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顾笑我看着A市蓝蓝的天空,时不时的,被风吹落的叶子飘进她的眼里,摇晃着坠落到地下去。

  这个夏天就快要过去了。顾笑我这样想着,从行李箱里拿出去年林景生带她去相馆照的那张照片。

  行李箱是黑白色条纹的。临走之前,她妈妈在大型商场买下它,递给顾笑我,说,“拿东西收拾一下,我们要离开了。”

  黑白色条纹,像极了钢琴黑白键,像极了斑马,像极了白天和黑夜。顾笑我一直想问妈妈,为什么不买一个彩色的箱子。小孩子应该都喜欢彩色,她也是小孩子,可是她的妈妈好像从来都不知道这一点。

  她或许只是随意走进一家卖箱子的商场,第一眼就看到了它,所以买下。又或者,她只是因为这个箱子恰好在打折,她觉得很划算,所以带走了它。

  总之,顾笑我把她在村庄里生活的记忆都装进了箱子里,打包带走,跟着她妈妈离开了那个村子。可是十多年的回忆那样多,那样多,哪里能装的完呢?于是她只好学会舍弃这样,舍弃那样,带走的全是她自以为重要的,外婆织的毛衣围巾,林景生给的裙子,还有那张相片。

  顾笑我坐着车子,踏上从未踏过的征程。一骑绝尘,头也不回。

  她曾经无数次想过,她总得好好读书,努力再努力,才能够走出偏远的山村,走到更远的地方,才有可能以笨拙的方式去弥补她与林景生十几年的差距,才能真正走近他,不再是小孩子。

  她幻想过,当她离开时,风景应该明媚而灿烂,应该是遍地繁花,星河相送。

  可是当她真正坐在通往外面世界的列车,隔着玻璃窗,看见周围的风景,竟然与她生活的地方没有什么不同。

  他们开过一座山,路过一座桥,溪水涓涓流淌,蒿草随风摆荡,田野布满天涯,一切都没有尽头。后来,她坐上火车,看见林立的高楼,环绕的立交桥,城市路边均匀分布的树,她觉得这一切都不吸引她,这些远没有她生活的地方美好。

  只有陌生。

  她以为离开村庄以后她会很快乐,很雀跃,很激动,如果没有,至少也应该是有一些期待的。可是现实与想象往往大相径庭。

  她终于离开了,算是得偿所愿,可是,离开的不仅仅是她,还有她的阿婆。

  只要一想到她的阿婆,顾笑我总是忍不住落泪。

  阿婆去世的那几天,她好像把小半辈子积累的所有眼泪全都流干了。

  她的阿婆是得癌症离开的。肺癌晚期,走得无声无息。

  世界很残忍。在阿婆临终时,顾笑我在离村庄很远的一个县城参加奥林匹克大赛的决赛。

  是村庄里,她家周围的邻居,发现了阿婆的尸体。

  就在屋里,房屋紧闭,刘小强的爸爸撞开门进去,发现顾笑我的阿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后来他们联系了顾笑我的妈妈。

  顾笑我回到家的时候,发现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当她看见阿婆躺在堂屋的棺材里,她的妈妈守在一边时,她几乎崩溃,跪在地上,眼泪毫无预兆奔涌而出,明明没有出声,却总是止不住泪水。就像从心脏划开一道伤口,她觉得这个世界上对她最重要的东西遗失了。

  她的妈妈走过来一把抱住她,对她说,“笑我,过去了!都过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一切都会好起来。世界仍然照常运行,明天依旧可能风和日丽,可是我却永远失去了我的阿婆。

  顾笑我抱着她的妈妈,失声痛哭。

  顾笑我的阿婆火化后的那一天,村里的人都带着白帽子。顾笑我和她妈妈走在最前面,跟着抬棺材的人一路走过,把村庄走遍,洒满纸钱。

  在火化的时候,殡仪场的人放了几声很响的炮声。

  声音很大,震耳欲聋,传到了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

  据说这些炮是一种仪式,是对世界的一种宣告,宣告曾经有那样的人,她曾经来过这里,生儿育女,奉献了所有爱与精力。着炮声是生者最后的道别,也是对逝者最响亮的祝福。

  那晚上,顾笑我和她妈妈坐在楼顶。

  村庄里,常年累月都有星空,看不见星星的日子是很少的。可是那个晚上,即使在晚上也能看见天上像是布满了阴云。

  夜晚风吹得好大,几乎叫人睁不开眼睛。顾笑我的妈妈把衣服脱下来,给顾笑我披上,然后对她说,“笑我,过几天我们就要离开了。”

  顾笑我呆坐着,很久之后问她,“去哪里?”

  她妈妈指着一个顾笑我不知道的方向,说,“去A市。”

  顾笑我看了那个方向一眼,苍凉寂寥,漫无边际。

  “那阿婆呢?”

  “我们把阿婆也带走,带她到A城,好好的给她建个墓碑。”

  顾笑我低下头,眼泪啪嗒啪嗒掉在地上。

  她妈妈抱住她,说,“笑我,你要知道,我们都会离开这个世界的。无论是你爸爸,你阿婆,还是我,还有你,我们终究都会离开的。”

  “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牵挂。亲人,朋友,爱人,这些都是我们的牵挂,我们在乎他们,就像他们在乎我们是一样的。”

  “你阿婆,你阿爸,虽然他们离开了这里,可是他们的精神将永远陪伴着你!”

  “或许他们成为了天上的星星,在风和日丽的时候,你抬眼就能够看见他们。”

  “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生活!为你自己活着,也为阿爸和阿婆活着!没有谁比他们更希望你活的幸福快乐!”

  她妈妈轻轻抱住顾笑我,说,“不要哭了……不要哭了……”

  顾笑我抱住她的妈妈,在这个世界上,她只有她妈妈这一个亲人了。

  她把顾笑我带出了村庄,去到遥远的A市。

  在火车上,她旋转着无名指上的戒指,踌躇了很久,对顾笑我说,“笑我,妈妈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顾笑我看着她的手,转头看向窗外,说,“我都知道,妈妈。你又结婚了,是吗?”

  “妈妈……对不起你。”

  窗外风景一闪即逝。

  顾笑我其实知道,她怎么能要求她的妈妈,因为已经去世的阿爸孤独一生呢?

  她握着她妈妈的手说,“妈妈,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