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初见

  正在焦妍妍暗暗窃喜裴參将的犹豫不决时。听见远处传来马蹄声。焦妍妍暗道,

  不会是杨将军吧,这次完了,完了,都结束了。

  焦妍妍脸色苍白,六神无主。差点跌倒在地,只感觉有一双结实的手臂,紧紧的圈着她,透不过气,耳边传来一个声音,低沉浑厚,富有磁性。

  “蓝儿,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

  “你……你……你先松……开我,我……我……喘……不过……气了”

  完刚落,那双手立马就松开了,叫焦妍妍,弯腰咳嗽着,

  那双手轻轻的在焦妍妍的后背抚着,替他顺气。

  “对不起,大哥勒着你了。”

  “參将杨将军。”站在一旁的士兵们还有裴參将,单膝跪地。

  “起来吧。都回到自己的位子。别扰了百姓。”

  “是。”所有人都散了。

  杨舒烈一个公主抱。抱着焦妍妍都一边的休息亭。这个休息亭是给守城的将士休息用的。

  杨舒烈把焦妍妍放到椅子上。

  “蓝儿,好点了没?”

  焦妍妍这才抬头打量这个杨将军。

  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英俊的侧脸,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身穿一席白衣,如果再来点白色烟雾,真是像极了仙人入人世呢。

  “已经没事了?”

  “没事就好,我们回复吧。你的闺房还是你离开时的模样。我已经派人通知紫儿了,”

  焦妍妍,一直盯着杨舒烈。看他如此自然,看来,那个杨小姐长得跟她真的很像很像。

  怎么办?骗吗?骗能活下去,不骗就要去查办院了。当机立断。骗。

  可怎么骗呢?杨小姐的一切她都不知道。焦妍妍想了会。

  有了,老套路。这时候老套路好使。于是她想了下杨舒烈可能会问的问题。有了思虑,便开口说,

  “你是我大哥?我不记得了,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醒来的时候在京城外的浮驼山。后来遇见了一个叫刘三的农户,他带我进来的。他是个好人,你别为难他,好吗,他给我了吃的。”

  杨舒烈听完,心里很不舒服,他怕,怕眼前的女人不是蓝儿,这太巧了,一个失忆的蓝儿。理智告诉他,要验一验这个女人。

  杨舒烈艰难的伸出手。眼中隐隐泛着些许水光。摸上了焦妍妍的脸。

  是真脸,没有易容。杨舒烈,微微松了口气。

  然后手微微往耳后移动。摸上了焦妍妍的耳坠。把头凑近焦妍妍。杨舒烈,轻轻压平焦妍妍的外耳廓。一颗红痣显现了出来。

  杨舒烈舒了口气,心中激动不已,是蓝儿,这是蓝儿。这颗藏在耳蜗中的痣,只有他知道,连蓝儿自己包括服侍她的丫鬟们,父母亲都不知道。

  这颗痣,其实是疤,那时候自己在烤火。蓝儿怒气冲冲的过来质问他,为什么反对她嫁给皇上。

  后来被火堆里的火星溅到。她当时突然捂住耳朵,他吓坏了,顾不上蓝儿讨厌他,拉下蓝儿的手,查看耳朵。然后对受伤的地方吹气。

  蓝儿吓坏了,转身就跑了。

  那晚等蓝儿睡了,他偷偷进来蓝儿的闺房。给蓝儿的耳朵上药。

  之后也进来几次,查看蓝儿的伤势。

  便看见原本被烫伤的地方变成了一颗小小的红痣。十分可爱。这是只有他一个知道的秘密。

  而这边,焦妍妍一直盯着杨舒烈的脸,从震惊到犹豫,然后转为悲伤。接着他摸上了自己的脸,才松了口气,最后摸着她的耳朵,焦妍妍的脸瞬间的红了。

  焦妍妍瞪大了眼睛看着杨舒烈,他一脸的激动。叫妍妍立马推开了她。

  这人在干嘛?在想什么呢?

