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兵者,诡道也

  焦妍妍等紫儿打理好自己。看着镜子的自己。完全都不认识了。一个华丽的绸缎。头上顶着一个r 字形的发髻。上面点坠这一个簪子,有几个流珠随风摆动。

  发髻的低端有一块月牙型的玉佩镶在中央。一部分的头发半扎到脑后。盘在发髻后方。然后用一个压簪固定。

  其他的头发散在身后。

  一个古典美人,像画里的人。焦妍妍感觉那么的不真实。

  “走吧,我饿了,找大哥去。大哥呢?”焦妍妍问紫儿。

  “杨将军一早就上朝了,这会该在回的路上吧!”紫儿看看外面的太阳。判断着时辰。

  “那走吧,”焦妍妍带着紫儿出来兰陵院。

  杨舒烈下完朝。不再与朝中的同僚续谈国事。而是大步走出宫外。骑马回复。他想早点见到蓝儿。

  一下马,健步走进府中。跨过府门。见一女子在站在不远处。对着他笑。十分耀眼。

  “蓝儿。你怎么站在院中。受了风寒怎么办?”杨舒烈走上焦妍妍。解了自己的披风,披在焦妍妍身上。

  “大哥,我又不是纸糊的。哪那么容易病啊。再则,今日阳光这么好。不碍事的。”

  “多穿点,总是好的。你怎么在院中呢?”

  “听杨管家说。你天不亮就上朝去了。还没吃早膳。还说你以前经常不记得进膳。”

  杨舒烈,转头看看杨管家。杨管家吓的一哆嗦。

  焦妍妍把一切看在眼里。差点笑出来。然后撅着不高兴的说,

  “大哥,你是闲我多管闲事吗?还是觉得这府中我问不得。他们也说不得。”

  杨舒烈一听。知道他的蓝儿生气了,立马陪笑说,

  “怎么会。这府中啊,只有蓝儿不想知道的事,没有蓝儿不能知道的事。”

  焦妍妍高兴的挽上杨舒烈的手腕。往里走。

  杨舒烈由着焦妍妍拉着自己,便知道,她还是昨天的她。不仅嘴跟着笑,眼睛也笑了。

  而府里的人都是诧异。小姐变了。不过看将军许久没笑过了,真好。

  杨管家则是想,若老将军看见今日兄妹两。定也会安歇了吧。

  书房中

  “大哥,你教我识字吧。”

  “识字?”

  “恩,我什么都忘了,看见外面的那些,也不识的。哪天要是谁给了一样卖身契,我不认得,签了,那可怎么办呀?”

  杨舒烈哈哈大笑,这个鬼灵精。

  “放心,这京中啊,没几个人有资格拿你的卖身契。”

  “哼……教不教我,不教我给我请个师傅也行。”

  “算了,还是我教吧,万一请的师傅把你卖了呢?”杨舒烈打趣着焦妍妍。也惊讶自己有这一面。

  “大哥,你们都读什么书啊?”焦妍妍好奇的问。

  “书?我们没读什么书啊,只是一本字帖。我们就学了上面的字。然后就是读燕书。燕书是燕国的国策,每个人要读的。”

  焦妍妍感觉听见了一个笑话,燕书?国策?燕帝倒是会控制百姓的思想。

  “那大哥,你怎么打仗的呢?”焦妍妍想,不会是冲冲冲,杀杀杀吧。

  “小兵的时候跟着将军学,自己当了将军了,就自己摸索。”杨舒烈不以为意。各国的将军都是如此的。

  “大哥,你喜欢听故事吗?蓝儿以后每天给你讲故事好不好?你喜欢打仗,蓝儿就想打仗的故事给你听。好不。”焦妍妍想。杨舒烈对她不错,怕以后也要靠着他,可别千万死在战场上,以前飞燕那个丫头喜欢看兵书。

  说这兵书啊,古代可以打仗,现代可以经商。于是乎。焦妍妍也就看了。也只是看了。从来没有深入研究过。所以也只能当故事说了。

  “蓝儿还会讲故事?”

