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魂之帝尊的追妻之路

七情七伤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了个去,什么鬼

  “天好蓝啊,空气真好”,焦妍妍站起身,环顾了一下四周。山?树?这是哪啊?焦落落蒙圈了。自己不是在家睡觉嘛。怎么跑山里来了。睡得太死真是要命。肯定是飞燕她们。昨天是焦妍妍22岁生日,叫了几个闺蜜庆生。喝大了,到现在还头疼呢。后来老爸让杨秘书送来里生日礼物。一个手镯。没新意。那个杨秘书就一个狐狸精,讨厌的女人。

  “男人真他妈没一个好东西。”焦妍妍气的跺脚。然后低头看看手上的手镯,昨天没仔细看,现在看看。还不错。上面镶嵌的一条条形红色的宝石。是宝石吧,大概。比较简洁,其他的便是银的了,上面有些文字一样的东西,不知道什么意思,不管了。先找人。

  “飞燕,诗诗,雅娜,出来!我醒了。”焦妍妍拍了拍身上的草。还是昨天的衣服,白色短貂皮,黑色铅笔裤,搭配平底矮靴,因为焦妍妍长得比较高挑,168的身高,拥有魔鬼的身材,还有一张天使的脸。这要归功她老爸,年轻的时候去英国留学,不过是纯粹去玩,看她就知道,4年后回国,手里抱着1岁的她,连行李都没有,长大点,大姑告诉她,那时候她爸差点被爷爷赶出去。至于她妈妈嘛!听说是风流债,生下她,拿了钱,就消失了。

  再后来她老爸继承了焦氏。当上了焦氏集团的主席。虽说焦氏在中国排不上名号。不过在所在的市里是数一数二的。

  焦妍妍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兴趣广泛,什么都涉足,却没一样精通的,要说她身上还有什么值得提的。那就一样。记忆力好,而且是惊人的好。所以特别记仇,还印象深刻。想忘都忘不了。

  焦妍妍等了半天。没人出来。摸摸口袋。打个电话。手机不在身上。哎!焦妍妍无奈了。这个仇,记下了。回去有她们受的。

  就这样,焦妍妍徒步往下走。一路上别说人,鬼影都没有。

  “着什么鬼地方啊。”焦妍妍冲着天空大吼。

  又接着往下走,不知道走了多久,只看见太阳正挂在她头顶。看样子,是中午了。

  “走吧走吧,再走下去,不饿死也累死”,焦妍妍一路自言自语,“这个仇,可是大发了。混蛋,把我丢深山老林中,跟你们什么仇,什么怨啊?别让我再见到你们,非把你们丢非洲去,让你们跟野人作伴去。太过分了,亏我当你们是姐妹,这么对我。绝交,一定要绝交,这日子没法过下去了”,焦妍妍,越想越委屈。一边走一边眼泪哗哗的往下掉。

  突然看见一个人,焦妍妍激动极了,立马把腿跑上去。

  上气不接下气。终于追上了,可看见人的时候,焦妍妍呆了,抹布衣,皮肤黝黑,最重要的是他头上的头发怎么回事,就好像头上定了一个大馒头。古装戏?可她一路没看见摄影机。还有剧组里的蓬啊,车啊,道具。焦妍妍立马看下四周,除了一边空旷的空气,只有树。

  她终于知道欲哭无泪是什么感觉了。穿越?

  焦妍妍直直的看着对面的男的,说不出一句话。也怕一问,真的如她想的那样。她真不知道知道是该去寻死,好是……

  对面的男人看着焦妍妍,一身古怪的装束,披头散发。可头发是弯的。跟别的女人都不一样身上披着白色的毛,很好看的让自己一不看眼。突然他想到了狐狸精。吓一跳,扑通跪地,不停地磕头

  “狐仙饶命啊,狐仙饶命啊,我再也不打狐狸了,我错了,我知道错了,饶了我吧,我的肉不好吃的,是馊的,不好吃的,别污了狐仙的嘴。饶命啊,饶命啊,我上有60岁的母亲,下有4个孩子要养,求狐仙开恩啊。”

  焦妍妍一头冷汗,看着地上一直磕头的男人,绝望了。再听着男人的话,无奈了,这当她是什么?妖怪?还有那套说辞,还真是无论时代怎么变,经典就是经典。

  “这是哪?”

