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谈话

  焦妍妍翻了个身。惺惺的醒来。微微睁开眼。吓的彻底清醒了。

  因为床前站在一个人。然后用手擦擦眼睛,终于看清楚眼前的人是紫儿。这才又放松下来。

  “小姐,你怎么衣裳都不穿好呢。这幅模样要说被人看了去,可如何是好。”

  焦妍妍听着紫儿的话,低头看看自己。自己什么模样了?因为昨夜把亵衣的带子都剪了,亵衣滑了下肩头。露出了肚兜。

  不是挺好的嘛,肚兜还在呢。焦妍妍感叹古人的食古不化。

  “就寝时,帘子也不放下。这是不好的。”紫儿一边说,一边递了一杯水过来,“来,小姐,先漱漱口。紫儿伺候你熟悉。”

  焦妍妍接过水,漱了下口,然后吐在紫儿递过来的小型的好像痰盂一样的东西,只有手掌大小,却比较深。

  “来,喝点习水。”紫儿又抵了一杯水过来。

  习水?又是什么?。焦妍妍接过,喝了一口,一阵透心凉。

  原来习水是薄荷水啊。

  然后紫儿扶焦妍妍下来床。

  “小姐,你怎么把亵衣弄成这样了,”说完紫儿走向衣柜,重新拿了件亵衣,走了回来。

  “小姐,紫儿给你换亵衣吧。”紫儿犹犹豫豫的问道。

  焦妍妍点头。想到,这衣服她也不会穿呀。

  紫儿一阵欣喜,上前,脱下亵衣。紫儿看见焦妍妍玉脂般的肌肤的右边后背上一块碗口大小的疤,惊了,眼泪止不住的下落。哽咽了。

  “小姐,你……你……后背的疤。”

  “疤?”焦妍妍想了想。然后想到两年前,跟朋友们一起参加了一个篝火玩会,当时人很多,每人手里都拿着火把。然后跟飞燕嬉闹的时候,后退撞到了一个孩子。孩子手里的火把比较小。

  她撞到了火把上。从此留了疤。因为在后背,自己看不见,时间久了,自己都忘了。

  “是吗?我不记得了。很丑吗?”焦妍妍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就一问三不知,好了。

  “不丑,不丑。不大的。等会我跟将军说,让将军进宫。求皇上赐玉肌膏。玉肌膏都是后宫的娘娘们用的,听说能滋养肌肤。能去疤。皇上这么重视将军,一定会给将军的。”紫儿擦擦眼泪,替焦妍妍穿亵衣。

  然后哪来里衣等,一共5件,慢慢的焦妍妍穿上。

  焦妍妍看着这一件套一件的衣服,觉得无力了。除了亵衣自己能穿外,其他的,她一个人真心穿不起来。

  袖口要一件套一件,外衣压里衣,形成一个兜状。领口却是里衣压外衣,形成阶梯状。最难的腰带,很薄很薄的纱,从亵衣看上卷,一直卷到最外面,到了最外面一层,就不再是薄纱,而是绣着花色的锦缎,固定腰间。

  就这样穿了半个时辰。终于穿好了。紫儿带焦妍妍坐到梳太前,给焦妍妍梳发髻。

  “紫儿,告诉我以前的事吧。”看着镜子映出来的紫儿,一脸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头发,又不是很短,也差不多到腰间了啊。

  “是的,小姐,不过小姐,你的头发有些短。绾不出发髻,紫儿给你用上饰髻吧。”

  饰髻,就是假的发髻。燕北的女子除了外貌,便是以发髻为傲。小时候因为头发不够长。便用上饰髻。长大后,便不会在用饰髻。都是用自己的头发直接梳髻。

  “好,你看着弄吧。简单点就好”叫妍妍嘱咐了下,免得紫儿给她头上弄太多东西。

  “是。”紫儿拿起梳子,梳着焦妍妍的头发。

  “小姐,你叫杨蓝蓝。是右将军杨耀的嫡女。也是唯一的嫡血脉。你母亲是米雅诺,是杨老将军的妻子。

  而杨将军是曲姨太太所出,是庶子,不过那时候夫人生你时,坏了生子。一直身体不好。所以杨老将军一直只有你和杨将军两个子嗣。虽然杨将军是庶子。可很受杨了将军的重视,夫人去世后。杨老将军把杨将军记在了夫人名下。成了嫡子。就因此曲姨太太大闹了起来,差点杀了你。

  后来杨老将军把曲姨太太关到了弥院。再弥院四周都砌了墙,只留了一个角门。更传令下去。无论谁,都不得放曲姨太太出来,违着赶出杨家。”

  “那选择呢?那个曲姨太太还在弥院中吗?”

  “在的,只是疯了。你失踪后。杨将军见过姨太太,没过多久,姨太太就疯了。杨将军把自己关房里整整三天。出来后就搬到紫轩阁里了。”

  焦妍妍听到这,觉得这里有猫腻,不过跟她无关。又问,

  “大哥,以前对我好吗?”

  紫儿手停了一下,说到

  “小姐从前,从来不叫杨将军大哥的。”

  “为什么?那我怎么叫他的?”

  “小姐对着样将军,只说你。外别人,只说他。小姐以前说,就是以为曲姨太太跟杨将军。夫人的病才会一直好不了的。也因为他们,夫人才不原谅杨老将军的。你说,杨将军就是个灾星。不入流的私生子。害得夫人病逝。害得杨老将军思念夫人成疾。所以才过世的。

  不过,杨将军对小姐很好。我们都看在眼里,只要小姐要求的事,将军都会照办。只有皇上的事,将军反对你。不许。”

  “皇上的事?什么事?”焦妍妍疑惑了。

  “那时小姐13岁,皇上与将军,是君臣,也是挚友。有次皇上来找将军。正好小姐也在。小姐对皇上一见钟情。后来找将军,跟将军说你要嫁给皇上。

  可将军说杨家的女儿,他杨舒烈的妹妹绝对不嫁别人做妾。哪怕这个妾是贵妃都不行。后宫嫔妃如此之多。阴谋诡计不亚于战场。怕你受欺负。所以不许。没多久,将军就出征了。然后你也……失踪了”

  这个杨舒烈倒是个通透的。焦妍妍想着,至于那个杨蓝蓝,看来是个娇惯的大小姐。

  “那大哥可曾成亲?”

  “没有,将军跟以前杨老将军一样。常年征战。再加上将军的相貌。家势过得去的,长相不错的,怕是都看不上将军的。”

  这下焦妍妍纳闷了,杨舒烈的长相是极美的。在她那个年代,不知道要引多少少女折腰呢。

  “为什么?”

  紫儿面露难色。有些为难。不过想想。小姐以后总会听见传言的。现在告诉小姐也好。免得听别人说一些不堪入耳的话。

  “因为将军长的比女人还好看。说将军坐到现在的位子,是因为取悦了皇上。打仗能赢,也定是出卖色相勾引敌军的。”

  焦妍妍这下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反应了。

  “那可以留起胡子啊。这样可以遮掩相貌,我进城的时候,看见好多男人留呢。”

  “男人自然要留起胡子啊,不留胡子的都是太监。只是将军说。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回来,怕留了胡子,路上见到了会认不出他,所以才没留。说这样,你一见到他,还是你离开时的模样,才不会错过。”

  焦妍妍看着镜中的自己,又好像对着杨蓝蓝。心里轻轻的说

  杨蓝蓝。你大哥对你真好。是真的好。

  

谈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