  焦妍妍不屑的看了看杨舒烈。

  “讲故事能有多难嘛,再说是小故事,短的很。”

  杨舒烈走到焦妍妍对面,然后坐下。“好,说来听听。如果好听的话,有赏。”

  “真的?不许骗我哦,一定要兑现。”焦妍妍发现有意外所得。又开心,又激动。

  “恩,一定,”杨舒烈见他这么开心。哪怕故事不好听,他也会赏的。

  “那,我来说说三十六计吧,这个比较简单。每一计,都是一个小故事。”

  “三十六计?是什么?没听过。”

  “你切听着嘛”

  “好,你说,我听着”

  “第一计,瞒天过海。很久以前有个皇帝很怕坐船。怕水。但那个皇帝啊有一个很聪明的臣子。臣子让人用一块很大的黑布遮住船只,然后到了晚上,就让人请皇帝上了船,但只是对皇帝说去家中做客,船里布置也跟家里一样,皇帝就上去了。等天亮的时候,皇帝才知道真相,但已经过了海了。”

  “真是一个聪明的臣子。”

  “恩。后来这一计,被用在打战上。是一种示假隐真的疑兵之计.在战争中,它利用人们存在常见不疑的心理状态,进行战役伪装.隐蔽军队集结和发起进攻企图,以期达到出其不意的计谋.出其制胜。”焦妍妍看着杨舒烈沉思的样子,又说,

  “我给你举个列子吧。”

  “好,”杨舒烈对焦妍妍的话很是震惊,因为他知道,焦妍妍给他讲的不是故事。是打仗中的诡计。

  焦妍妍回想了一下,该举什么列子呢。搜索了一遍脑中的信息。有了。于是说。

  “一个国家的将军领兵进攻敌国。为迷惑敌国,那个将军命令沿江守备的士兵,在每次换防、交接的时候,都要旌旗招展,兵房密布,声势浩大地在这个地方汇集。开始时,敌国人以为隋军是要发动进攻,赶忙集结全国兵力组织防御,但很长时间不见动静,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虚惊一场,就把召集起来的军队解散了。如此反复多次,敌军对将军的这种做法习以为常,不再戒备。将军抓住时机,在敌军毫无警觉的情况下,率领大军渡过大河,轻易地攻占了敌方城池。”

  “好计谋,真是好计谋。”杨舒烈拍案而已。

  焦妍妍吓了一跳。至于嘛。

  “蓝儿,你是从哪里听说的阴谋诡计?其他的也是这样的吗?”杨舒烈激动不已,如果每一计都是如此,只要加以利用。让将士们在疆场学习。如此何愁燕北不强。

  焦妍妍一听阴谋诡计。瞬间就站了起来,怒吼吧,

  “什么阴谋诡计,这叫兵法,再说,兵者,诡道也。就因为你们这样不懂兵法的人,才会出现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出生的孩童都没有你们一场战役的多。长此以往。灭国是必然的。就算运气好,不灭国。也只有比欺压的份。有什么好骄傲的。还看不上兵法计策。愚昧。无知。”

  杨舒烈听了焦妍妍的话,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因为焦妍妍提出的问题。正是今日早朝,让朝臣头疼的问题。这真是蓝儿吗?

  “那蓝儿觉得,对于男丁减少的问题,如何看?”

  焦妍妍摆了他一眼。问到,

  “难道只有燕北减少吗?再者说,难道只有男丁减少一个问题吗?男丁是现在的主要粮食来源的劳作者。就算有人,可有补给的上的军粮?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你们不该只看着兵。更应看见粮。无粮决绝百姓的温饱,哪来的人。国富则民强,国富不富。看的不是珠宝,而是粮。”

  “蓝儿说的是。我愚昧了。”杨舒烈,听着焦妍妍的话,沉思。真是一针见血。

  接着杨舒烈又提了几个问题,焦妍妍说了自己的看法。

  焦妍妍看着外面。呀,时辰不早了。再不去逛,就出不去了。

  “大哥,你答应过我的,带我逛燕京的,你的那些问题,也不说三言两语就能解决的。”

  杨舒烈见焦妍妍拉着他的手撒娇,一副小女儿姿态。

  刚讨论问题时,一副语惊四座,卓尔不群的模样。而现在娇俏可人,风情万种。

  “好,走。”

  

兵者,诡道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