  男人一听,声音也这么好听,更确定焦妍妍是狐狸精了。

  “这……这里……是燕京城外的浮驼山。”男人战战兢兢的回答。

  燕京?什么地方啊,听都没听过。

  “现在是什么朝代?谁是皇帝?”问清楚朝代跟皇帝,历史她是学过的。万一回不去,当个算命先生,那也是能活命的职业。

  “这里是燕北国,皇上是燕王燕景浩。至于朝代?是什么意思?请大仙指点?”

  燕北国?燕景浩?这又是什么跟什么啊,这下完了,历史书上没学到过啊。焦妍妍抬头看天空,古代那些女人该会的,她没一样会,怕这个时代的字应该也是她不认识的,在这里,她成文盲了。怕被人卖了还要帮比人数钱啊。青楼!老天爷这是逼良为娼啊。等等,这个时代不会没青楼这职业吧。

  “燕京中,可……可……可有青楼?”焦妍妍咬牙切齿的问。

  “这个有的,这个有的,香满楼,燕京中,最好的。都是富家公子,王公大臣去的。”

  “你带我去燕京吧,随便找身衣服给我,还有吃的。”焦妍妍,看看自己的衣服。换了吧,免得又被当成妖。到时候怕会被打算。

  男人从胸前的衣服中掏出一个布袋。双手奉到焦妍妍跟前,

  “小的家穷,实在买不起好的。只有这些干粮,”男人怯怯的说。“至于衣裳,等下来山,小的再给你弄,不过怕要委屈大仙了。”

  焦妍妍恩了一下,结果了男人手中的布袋,一打开,整个人都不好了,里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黑乎乎的。看着都想吐。根本没法吃。

  焦妍妍摸摸身上,想了想,身上有什么是值点钱的。项链,手链,脚链,耳环,想了半天。身上有几样是金的,可这时代不知道有没有金银珠宝这东西。便问。

  “你们这金,银,珍珠做的首饰值钱吗,有地方卖吗?”

  男人见焦妍妍不生气,便稍稍安心些。

  “有的,不过小的没见过,那些珍贵的物件只有达官显贵才带的起,珍珠这东西,只听过,没见过,那东西珍贵的很,只是皇亲国戚才有那么一颗的。平常百姓都是用钱的。”男子把自己的圆钱递给焦妍妍看。

  焦妍妍一听,心里乐开了花,平时自己觉得钻石啊,金的,银的太俗气,就喜欢珍珠,头饰上,衣物上的饰品,都是珍珠的。昨天姐妹们几个合资送了条价值十万的珍珠项链。现在就戴在她脖子上呢。这会不用卖身了。天无绝人之路啊。在看男子手中的圆钱。焦妍妍醉了,青铜?心里暗道,真落后。

  “好了,你起来吧,你叫什么名字?衣服不用找了。找块大的布给我,还有针线,剪刀”

  “小的叫刘三儿,大的布?小的有一块,不过没有针线很剪刀,刀可以吗?”说着刘三转过身,走向后面的背篓。从里面拿出一个包裹,递给焦妍妍,连着这一把砍柴的到。

  焦妍妍接过包裹,打开,里面是一块青色的布,不知道什么材质,很粗糙。有总比没有好。然后看着那把砍菜柴刀,叹了口气。从头上抽出好几枚黑夹子。把布往身上一披。测量长度,确保能从头到脚能全部罩住。

  然后用砍菜刀隔断。夹子别好,看着差不过了。有从那匹布上弄下一小块,遮住脸。这会应该没问题了。

  “走吧,带我进燕京,找当铺。这块布,算我买的,等会给你钱。”

  “不敢不敢。小的这就带您去。”

  然后便往燕京走去。

  

我了个去,什么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