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丫鬟紫儿

  “大哥”

  “恩”

  “那个……那个我几岁啦?”焦妍妍一脸不好意思的问。

  “蓝儿再过半年就15岁了,再过半年你就成年了,本来去年应该给你相看人家的。只是……没事,现在也不迟。我们蓝儿是燕北第一大美人,不愁嫁的,别担心。”说到这,杨舒烈心疼的像被刀子割一样。这一年多,也不知道蓝儿遇见了什么,忘了也好。把那些不好的都忘了也好。无聊蓝儿遇见过什么。现在都过去了,从今以后,他一定好好守好蓝儿,再也不叫她伤心,难过了,再也不让她的掉一滴眼泪了。

  焦妍妍听到杨舒烈说自己15岁,嗖的一下站了起来。早忘了自己在马车里。

  砰~~~头撞到马车顶,焦妍妍瞬间疼的眼泪都出来了。

  杨舒烈立马起身,把焦妍妍抱在怀里,把焦妍妍的头埋在自己的脖间。摸着她被撞的头。然后感觉脖间湿哒哒的。杨舒烈有种想杀了自己的感觉。以为自己的话刺激到蓝儿想起一年间的遭遇。而且还是很不好的再遇,

  “对不起,对不起,大哥没保护好你。大哥不提了,再也不提了,大哥陪着你,大哥养你,不怕,不怕。不会再让蓝儿委屈了,再也不了。”

  焦妍妍被杨舒烈紧紧的抱在怀里,听着杨舒烈的话,

  感叹道。

  这古人都是什么思维模式啊,我只是装疼了而已。哪来的什么委屈啊,她这辈子就不知道委屈两字怎么写好吗!

  等等!我是不是想少了啊。我整理整理。杨小姐北燕第一美人,然后被掳一年多,发动那么多关系都知不道,孤身一人,失踪时,应该13岁。

  哦,我大概理解了,怕是这个杨舒烈以为他的妹妹经受了非人的虐待吧,还被那个什么了吧,这些老古董是把贞操当宝的吧。虽然我到现在还是那个什么。一个风流老爸自己吃过亏,而我又是女孩子,所以管得严。但最主要的是,姐姐没遇到自己喜欢的。

  得。误会就误会吧。反正我不喜欢老古董的盲婚哑嫁,真好。

  还有这个杨舒烈,眼瞎的吧,我一个22岁的女人,居然觉得我像15岁的豆丁?我杠杠的身材在那放着呢。不识货。抱吧抱吧,就一二楞青年。

  焦妍妍白了白眼,也不挣扎,反正力气没杨舒烈大。

  “将军,小姐,到了。”

  杨舒烈听见小斯的声音,放开抱着焦妍妍的手臂。然后双手轻轻捧着焦妍妍的脸,好像什么宝贝似得。用拇指指腹,轻轻擦掉眼睛周围的泪水。说到,

  “蓝儿,我们回家。”

  “恩。”焦妍妍点点头。

  杨舒烈牵着焦妍妍出来马车,然后自己挑下马车,然后把焦妍妍抱了下来。

  焦妍妍无奈了,这个杨舒烈真喜欢抱人。从见面到现在都不知道抱了多少次了。算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总比把自己卖到青楼去好吧,反正是名义大哥。这么相信也就死然了。

  “将军,小姐!”

  由于天已经黑了。两边站了好些个丫鬟,小斯,手里都提着灯笼。对着他们扶了身。

  “蓝儿,杨管家已经准备了晚膳,饿了吧,先吃点。”

  听到吃的,焦妍妍眼睛都亮了。

  杨舒烈笑笑,依旧牵着焦妍妍的手不放,焦妍妍也随他。

  行至内堂。

  桌上摆满了菜。桌上的菜。色香味俱全。看着焦妍妍口水都留下来了。饿了一天了。快把她饿死了。

  杨舒烈牵着焦妍妍坐下,有个丫鬟打算上去,

  杨舒烈手一扬。

  “退下吧,不用你们布菜,本将自己来。”

