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迎接春节

  新的一天到来,太阳从西边升起第一缕阳光把湖面洒成金黄色,碧波荡漾,柳树微垂,一张张柳叶洒满湖面,随水飘荡。

  鸟鸣清脆悦耳,随即伴随着的是家家户户放鞭炮的噼里啪啦声,声音大的把鸟儿惊飞,虫儿避,柳树被微风拂过,沉在湖水底的鱼儿竞相跃出水面,鱼鳞在金黄的阳光照耀下,焕发出鳞光闪闪的金黄光泽。

  当太阳完全升起,阳光洒满大地,鞭炮声停止的,冬天:一过,春天来了。人们为了迎接春节,个个满脸红光,叫卖的叫卖,或是几个团聚在一起的富贵小姐们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希望遇见自己的命定之人,共度一生。

  但在那么温暖温馨的时刻,人们都没有发现在屋顶晒了一晚上月光的灼婳悄悄的在没有人的小巷飞身而下。

  于是街道上便出现了一位外来的女子。

  身穿洁白如雪的衣袍,腰上佩戴着用红绳系着的翡翠玉,尽管她换成了白衣,娇小的足上却任然带着小巧玲珑的铃铛,从不离身,随着她的走动发出悦耳的铃声。

  脸上带着白色的面纱,微风拂面,露出了一点娇嫩的肌肤,脖颈纤长柔美。

  纤长的睫毛刷过她如雪的肌肤,浓密下是一双红色的眼瞳,是妖异的血红色,眼珠里仿佛有碎碎星光。三千青丝达到了腰际,散发着乌黑亮丽的光泽,有种王后般的圣洁和高贵。

  人们惊叹了,这么美的女子,怕是京城皇室第一美人也相差甚远吧!就是不知这么美的女子是哪家的!

  路人频频回头看,炽热地打量着灼婳。

  灼婳也感觉到了,眉头微微一皱,眼底划过不悦,但也没有说什么,随他们去。

  “驾!驾!”

  突然远处跑来一辆马车,车夫蛮横冲撞,不讲理。手中甩着一根长长鞭子,狠狠的挥在马屁股上。马一痛,发了狠,没有理智的向前冲!

  “让开!耽误了我家主子办事,你们赔的起吗?!”

  人们被吓的东跑西窜,惊叫声到处弥漫,纷纷向两旁退去。灼婳也满脸疑惑的随着众人向后。

  只见一位年迈的老人独独站在街道中,腿上还有残疾,满头大汗地向人们的方向一瘸一拐地“走”去!无奈腿上有残疾,走不快,人们也无视,就当没有看到。

  “让开!你个死糟老头子,耳聋没有听见吗?!”车夫大声呵斥,脸上泛起狠色,手中的鞭子眼看着就要挥下——

  灼婳眼神一厉,使用法术瞬间转移到老人的面前,人们只觉得耳边一阵风快速吹过。

  转眼间灼婳竟单手握住了车夫的鞭子,车夫一愣,不仅是车夫,人们看到这样的场景也纷纷呆愣住。

  “贱民!你想干什么?!”车夫狠历的呵斥。

  人们也只为这位美丽的好似妖精的姑娘感到惋惜。

  灼婳把鞭子一甩,力劲大的几乎把车夫摔了下来。

  车夫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连忙稳住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

  “干什么?”灼婳娇嫩的唇瓣轻启,句句钻进车夫的心里,“当然是,教训你了!”

  车夫一愣,望着自己马下的女子,纯洁洁白的如妖精一般,嘴里却吐出与她面貌不服的语句,却又不感觉违和。

  车夫眼珠子狡猾的转了转,在脑海里搜索了一翻,皇室贵族里并没有这个人。

  于是车夫也不怕了,看着灼婳美丽的面容,垂涎道:“小姑娘,瞧你那么细皮嫩肉的,如果这鞭子伤了你,那多不好啊!你是一个人吧?要不随了我家主子,保证你天天吃香的喝辣的,怎么样?”

  灼婳看着贼眉鼠眼的车夫,嘴角勾起一抹柔和的笑,眼睛却直直地望着骑在马上猥琐的车夫身后用金丝一针一线绣出来无处不透着华丽的锦布,料子用的也是京城最好的。但价格却是真实的贵,一角都能抵普通人家几年的开销了!

  “我竟不知道原来京城有钱人是这么仗势欺人的!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主子教出这样的下人!”灼婳冷笑着继续说:“可否出来见一见?!”

  

第三章:迎接春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