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女匪寇

  燕栩坐下来平复了下心情。问

  “女子力气小,如何开垦荒地。荒地一般都地远不说。杂草多。”

  “用铁犁啊。套在牛身上。拉着牛就好。”

  “铁犁?什么是铁犁?”燕栩没听过这个东西。

  焦妍妍一愣。然后想到,难道这里不叫铁犁吗。

  “大哥,让人拿纸笔,我画出来。”

  一会儿。焦妍妍画好了,虽然不太好看,不过能看的出来。

  “燕北没有这东西。”燕栩看了画,确定自己没见过,不要说燕北,其他国家也没有。

  “没有?”焦妍妍疑惑不解,“怎么会没有呢?你们居然真这么落后啊。那就打造吧。”

  “燕北没有多余的铁来弄这个铁犁。”燕栩无奈了,这会又到铁的问题。

  “你跟我开玩笑的吧。士兵用的铁的嘛。少打点兵器,不就有啦,或者去多找几处铁矿,多采些铁矿石回来练铁呗。”焦妍妍觉得都没法跟燕栩交谈了,他不会是故意的吧。

  铁矿石?是他带回来的铁石吗?她怎么知道铁石可以制造出铁?这是东吴的机密,难道她懂?燕栩更惊讶了,又十分几点,

  “你懂如何制造?如何制造?”

  杨舒烈却是欣喜万分,要知道,他的士兵好多没有兵器。到现在拿的还是木棍。于是也问,

  “蓝儿,如何把铁石制造成铁。”

  焦妍妍看看燕栩,又看看杨舒烈。感觉自己看见原始人了。

  “大哥,你们不会是耍我玩吧?你们不知道如何把铁矿石练成铁?那你们如何打仗?用木头吗?”

  “我们的兵器是瑞王从东吴购进的,不过,且不精良,精良的兵器只有东吴有。所以有些士兵还是用青刀。”杨舒烈也十分无奈。

  “那不会去东吴嘛,看如何炼制?”焦妍妍更不解了。

  “去了,东吴的兵器营,只进不出,根本进不去。我只打探到铁石。至于如何制作?却不知道。”燕栩回答道。

  这还真是……焦妍妍都不知道如何形容了,叹了口气。

  “炼铁,我知道一些,却不精通,可是我从来没练过,不能保证一定行。”焦妍妍是看过。有都是文字。没见过实物。

  “你说,”燕栩想,知道一点也好。

  “好吧,我知道的是,用火炉加热,铁的溶点好像比较高。”

  “什么是熔点?”燕栩问。

  “就是到了那个点,铁会变成水流出来。不过这个时候的铁,杂志他多。只适合做农具。铁犁就是用这些做的。再下来,要想炼制兵器。一种便是锤炼,反复的锤炼。”

  “蓝儿,什么是锤炼?又如何反复的锤炼?”杨舒烈不解,问。

  “大哥,我发现很大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燕栩立马问到。

  “我在鸡同鸭讲”,焦妍妍抓狂了,“你们什么都不知道,我现在想明白了,你们肯定也不知道火炉是什么吧?”

  “火炉怎么会不知道,不就是跟庙里烧东西的那东西嘛!”燕栩不屑的说。这东西他还是知道的。

  “大哥呢?你也跟那蠢王爷一样这么认为吗?”焦妍妍看都懒得看燕栩,觉得他蠢的没救了。就问杨舒烈。

  杨舒烈原先也是那么以为的,现在看焦妍妍这么问,不敢说是。怕惹怒了她。便说。

  “蓝儿知道的,我只会打仗。”

  “哎!画给你们把。”

  画好后递给她自己看了看,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然后指着图介绍

  “第一种就是从这个洞里柴火烧,便是这个叫古风口,拉扣这个,可以让柴火烧的更旺。然后从上面的口倒入铁矿石。等它华出水。然后放水里冷却,再放在火力烧红,再用锤子击打,这就叫锤炼。这种出来的铁,杂质多,杂质是什么你们又不懂。