  而杨舒烈苦笑一下,无论怎样的蓝儿,都不喜欢自己这点,却从未变过。

  “蓝儿,我们回去吧。”

  焦妍妍一阵心慌。回府?刘三还在城门那呢,万一把他当细作怎么办。自己不能连累无辜啊。于是赶忙说道,

  “等……等……那个刘三……他……”

  杨舒烈见焦妍妍如此担心刘三,便让人把刘三带了过来。

  “你叫刘三。”

  “是……将军”刘三跪在地上。

  “起来吧,你救了我妹妹。带她回到我身边,我该些你的。”说完,杨舒烈接下腰间的一个鼓鼓的荷包。

  “这是谢礼,也是蓝儿答应给你的,收下吧。”杨舒烈拿起刘三的手,把荷包放在刘三手中。

  “这……草民……”

  “什么都不用说,手下就是。这是你应得的。这是我作为兄长的谢礼。而不是燕北国定北将军的谢礼。”杨舒烈打算刘三的话,说道。

  “谢将军。”

  “今日已经晚了,我派人送你回去。”

  “是,谢将军。”刘三又跪下。

  焦妍妍想,古人真喜欢跪,那自己以后是不是也要动不动就下跪啊。真是烦躁,从小到大,她连他爸,她爷爷都没跪过呢。以后动不动就要跪人。郁闷了。

  然后见杨舒烈交代了几句裴參将。裴參将一直点头。

  过了一会,裴參将带着刘三出来城。

  然后便见一辆马车停在焦妍妍面前。算不算什么豪华的马车。倒也别致的很。是她的口味。

  一个小斯跳下马车,跪在马车的。双手撑地。

  这……不会是让她踩着这个人的背上去吧,这是她做不出来,太侮辱人了。

  杨舒烈看焦妍妍呆在马车前不动。

  “怎么了?蓝儿?”

  焦妍妍一脸为难,看向杨舒烈。

  “不好,踩人背,不好。给我搬张凳子,好吗?我踩凳子上去,可以吗?”

  杨舒烈看着焦妍妍的眼睛,她眼中的为难之色,都快把杨舒烈给心疼坏了。舍不得说一个不字。失忆后的她。很不一样。少了那份菱角。多了些柔情,还有妩媚。

  “好,听蓝儿的,以后府中的所有马车,都配上矮凳,马夫,只负责赶车,再不做人蹋了。”

  “恩,马夫也是人。是人都该被尊重!”焦妍妍听了笑了。不自觉就说出来这话。

  杨舒烈被焦妍妍的话惊了。这一样多,她发生了什么?对蓝儿而言,身份地位。那是一种骄傲。所以蓝儿排斥他,很排斥。再蓝儿眼中,他是不没有资格得到她的尊重的。

  可刚刚蓝儿说。是人,就该被尊重。

  蓝儿变了。不过看她笑的这么开心。那些都不重要了。

  杨舒烈命人搬来凳子,放在马车旁。因为是坐的凳子,所以有点偏高。一脚上去有些吃力。

  杨舒烈伸出手想去扶她,可想到蓝儿不喜欢他碰到。便僵硬在半空。

  而那头。焦妍妍正想着一凳子有点搞,直接上去有些难。正想找什么东西借力,便看见杨舒烈伸过来停在半空的手。

  想都没想,搭了上去。借力上了马车。然后回头看见呆呆的站在原地出神的杨舒烈,还保持着扶她上马车的样子,真是,那还有大将军的,像极了二愣子,笑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感觉自己失态了,忙说,

  “大哥,你不是马车吗?”

  杨舒烈仰起头,看向焦妍妍。

  有一种百花齐放的感觉,那种感觉杨舒烈不曾有过,也表达不出来,只知道。今天是他二十五年来,最开心的一天,最满足的一天。至于为什么。他不知道。

  “恩,来了。”

  

初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