  丫鬟扶了身,退到一旁。

  杨舒烈勺了一碗汤,放在焦妍妍面前。

  “先喝点汤。暖暖先。要不把身上的披风解了先吧”

  焦妍妍摇头。申出一直手。喝着汤。

  杨舒烈见她不同意,便随了她。

  头上的帽子再马车,焦妍妍撞到头的时候,便被杨舒烈拿了下来。之前马车昏暗,看不清。现在在烛光下。

  杨舒烈见焦妍妍披头散发的样子。也觉得是那么的美。虽然头发是卷的,还短了许多,却不见半分狼狈。美的好像明见传说的妖精一样。摄人心魄。

  杨舒烈不停的给焦妍妍布菜,然后自己也吃了些。

  两个人一起用膳。原来感觉这么好,感觉饭菜都更好吃了。

  用完膳,杨舒烈送焦妍妍回去休息。

  之前杨蓝蓝住的是西苑中的兰陵院。名字是杨蓝蓝自己取的,这是西苑最好的院落。

  杨舒烈也住西苑。是西苑的紫轩阁。本来杨舒烈作为家主,是住东苑的主院的,后来杨蓝蓝失踪后。他便搬进了西苑的紫轩阁,正好是兰陵院的对面。

  “蓝儿,今晚你先好好歇息。明日,我带你去置办衣物首饰。可好?”

  焦妍妍点点头。

  “小姐,小姐,是你吗?”

  焦妍妍回过头,看见一个面目清秀姑娘。穿着一身桃色的衣服。泪汪汪的看着她。

  焦妍妍回头看了看杨舒烈。

  “这是你的丫鬟,紫儿,从小跟着你的,如果有什么想知道,问她,她会告诉你的。”杨舒烈不禁申手摸摸焦妍妍的头,叹了口气,十分伤感。暗自难过。

  明日,明日会如何?蓝儿要是知道了以前的过往,是否会变回那个厌恶他的蓝儿。舍不得。

  “好好照顾小姐,”杨舒烈看了眼紫儿吩咐道,

  “是”紫儿回答。

  然后杨舒烈又看了看焦妍妍,收回手,“蓝儿,早点休息,若有事,变让人来找我,我就住对面的紫轩阁。”

  “恩,大哥,晚安!”

  晚安?这词杨舒烈没听过,不过想来是好的。

  “蓝儿,晚安!”

  然后转身出来兰陵院。

  “小姐,见到你太好了,你平安,太好了。”紫儿激动的不行。

  “我没事,但好累!”今天这一天焦妍妍都快累趴下了。

  “恩,小姐,热水已经准备好了,你先沐浴吧。”

  “好,让我洗洗先,明日你再告诉我以前的事,还有府里的事。”

  “是,小姐”说完向前,打算去解焦妍妍的衣服。

  “不用,你出去吧,我自己来,告诉我衣物在哪就好。以后我沐浴,都不用伺候了,我想自己来。”焦妍妍无奈了。洗澡还要别人来,真心接受不了。

  “是”,紫儿眼中的眼泪一直掉。

  焦妍妍看紫儿欲言又止的样子,还拼命的掉眼泪,看来又误会了。算了,解释不过来,都误会着吧,能少很多事。

  焦妍妍脱了自己的衣服,然后把衣服用一块不包好,看来看哪里能藏东西的,然后看见床,是那种老古董的床,不错。床顶,哪里没人会起看。

  然后把包好的衣服扔了上去。

  看见古人的衣服,她头大了,绳子太多,不知道哪个对哪个,穿了半天,绳子都打结了,只好找了剪刀把绳子都剪了。扔在地上,明天再想办法吧。,反正房中有暖炉,不冷。系好简单的肚兜跟亵裤,披着一件透明的长衫就进被窝睡了。

  今天真累,跟跟打仗一样,全身酸疼。连屋内的烛火都懒得去熄灭,倒头就睡了。

  

丫鬟紫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