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香橙

  望向走进来的灼晔,掩饰的笑了笑:

  “你怎么来了?”

  手不自觉的抓紧了木桌,手心里布满了一层细细的虚汗。

  灼晔的眼神像是不经意间的快速扫过,淡淡道:

  “我来看一下师傅你好了没有。”

  望了望中间那盘黑漆漆的菜,挑了挑眉:

  “进了那么久,就弄了这个?”

  灼婳顺着他的眼神看着那盘菜,不禁羞红了脸,沉默一会儿,说:

  “要不……我还是去买吧。”看了看黑漆漆的那盘菜,心塞的酸了鼻子。

  “不好意思啊,作为你的师傅,却连顿饭都做不好。”嘴里语无伦次的说着:“都不配做你的师傅了呢……”

  灼晔的眼睛暗了暗,走上前,说:“没有什么配不配的,只有想不想。”

  灼婳一脸感动,养了这么久,总算是没有白养。

  灼晔随意的拿起刀,对着灼婳说:

  “师傅,你先出去吧,这交给我就行了”

  灼婳看着眼前白晃晃的菜刀,感觉背后一阵鸡皮疙瘩,连忙点了点头。

  “那我先出去了,有什么事情就叫我。”

  “嗯。”

  灼婳出去后,就趴在自家院子的石桌上,手里拿着一壶酒,看着院子里的桃树,昏昏欲睡。

  刚灼晔出来之后,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场景。

  少女穿着一袭大红色的衣袍,身体趴在桌子上,脑袋枕在手臂上,一只纤细白嫩的手还紧紧的抓在壶酒上。身边散落了一地的桃花瓣。

  美轮美奂,灼晔看到不禁晃了眼睛,一直呆呆的看,似乎忘了自己是叫她来吃饭的。

  灼婳醉眼朦胧的看向他,笑着招招手,舌头打颤。

  “徒……徒弟,你来啦?快……来陪为师……嗝……喝酒……”

  等了一会儿,看着灼晔没有动,于是自己起身,摇摇晃晃的走走到他的面前,向他控诉,泪眼汪汪,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委屈:

  “为……嗝……为什么不……理我?”

  灼晔连忙扶住她的身体,而灼婳也顺势一倒,就倒在了他的怀里。

  灼晔身子一僵,僵硬的揽住她,垂眸看着她粉红的脸颊,眼底翻涌起冰蓝色的海波,越来越深邃。

  声音暗哑:

  “师傅你醉了,不能再喝了。”

  灼婳脑袋往他怀里一拱,不情愿的扭了扭身体。

  “嗯——师傅不要动。”按住她乱扭的身体,发出一声闷哼,心里苦笑。

  果真这回她安安静静的没有在动,灼晔看着她的睡颜,哭笑不得。

  打横抱起,就往房间走,把她轻柔的放下,脱下她的鞋子,打来一盆冷水,把布打湿,坐在她的床边,擦着她的脸蛋。

  灼晔盯着眼睛越来越深邃,喉结上下划动。

  他低低的对床上躺着安安静静的女子说:

  “师傅,不介意我做一件事吧……”

  当然等不到女子的回答,于是他骨节分明的手触摸着她滑嫩的脸颊,低笑: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哦。”

  看了良久,灼晔慢慢俯身,直到他们的脸距离几厘米出停下来。

  “不能怪我啊……”

  轻飘飘的说出这句话,他再也没有任何犹豫,与女子的唇相触,没有丝毫距离。

  灼晔只觉得触到的唇饱满又柔软,甜甜的,向在咬棉花糖一般。

  最开始还只是细细摩擦,像在品味。

  而女子还无意识的伸出舌头一舔——

  灼晔一僵,看着她紧闭的双眸,终于忍不住,重重吮吸着她的唇瓣,伸出舌头在她的嘴里掠夺着她的汁液。

  灼婳只觉得呼吸困难,忍不住张开嘴,无意识的回应去夺氧气。

  良久,灼晔才停住,手指划着她红肿的唇,眼里满足。

第十五章:香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