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争吵

  “小姐,将军下朝了。不过跟瑞王一起回府的。”紫儿禀报。

  自从逛街回来后,这几日焦妍妍都在府中呆着。一直想自己可以做什么,总不能一直呆着发霉,然后等死吧。

  “瑞王?谁啊?”焦妍妍,不在意的说。

  “是当今的三王爷。跟将军也是挚友。常年游历他国的。”

  焦妍妍一听。有兴趣了。常年游历他国的人,见识应该不凡吧。

  “走,我们去看看。”

  “小姐,这样不合规矩。”紫儿一把拉住往外走的焦妍妍。

  “放手。规矩?在我眼里,这些规矩都不是事。”焦妍妍甩开紫儿的手往外走。她还想问问哪个国家思想开放点的呢。在这里呆不住了,可以闪人。

  焦妍妍躲在大厅外,听着里面的动静。

  “王爷,你说的是真的吗?皇上要整顿燕北?怎么整顿?”

  “皇兄让我跟赵奕商量,我也头大啊。在想,要不要参照南魏的新法令。这两年南魏很富足。”燕栩喝了口茶。

  “什么法令?”

  “开坑垦新的土地,由开垦者所得。缴一部分的税,剩下的归缴税者。所以这两年南魏国有余粮。”

  焦妍妍听着,怎么感觉这么想战国时期的变法的。不过这个法子不完善。自己回想自己看过的历史。有什么可以用的,想了半天,不自觉的说了句,

  “平籴法”

  “谁?”杨舒烈与燕栩异口同声同道。

  焦妍妍一惊,敲了自己的头,暗想,笨死了,这也会被发现。然后把头探出来,裂开嘴,笑着说,

  “大哥,是我。”

  “蓝儿?你怎么过来了?找我?”杨舒烈起身,走向焦妍妍。

  燕栩看见焦妍妍。想,这就是舒烈的妹妹?果然好相貌。不愧是燕北第一美人。

  “杨小姐?”

  “蓝儿见过瑞王。”焦妍妍半蹲行礼,这还是昨日紫儿教的。

  “杨小姐不必多礼。刚听杨小姐说什么平籴法?是什么?”燕栩见焦妍妍在外偷听,十分警惕。

  “这个嘛,只是刚听见瑞王说的法令,我在想,南魏应该这两年都没旱灾吧。”

  “这与旱灾何关?”

  “好年时,农户丰收,国家收的赋税自己是足的,农户多余的定然是售与商者。不过也正因丰年,所以粮食价格定是不高。可若是到了灾年呢?只怕农户交赋税都难了,如何有粮食养活自己一家,定是要买的,可灾年的粮食商者,定然是要高价出售的。也许几年的丰年累计,都无法弥补一年的灾年吧。”

  杨舒烈听的一身冷汗。而燕栩也很少震惊,第一次见到女子有这般见解,说杨蓝蓝失忆,他怎么都不信,他觉得这女的不是杨蓝蓝。他看了眼杨舒烈,

  “看来小看杨小姐了,能说出如此见解,定有解决之法。平籴法?来说说吧。”燕栩直勾勾的看着焦妍妍。

  焦妍妍无奈了,可怜巴巴的看着杨舒烈,

  “王爷,蓝儿只是深闺女子,她如何懂的?王爷别为难他了。”杨舒烈像燕栩行礼。

  “舒烈,你如何确定她是你妹妹?偷听,还有这般见解。是深闺女子该会的?如果说不出解决之法,本王只能当她是细作。”燕栩猛的放下茶杯。质问杨舒烈。他第一次见这个所谓的杨蓝蓝,他就已经明显看出不对了,他不信杨舒烈看不出来。这妖女,迷惑杨舒烈。他定不放过。

  杨舒烈一听燕栩的话,知道燕栩是怒极了,否则从来不用身份压自己。

  “王爷息怒,蓝儿真是臣的妹妹。”

  焦妍妍真是怒了,她替他提出问题,他居然当她是细作。真是狗咬吕洞宾。

  “大哥,你起来,这种人没心的,我好心提醒他,要不是听紫儿说他是你朋友,我都懒的理他。他还倒打一耙。”焦妍妍去拽杨舒烈起来。

  “蓝儿,乖,别闹。”杨舒烈依旧跪着。

  焦妍妍气的直跺脚。怒瞪燕栩。

  “喂,我不是细作,不是要解决的办法嘛?我告诉你就是了。你让我大哥起来,他没做错什么,凭什么让他跪?”

