不是任何人都需要的东西吗?”

  他坚持送我回家。

  我让他看见了那个真正的我,那个卑微怯懦,自私可悲,住在地下出租房的我。

  我对他说,“既然你给了我钱,我明天就会去打胎,你可以跟我一起,不过出了医院以后你马上走,什么都别说什么都别问。”

  他看了看四周,潮湿而黑暗,水滴从不知哪里的天花板掉下来,角落里到处是蛛网。

  他在看我,即使在黑暗里我也能认出那种眼神,就像是在可怜什么动物。

  他想说什么。

  我打开房门,阻断了他的话,对他说,“我生平最讨厌别人可怜我,所以不要那样看着我。我明天早上八点出门,就这样吧!”

  就这样吧!

  就这样吧。

  就这样吧……

  后来,章七陪我去了医院,那是一个阴天,乌云密布,狂风大作,我几乎没有和他说什么话。

  我记得消毒水浓烈的味道还有医生护士穿的白得刺眼的大褂。

  我在那里,亲手扼杀了我的孩子的生命。

  出医院时他扶着我,我挣开了他的手,对他笑了笑,很认真地说,“章七,谢谢你!真的。你回去吧,以后也别再来了。”

  他张口叫我的名字,说,“孟难,如果我早点告诉你,我喜欢你,我们是不是就不会错过了?你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迎着风,看着他的眼睛,那双因疲惫而眼圈深重,布满血丝的眼睛。

  “我知道你喜欢我啊!章七,我一直都知道的。”

  我说,“你现在看到的我,才是真的我。我不值得你喜欢,你应该拥有更好的女孩子。”

  我们一路小走,竟然已经到了公交站口。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说,“你走吧!”

  “你呢?”

  “我会好好的!”我说,“我会去找一份工作,好好生活,好好改变,相信我,我还会与你再次相遇。不过在那之前,别来找我了。”

  ……

  他离开时,我静默地朝他挥手。

  一转身风好大,吹花了眼睛。

  之后我听张敏说,他找到了那个人渣,把他打进了医院。

  后来,他被省队开除了。

  再后来,我又听人说,他应征入伍,去当兵了。

  在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像是突然而又突兀的全然不见,他就像人间蒸发,我也再也没有听见关于他的消息。

  我有一年回B城,去到海滩的酒馆,装饰多少年,好像没有什么变化。

  窗外翻滚的浪花,高大的礁石,永远悠闲的旅客,嘴角很脏的小孩子。

  我还认得那个老板,那个老板却已经不认识我。

  孩子从沙滩飞奔而过,远处沙滩隐蔽的角落,有男孩和女孩欢笑的身影。

  阳光温暖炙热。

  没有人永远是少年,但永远有人是少年。

三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