  杂质就是除铁以外的东西。要做兵器,就要多锤炼,复杂会必要容易断,还很重。

  要想练出绝好的兵器,这种兵器叫百炼钢。就要一直反复的锤炼,耗时很久很久,曹操一生都只得了5把。三国加起来都不到10把,所以这个方法练百炼钢,你们也想不用想了。”

  “曹操?三国?”燕栩第一个反应过来,

  “啊!”焦妍妍暗道,自己说忘情了。立马讨好的笑着说,“一个故事,听说的,听说的

  我说第二种吧。第二种练的就是百炼钢。不过是等铁水融化后,导入这个容器中,等它变得微微稠点的时候让人不停地搅拌。而且应该是一个方向搅拌的,至于搅拌多久,我也不知道,听说加入石灰石效果会更好,我只知道石灰石跟铁矿石一样也是这样的石头,不过是全白的石头。其他我就不知道了。”

  “对了,大哥,如果练出钢了,你做套铠甲出来,你出征危险,穿身上能保护你,我给你画出来,让人给你打造。知道吗?”然后又画起了铠甲,头盔。焦妍妍自己都没想到,自己学的画画,居然用到画说明书上。

  然后递给杨舒烈。接着说,

  “大哥,快点叫我认字,到时候我给你写一套兵书出来,这里的人蠢的厉害,看来南魏什么的也都不聪明。这样你上战场,我就不担心了。”焦妍妍一有所指的说。

  “蓝儿,谢谢,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的。”杨舒烈摸摸焦妍妍的头,满眼的宠爱之情。

  “兵书?”燕栩看了过去,好奇什么是兵书。

  “你不识字?”

  “关你什么事?跟我们道歉,你的问题我都回答完了。”焦妍妍没好气的说。

  “这不是那个百炼钢没练出来嘛?”燕栩有点没底气,可他长这么大,还是个王爷,拿拉的下脸去道歉啊。

  焦妍妍一听,又火气上来了,

  “我只帮你解决铁犁,刚第一种铁铁犁是搓搓有余了,要不是为了大哥安全些,谁愿意跟你说百炼钢啊。你还真是我见过最脸皮厚的人呢。”

  “那个,换个别的。”燕栩看焦妍妍这行不通,看向杨舒烈,“舒烈,换个别的吧!”

  杨舒烈也是第一次看威风凛凛的燕栩如此低声下气。于是帮腔说,

  “蓝儿,要不换个别的吧,要不你看中什么,让瑞王给你买,这不是比空口白话更好吗?”

  “可我一下子也想不到要什么呀。”焦妍妍也觉得杨舒烈说的对,不能白便宜了这个蠢人。

  “欠着,等你想到了,再来告诉本王。”燕栩见焦妍妍松动了,立刻补腔。

  “空口白话,我不信,立个字据。反正比跟纸都有了。”

  “字据?本王是会赖的人吗?”

  “你不是像,你本来就是。”

  燕栩没办法,拿起笔,写了字据,递给焦妍妍。焦妍妍又递给杨舒烈。

  “大哥,你帮我看看,我不认识。不许帮他。读给我听写了什么?”

  杨舒烈拿起字据,读道,

  “杨蓝蓝可凭此据,到瑞王府,让瑞王府付银子。”

  “没了?”

  “没了。”

  “怎么没有立据人的名字啊。补上。没有立据人,你又想赖怎么办?”

  燕栩拿过字据,边写边说,“立据人,燕栩。可以了没?”

  焦妍妍看向杨舒烈,杨舒烈点头。焦妍妍给了燕栩一个超级迷人的笑脸。然后行礼道,“谢瑞王爷赏,那你们聊。我回去好好想想买些什么好?”

  然后就走了。

  “些?舒烈,她想买多少东西啊?”燕栩感觉不太好。

  “不知道,上次出去只买了一车东西,她说下次出去要多买点。”杨舒烈喝了一口茶,那杯焦妍妍喝过的,他觉得十分的甜。

  “舒烈,你到底拿捡的女匪寇,她简直……简直……”燕栩简直了半天,找不到如何形容。“不行,我得找皇兄,这个银子该皇兄出,要不我得瑞王府非被你家的女匪寇搬空了不可。”

  说完直奔皇宫去。

女匪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