  燕栩看焦妍妍怒气冲冲的样子,有如此维护杨舒烈,说话有直白,的确不是很像细作。且听听。刚她说的问题,的确是大问题。至于她是谁,他自然会去查。

  “舒烈,你起来吧”

  杨舒烈确实急的不行。自从上次的谈话后,他知道蓝儿一定有办法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可同时也会怀疑蓝儿的身份。

  “其他的不便,只是改动一点,由商者收购变为多余的粮食由国家收购。再者,把好年成分为上、中、下三等,坏年成也分为上、中、下三等,好年成由官府按好年成的等级出钱籴进一定数量的余粮,坏年成由官府按坏年成的等级平价粜出一定数量的粮食。这样做,无论丰年、灾年,粮食的价格都能保持基本稳定。从而达到“取有余以补不足”,“虽遇饥馑水旱,籴不贵而民不散”。这就是我刚说的平籴法。”

  燕栩听的差点拍案叫绝。

  “的确是个好法子。杨小姐,可还有别的强国的法子?”

  “你当我是你的银钱袋子吗?想要直接打开口袋就有了!刚还说我是细作呢!”焦妍妍觉得这个燕栩真不要脸。

  “哈哈哈哈,有道理,看来留着你有用。”燕栩仔细的看着焦妍妍,觉得她不想是装的。这办法是她自己想的吗?如果她是杨蓝蓝,一年多谁教他这些的?如果不是杨蓝蓝,那是谁?又是谁教她这些,然后把她送过来的。不过无论哪一种可能,教她这些的人,定然不凡。先留着吧。防着些就是了。

  “我自然比你有用。蠢的跟驴一样!这些基本的办法都不知道。你……”焦妍妍不屑的说。

  还没等焦妍妍骂完,杨舒烈拽了拽她的衣服。焦妍妍毕了嘴。

  “你居然骂我蠢?好,那你再说说。荒地如何开垦。那些土地都比较硬实。农户男丁本来就少,人手不足。如何开荒?”燕栩还是第一次被骂蠢。

  “没有男人,不是有女人嘛,国将不国了,还把女人留家中做什么?……”

  “蓝儿,不许再说了。”杨舒烈再一次打断焦妍妍的话。

  焦妍妍都快气炸了。

  “舒烈,让她说,你再拦她,休怪我对你不客气。”燕栩也怒了,女人耕田。亏她想的出来。

  “你对我大哥发什么脾气啊,自己无能就对别人发脾气,你这王爷做的还真是气派啊,就是拿身份压人,你除了有个了不起的身份,还有什么?”焦妍妍实在控制不住,一步上前,指着燕栩的鼻子骂。

  “好,我怎么就拿身份压人了,行,你要是能说出个理来,我就跟你道歉。”燕栩也是气的不行,硬生生忍了下来。

  “好,一言为定,我只要解决你的问题,你跟我们道歉。”焦妍妍自顾自的站了下来,拿起边上的茶,喝了一口。

  杨舒烈想阻止,告诉她,那杯茶他喝过的,不过已经来不及了。焦妍妍已经喝了。杨舒烈只好坐带焦妍妍身边。看着焦妍妍。心思却不在他们的争吵中。因为他知道,皇上他们会用蓝儿,也会防蓝儿。却不会要她的命。这就够了。今日看见蓝儿如此维护他,他十分的感动。十分的开心。觉得这么看蓝儿,怎么都看不够似得。

  

争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